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三月 24th, 2012

PAP座右铭:伪善最乐

leave a comment »

雷风雨    2012-3-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2/03/59712.html

“这将有助赌场业者扩大国际豪客市场,吸引更多俗称“鲸鱼”(Whales)的豪客前来,业者就无需过度依赖大众市场。”

中介仲国际市场的介,干大众市场底事?如果业者因此无需过度依赖大众市场,只意味赌场国际客的营业额增加,所占总营业额的比率较大,大众市场依然固我,可增也可减,何必把中介执照和大众市场扯上关系。政府做大庄家的罪孽不会因此稍减。

大选前,维文部长和PAP政府大展“魄力”,以迅雷之势中断赌场在组屋区提供的免费接送服务,绝不手软,道德高尚宛如天上皎洁的明月。大选后海湾舫地铁站开幕,把各组屋区的居民更快捷更直接地送到金沙赌场,维文部长和政府的“魄力”和高尚倏然变成沟渠里的明月。看看海峡时报在海湾舫开幕一周后的报道:

The Bayfront MRT station that opened last Saturday, Jan 14, has made it more convenient for shoppers and casino patrons to visit the Marina Bay Sands (MBS) Integrated Resorts.

While retail stores and dining outlets at the MBS have registered an increase of five to 30 per cent in business since the MRT opened, more also seem to be visiting the casino.

With two MRT exits leading to the casino, several patrons told RazorTV that it is now much easier and faster going there than taking a bus or taxi.

现在我们知道,维文上台表演政治秀的时候,政府当初答应金沙老板的地铁线正日夜施工,赶在1月14日直通赌场。婊子造贞洁坊,伪善莫过于此,高尚确实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啐!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4, 2012 at 5:16 下午

沿门持钵效贫儿——我读李光耀《新加坡双语之路》之二

with 9 comments

陈良    2012-3-23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2609:&Itemid=201

新加坡华裔馆第一任馆长潘翎先生,曾经这样形容李光耀:因为某种的不安全感,使到“他不得不照自己的想象改造新加坡”(见潘氏着《炎黄子孙》)。

这句话很到位,尤其从新加坡的语言政策来看,更易体会它的含意。

说实在的,读者既便啃完了《新加坡双语之路》(下文简称《双语》),还是无法明白他的“双语政策”有什么特别。中小学阶段学习至少两种语言,全世界大都分非英语系国家不都是如此吗?然而李光耀自诩为“在教育部门里,没有一个人比我更了解双语政策”,想必是有他的一套了。

这一套,大概就是以英语为第一语言,而以各族群母语为第二语言的学习方式了。这个翻天覆地的语言大翻转,被曾为他作传记的戴姆斯描述为“二次大战以来,岛上居民己经经历唯一的也是最剧烈变化的标志”(上引潘书)。这确是世上少有的语言政策,应该是他最得意的杰作了。

教学法贯彻李光耀意识

仗恃于自身的语言经验,李光耀自认他比专家更在行。但这里要指出,华语--在我看来其实是李光耀的第三外语(他的第二外语是马来语,不是华语。各位去看他的回忆录便可明白)。而且,华语还是在他成年以后,为了功利目的(政治需要)才被动学习的外语(情感上李光耀认为这是他的母语,这当然没问题)。

这样隔了三层的语言经验,当然是“含泪苦读”、“满纸辛酸”的坎坷历程了。新加坡因国情需要而奉英文至上,外人无权置词。但《双语》展现了一个成年人如何将他学习第三外语的经验注入于小孩的母语教育里,既连教学方法都无处不贯彻了他的意识,确是叫人怵目惊心。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