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政治转型的钟摆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2-2-20
http://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2/02/20/新加坡政治转型的钟摆

精英制定的政策,被民众视为脱离基层的现实,只服务于精英本身的利益,非精英隐然觉得,“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一定会把“我们”的利益考虑在内,社会阶级对立感的衍生,为民粹主义的抬头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作为政治上一组对应的概念,“精英”与“民粹”无疑是观察时局的有用工具。自2011年新加坡“分水岭”全国大选后,从建国以来就是社会主流意识的精英政治,开始面对民粹的反扑,政治钟摆也出现了幅度显著的移动。这个移动的势头(momentum)相当程度上将决定新加坡政治未来的特色,值得持续观察。

一说起民粹政治,人们不由得会联想到台湾的选举。在从威权体制向民主转型的过程中,由于各种因素——法制建设的滞后、历史遗留的族群矛盾、海峡两岸的政治对立——为政治枭雄提供了发挥的空间。下野后犯法入狱服刑的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就是个玩弄民粹政治的高手。一些观察者对新加坡政治转型所可能存在的隐忧,无论是否明说,背后恐怕都会有台湾经验作为参照系。

现代民主政治本来就是按照“数人头”的规矩进行,本质上天然存在着民粹的基因。成熟民主国家为了消解这个威胁,在制度上逐渐发展出带有精英色彩的机制作为制肘,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三权分立”制里的司法权。美国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非但不是由国民票选出来,还是终身任命,且拥有对美国政治发挥举足轻重影响的权力。2000年势均力敌而难产的总统选举,民主党的戈尔虽然获得多数票,最后却是最高法院的这九人宣判共和党的小布什获胜,而且这个决定得到了美国选民的认可,从而化解了一场罕见的宪政危机。可见民主政治要顺利运行,代表知识与传统的精英成分不可或缺。

新加坡在体制上继承了英国殖民者的西敏寺民主宪政,但自独立后却逐渐演变为强势政府行政权独大的模式。这当然有独特的历史因素,包括独立初期与共产党的激烈斗争、建国总理李光耀个人的政治风格、政府发展经济的绩效获得民意高度支持,因而在国会里拥有能随时修改宪法的绝对优势等等。这些因素也导致了新加坡政治越往后发展,其精英成分越浓烈,最终形成所谓的“任人唯贤”(meritocracy)意识形态,为既有体制铺垫了理论上的正当性。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0, 2012 在 9:07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