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谁来决定我的理性?

leave a comment »

黑马非马     2011-8-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mesgdir=messages&board=luntan&User=&Pass=&file=119&records=54221&year=2011&month=08

有人在早报的交流站说:《是选总统不是大选》,我一时还真反应不过来。这个世界,要说那些千奇百怪、光怪陆离的糗事儿,大约总是罄竹难书了。然而,对于举行一个强制全国人民举行都必须参与的民选总统选举,竟然把这说成不是大选 — 选总统不是大选,选举国会议员才是大选,这种迹似白痴的说话,真叫人瞠目结舌。只是,“是选总统不是大选”– 那么怎样来给与总统选举一个恰当的定义呢?难道说,作者是把选总统当作选美会吗?

总统作为国家代表,面对的不仅是本国人民,还要面对全世界各国的政治领导人。那么,如果说总统不是一个政治职位,不啻就是睁开眼睛说瞎话。正确的说,一个真正民主开放的选举,无论是选举国会议员或总统,选举之前是一场‘政治’的博弈。而在尘埃落定,决定了输赢之后,就都应该表现得像一个君子般的‘超越政治’ — 做一个全国政府或者是全民总统罢了。

工人党议员陈硕茂的遭遇,在新加坡民主政治的里程碑上,肯定画下了一注败笔。它赤裸裸的告诉世人,在PAP政府狭隘的思维下,国家已经分裂成支持政府和支持反对党的两个派系。新加坡人的记忆犹新,波东巴西和后港的居民,自从选出了反对党人士作为他们的代议人之后,就变成了二等公民。在选区内的设施进展和组屋的晋级方面遥遥无期,成为寡头政治的牺牲者。

有时候,我其实感觉到很不可思议。政府口口声声要人民团结、要人民合作。可是,他们难道白痴得不晓得 — 团结人民、让人民信服和政府合作,本来就是政府的工作,本来就是政府的职责、本来就是民选政府的功能与目的吗?

政治是严肃的,选举国会议员如是、民选总统也如是!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把尺,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 那么,当每一个新加坡人民都有自己的主见的时候,谁来决定他是不是理智的呢?

我觉得,只有把整个地毯翻开来摊在太阳底下,那么一切也就真相大白,这时候作出选择就容易得多了。其实,无论从感情和理智来说,选出一个我们的总统是大势所趋。4位总统候选人都有做总统的能力和资格,这是“3人总统选举委员会”的结论。因此,新加坡人现在的任务,其实还在于选出一个“全民总统”!

总统这个职位,陈庆炎是绝对不行的!作为GIC的副主席和执政党的重要核心人物,不啻是集球员和裁判身份于一身。况且,从近日新旧媒体波涛汹涌的舆论和质疑,想做一个“全民总统”,几乎是缘木求鱼。

那么,陈如斯又如何呢?不容讳言,陈如斯更像一个民主战士。如果选他做总统,不啻是暴殄天物。况且,他和陈庆炎是一个绝对的反比。吸收了过多的反对党精神,使他和陈庆炎一样,不是“全民总统”的首选。

雷曼债卷的风波,提供了陈钦亮一个踏入政治的机会。可是,就凭这点仗义的举动,就要了解一个人,那是不够全面的。我欣赏陈钦亮的勇气,然而基于对选举一个“全民总统”的理由,仅靠这点欣赏是不够充足的。

因此,很显然的,陈清木医生才是这次选举总统的焦点。重视多元种族主义,促进种族和谐,使他更适合履行总统的职责。除了具备体恤民情的同理心,在当议员的时候,陈清木几乎赢得整个阿逸拉惹区人民的信任。在国会中不畏强势的公正发言,让国人相信他会确保国家利益凌驾于政党之上、做好监管国库工作。并且能够公正不阿地委任顶尖公务员担任有重大决策权力的特别职务。

民选的“全民总统” — 舍陈清木其谁?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5, 2011 在 11:36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