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经济路在何方?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1-4-2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6153

过去十年,新加坡的生产率年均增长只有1%。这种劣势下又如何去满足部长所期待的提高竞争力?

林勋强与陈如斯

27日,TODAY精简叙述了贸工部长林勋强和民主党陈如斯,对新加坡经济发展方向的不同观点。

陈如斯,57岁,投资顾问。英国牛津大学毕业,政府海外奖学金得主。有11年的行政服务工作经验,6年在贸工部(1979-1985),其余5年担任当时第一副总理吴作栋的首席私人秘书(1985年-1990年)。

1990年离开民事服务,投身私人企业10多年,曾在一些国际银行与资产管理机构担任要职。曾经担任新加坡政府经济顾问已故Dr Albert Winsemius的秘书;Dr Albert Winsemius是联合国派遣的专家,协助起草新加坡建国初期的经济发展蓝图。

陈如斯撰写的45页经济报告书《在新加坡的新经济创造就业和企业:改变的点子》.陈述了新加坡经济的新发展方向。下载全文:Creating Jobs and Enterprise in a new Singapore economy Ideas for Change

1、制造业

陈如斯:近年来,新加坡经济变得更为动荡不定,在过去的15个年头里共经历了3次的经济衰退,相比之下,在1965-1995这一时段内只有过一回的经济衰退。导致经济衰退的最主要原因是制造业,这是政府过去50年来所依赖的最重要经济支柱。

新加坡在制造业方面缺乏经济上的相对优势,土地,劳工与科技都短缺。新加坡制造业的可持续性要依赖更多对土地与厂房的津贴,无限度的引进廉价外来劳工,和很慷慨的税务优惠,以及给予其他的好处。30年来的这种经济扭曲,延误了改组新加坡的经济转型。

林勋强:制造业提供了20%-25%的新加坡GDP,带来了超过50万个工作职位,其中半数是新加坡工人。虽然制造业对经济的贡献有季度性起落-尤其是医药业-工作职位不会因此而消失,或者有所改变。制造业和其他行业之间有协合与联系效用,可以带动企业融资,总部经济等活动。放弃制造业会影响到其他的一些服务业。

当一个国家一旦退出了制造业,就必须用更长的时间去重建经济相对优势。新加坡已经展示了能够在多个领域超越局限的能耐。比如裕廊岛的化工业就是来自填海而成的厂地。为了将来的进一步发展还有计划更多的填海造地。新加坡政府明了制造业所面对的挑战,解决问题的方法是超越所面对的局限。

2、服务业

陈如斯:新加坡的前途是在服务业。新加坡要更积极的强化推行新加坡可以胜任的服务行业,比如,港口,交通网络,金融行业,教育和医疗。

林勋强:新加坡如果放弃制造业,就必须寻找新的经济来填补空隙。陈如斯提议海港服务。新加坡的港口经济主要是靠货物转运。当邻国的经济日益发展,货运增加后,他们就会发展自已的海运业,而不会将货物交由新加坡代为处理。

当下,港口和港口相关的行业贡献了5%-7%的GDP,认为可以通过提高这个领域的贡献来取代制造业空隙是一种过于乐观的看法。

3、综合娱乐赌场业

陈如斯:综合娱乐赌场业被称为是多元化下的一个重要服务业领域。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个行业对新加坡而言是一个错误的行业。应该把赌场关闭,另外选择一些更为恰当的行业来填补其空档。

林勋强:综合娱乐赌场业并非经济战略中的一根大支柱。那是用来帮助重振新加坡的旅游业,这个行业提供约4%的GDP。娱乐赌城内还有其他元件,如会议和景点,共为娱乐赌城提供1%-2%的效益。娱乐赌城虽然有其缺点,政府会确保其所带来的缺点不会超出其投资所可以带来的好处。

4、医疗业

陈如斯:新加坡的医疗开支约为GDP的3%,比一些贫穷和发展中国家的5%来得低。高收入国家(世界卫生组织的分类下,新加坡是50个国家之中的一个)在这方面的开支可以高达11%。
政府的低医疗开支预算造成政府医院过度拥挤和病床不足,有报告说病人躺在摆放在病房间走廊的病床上。去年,一家新医院落成后,这种情况已有所改善。

林勋强:新加坡要关注的是能够以合理的价格取得优质的医疗服务。如果新加坡可以用4%的开支取得优质的医疗服务,那就没有理由去仿效已发展国家去花费10%到17%的GDP在医疗开支上。

5、复兴基金

陈如斯:一个100亿元的工业复兴基金 – 是一个600亿元国家复兴基金的一部分 – 应该用来帮助现有的制造业厂家转行,或者把制造业搬迁到邻近国家,如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

林勋强:如果你有100亿元可供开支,这些钱应该用来帮助本地工业提高竞争力 – 这是政府正在进行着的工作。

比如,造船业持续的活跃虽然有人说这是夕阳工业。这是因为政府为船厂提供了场地建造了一个更有效率的巨型船坞,以及为小供应商和船运辅助商提供了共用设施。

6、外来劳工

陈如斯:外来人口在新加坡500万人口中占了36%,在1980年,那只是9%。许多行业都依赖外来劳工,没有了这些外劳,经济无法维持。去年的112500份新工作职位中,超过半数是由外劳担任。

林勋强:新增加的外劳工作不是在制造业,而是在服务业。去年,当新加坡增加了6万名外劳,其中55000人去了服务业。

新加坡人民要如何看待这两种不同的经济发展方向?或许,通过一些相关的信息,可以略为深入的明白问题的个中玄机。

新加坡制造业只不过是件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新加坡需要造价高昂的工业来神话GDP增长,因为一来是政府成功的表征,二来是让官员高薪合理化。

新加坡缺乏经济相对优势是事实:IM Flash的30亿美元投资是个例子,2/3的技术及生产工作是由外来工人担任。医药业与高科技电子业亦是类似情况。能够容纳外来人口的基建应该已经达到饱和状态,更多的外劳势必加剧社会矛盾,所以外劳供应已无多少空间。填海造地谈何容易?新加坡已经必须远到越南等地去购买建筑用矿沙,邻国如印尼也已禁止海沙开采。

更重要的是,‘劳动生产力是一个核心问题,…过去十年,新加坡的生产率年均增长只有1%… 。’这种劣势下又如何去满足部长所期待的提高竞争力?

这些现象反映了新加坡制造业的困境;‘解决问题的方法是超越所面对的局限’。如果能够做到,新加坡经济早已完成转型。去年,李显龙在休斯敦指出:如果我们无法实现较长期的结构性经济改革,未来将无法取得持续增长。

报道中省略了陈如斯的一项建议:缩小学校每班的学生人数。如此一来既可提升教育质量,也可以以倍数增加教师的职位。这种文化服务业,不论是对社会或者个人而言,要远比赌场工作更有意义。同样的,如果政府能够倍数增加目前的医疗预算开支,那不只可以解决医疗费用高昂,病床不足等等的问题,亦可倍数增加医疗业的工作职位。这类服务业的增长足以刺激相关的经济需求,比如学校与医院的建设等等。

另外,部长在反驳中指出扩大港口业有其困难,不过,如果真能做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是能够超越所面对的局限’,那问题不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吗?事实上,新加坡当下的许多民生困境,就是因为政府始终无法超越所面对的局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