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地铁的噪音,会随着政治行情而高扬?

leave a comment »

费言    2011-6-19

对于那些拿很高薪水,而只会惟命是从的官员,毫无创意的公务员,一点都不顾虑民间疾苦,只一味顾全自己饭碗而坐在无论高低官位上的人,我觉得,我们都应该管他们叫做“死奴才”!

为什么呢?这些“死奴才”除了帮忙给人民制造痛苦和浪费公帤之外,请问还有什么用呢?

【哪些死奴才最应该骂?】

在兀兰屋顶水箱藏尸体的事件中,那座组屋的居民因此喝了不少死尸水和用外劳的鸳鸯洗澡水一起冲凉,这到底是谁应该被骂?居民们怒吼说,一定要让市镇会的哪些“死奴才”直接问责,马上滚蛋,我觉得这一点都不过份。

这些死奴才拿高薪水的时候,就自己吹牛说是什么了不起的优秀管理人才,出事的时候就静俏俏,难道想假装这些事和他无关?他一点责任都没有?

如果不是哪些“死奴才”失责,恐怖分子怎么能够从戒备森严的监牢里逃走呢?

如果不是哪些“死奴才”渎职,地铁总站怎么能够出现保安真空,摆空城计,让恶作剧的青年混进去涂鸦几个星期后还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

我们不是常常听到内政部长和国土安全部长告诫我们说,恐怖分子就在我们周围,对国家社会安全绝对不可掉以轻心吗?

那么,人们从实际事实看到的,到底是哪些“死奴才”在对国家安全掉以轻心呢?

【死奴才如果不骂,会害死很多人!】

陆交局的那些“死奴才”们,最近突然大彻大悟了,在地铁运行了20年之后,突然发现地铁附近的组屋和居民,被地铁发出的噪音“严重干扰”了。

陆交局说,地铁旧了,噪音越来越严重了?有居民说,他家在地铁经过的时候,甚至连家里的电视声音都听不见,已经十几年了。陆交局说是马上要花个几百万,在全岛十几个发现地铁噪音严重的地方,装上隔音墙,要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让那些几十年来被地铁噪音干扰到快去跳楼的人民,得到安息了?

这里面还出现两个值得社会学家去研究的奇特现象课题,一是,为什么这些被噪音损害的居民,能够容忍地铁噪音20年了而不认真投诉,不大声抗议?还是完全不敢抗议?还是完全绝望,认为抗议无效?

二是,身为第一世界先进国家的新加坡地铁公司和交通管理陆交局,竟然在20年后才发现新大陆,原来地铁的噪音会干扰到沿路的一些居民?

你或许可以想象看,如果这次“他们”的得票率是80%,这些被地铁噪音干扰了20年的居民,是不是要继续“倾听”地铁的噪音多20年呢?

【魔术部长的超级变变变!】

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人民心里有数。这是随着那61%选票而来的结果,那是随着急需进行“损害管理”而搞出来的系列假好心的动作。

你不觉得奇怪吗?大选之前,马宝山说,组屋我们要慢慢建,没有办法像魔术那样变出组屋给你们,我们必须保留资源,不能帮你们建太多出租的廉价组屋,你们大家就慢慢等吧……,

大选一过去,许文远就却能够马上就变出多一万间组屋出来给人民选购,给人民租用,你说呢?这多出来的一万间屋子,被他们藏去了哪里呢?这PAP的部长,人人都和刘谦学过魔术,人人都是变魔术高手!

我相信,下一次大选,如果他们的得票率掉到只剩51%,哪么,相信许文远应该就能够变出多3万间组屋来给我们住了。

【打算改变部长们蒙头大睡的坏印象?】

如果不是我们的那些百万年薪的部长,喜欢在算了一夜钞票之后就蒙头大睡,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会突然发现,这么多本来应该做的事而没人去做呢?

如果管内政的黄根成没有蒙头大睡,怎么连个拐脚的恐怖分子都看不住?

如果管交通的林双吉没有整天蒙头大睡,他怎么会不知道新加坡人搭地铁和搭巴士时,已经多么严重拥挤,已经有多么愤怒?

如果管住屋的马宝山没有蒙头大睡,或者眼睛被什么魔咒给罩住,他怎么会不知道,新加坡人三五年等不到组屋的恶劣心情,租不到组屋的痛苦?和被逼强买天价组屋时心里的愤怒?

近期,表现最好的,彻底改变部长们都在蒙头大睡负面印象的,要算我们维文医生了。他在两个星期里面,就解决了上届部长五年来没有解决的问题,如果可以的话,人们应该建议,把哪些失责渎职的上届部长们的薪水,全部追讨回来,奖励给这届积极工作的人,这样才算公平嘛。

我很早就说过了,死人,是最好的改变推动力。

这两个星期来,几场豪雨,就让维文医生一举扭转了人们认为PAP部长都在蒙头大睡的错误印象。

有个印尼学生,在大雨中经过没有围栏的危险马路,误踩失足掉进沟渠陷阱淹死了,我们环境部长马上就找出了全国另外一百多个可能淹死人的路边陷阱,连夜开工建围栏,让新加坡全岛从此再没有人有掉进垄沟淹死的机会了。

无独有偶,旅游心脏区乌节路第二次再遭百年水淹浩劫,使乌节路再度扬名成为“东方威尼斯”,环境水源部马上宣布,聘请最厉害的国内外治水专家,要拟定一个百年计划,要在全球气候剧变的挑战下,一劳永逸解决水患的隐忧。

兀兰屋顶水箱藏尸体的案件,让居民喝了不少死尸水和外劳洗澡水,这本来不是水源部管的事,都是市镇会那些蒙头大睡的死奴才的错,我们维文医生也做出指示把水箱免费换掉,所以问题也马上得到解决了,而且,市镇会那些死奴才,也没有人敢再提说:如果要把藏尸体的水箱换掉,居民恐怕会负担不必要的费用云云。。。。。

所以说,维文医生在两个星期里面,做了以前那个“蒙头大睡的家伙”五年没做完的事,为PAP挽回了不少面子。

【恶劣交通将会害死PAP?】

在大选期间,老是看到李显龙不辞劳苦带着一大群PAP的助选人员,笑脸迎人,毕恭毕敬地在宏茂桥地铁站分发竞选传单给群众,心里不禁为他感到一阵悲凉。

如果哪些“死奴才”是有用的话,他怎么需要这么辛苦?

如果那个前任交长林双吉没有报喜不报忧,能够和他化个妆去微服私访,在交通最繁忙的时刻,学吕德耀那样去搭几趟巴士,搭几趟地铁,他应该能够完全看见,每个在路边追不上巴士的人,那充满着愤怒的眼神,几次都上不了地铁的愤怒人潮,他们人人心里,难道不都在准备投反对党的票,让这天天虐待他们他妈的无良交通系统,随着PAP一起完蛋?

每一个对交通不满的搭客,都可能变成一张反对党的选票,这种危险的局面,在选前,哪些PAP的死奴才们,难道没有一人认真老实地告诉李显龙?

看看这新科交通部长,吕德耀就还是没什么了不起的表现。

要表演亲民,真心调查交通问题出在哪里,他其实最应该寻找和他一起搭地铁搭巴士做表演的人,应该是地铁公司和新巴董事主席这两个死奴才,除了这两个人,新加坡还有谁最有资格回答,我们公共交通的地铁系统和巴士系统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他却去找个什么都不懂,也和他一样没搭过地铁的议员去挤地铁,显示他这个新任交通部长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甚至愚蠢到学那个“何不食肉糜乎”的昏庸皇帝,告诉人们学他如何聪明地花多时间车费乱乱转车,人们马上看出这个人的天真无知和自以为是,是个习惯在座位上发施号令的人。

先别去追究地铁和巴士系统为何如此昂贵,却如此拥挤不堪而没有人去解决问题,我们就谈基本的安全设施。

地铁公司十几年来只顾计算利润,每年利润都超过几千万,却只顾给自己董事们分发花红,却不认真提高安全设施,20多个改进后建地铁闸门,建了3年却只建好10个门,这个月,偏偏有个泰国女学生就掉进没闸门的轨道差点送命,还好只断了一条腿,现在把地铁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350万,如果法庭判她获赔的话,恐怕,今年的地铁车费又要涨价了。

这个搞不清楚状况,迟钝滞后,一点都不醒目的吕德耀,到现在还不懂得学维文医生那样,马上下令陆交局,规定地铁公司必须在六个月内把其余10地铁改进闸门建好,每延迟一天建好就罚款一万元,或者,干脆电告地铁公司后台GIC老板,马上把地铁公司这些不会做事的“死奴才”开除换人。看来,这交通部长还是处于习惯性半昏睡状态,PAP迟早都得被他害死。

当选票下跌到危险水平的时候,这些喜欢蒙头大睡的部长们,也许会改变他们的不良恶习,老实做些事情,也许许多还是在“认真作假”,做戏给人看,不过,总比以前好许多吧?

在以前,他们只需找些莫需有的借口,摆出一副“你耐我何”的臭脸,连认真作假的兴致都没有,希望五年后,新加坡人会把选票拉低到只剩51%,那时,他们就会“认真地作真”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0, 2011 在 11:45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