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濒临拆迁的老坟场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林淑云    2012-4-6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world/2012/04/120406_singapore_bukit_brown.shtml

被称为新加坡“捉鬼专家”的吴安全负责带领坟场导赏团。

游览新加坡“博物院坟场” (02:08)

在高楼林立的新加坡,像武吉布朗的这种地方很容易就被人遗忘。

相对于城邦的烦嚣,在数条主干道与快速公路的包围下,这座位于新加坡岛的中央,拥有90年历史的坟场内,有的是静逸和一片青葱。

武吉布朗坟场有约10万座墓碑,据信是中国境外规模最大的华人墓园。在园内长眠的,不少是新加坡的开拓者和抗战英雄。

然而这片安息之所现在变得备受瞩目——政府想要建设一条八车道的快速公路,贯穿墓园的一侧。

公路的另一边将会发展成可容纳5万人的住宅区,还会建设一个地铁站。

墓园的命运在新加坡人之间点燃了一把行动主义之火。多达七个民间团体向政府请愿,要求收回成命。

其中一个关注团体——新加坡传统文化学会理事庄庆山(Terence Chong)说:“发展没有必要以牺牲传统作为代价,反之亦然。”

“布朗的山丘”

公众对武吉布朗的关注源于去年年中。当时有报道说该地区被规划为住宅用地,报纸上呼吁保护坟场的读者来函如雪飘至。

武吉布朗

  • 1922年正式设为坟场,直到1973年停止开挖新坟
  • 著名先人:支持孙中山推动中国革命的同盟会会员
  • 著名先人:暹罗(今泰国)驻英国海峡殖民地钦差大臣兼总领事陈金钟。其父陈笃生在新加坡所建医院至今仍在救死扶伤
  • 著名先人:抗日英雄郑古悦。郑氏于二次大战时期组织“新加坡华侨抗敌保卫团”,领导2万人

武吉布朗在马来语的意思是“布朗的山丘”。山头乃命名于英国商人布朗 (George Henry Brown),他在19世纪时住在这一带。

传统文化学会出版了一本书,是有关于新加坡小事中的坟场——武吉布朗实际上并非不敌市区发展洪流的第一例。

新加坡自然学会高度评价了这个地区的生态价值,而且认为这座坟场有潜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为世界遗产。他们建议政府把坟场列为公园。

新加坡政府官员上月公布了公路定线,并作出了一些让步。

公路穿过河谷的一段将改以高架桥建设,以保护这里的动植物,以及天然的排水沟。

墓地的发掘搬迁工作原定于今年稍后时间开展,现在会延至明年,以便墓主的后人有更多时间向当局登记

政府还首次资助民间纪录墓地资料的工作。有关方面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负责为每一座墓碑纪录其详细资料,诸如墓主生平,墓园的文化特征与传统习俗等。

活生生的历史

然而,对于呼吁保留武吉布朗的活动人士而言,这跟他们的诉求仍有一段距离。他们认为,武吉布朗不仅是一座老坟场,还保留着这个多民族国家里面一片快将消失的传统。

武吉布朗坟场内超过3700座坟墓因为修路而须搬迁。

请愿团体“SOS 武吉布朗”成员林秀颖(Erika Lim)说:“这是一处能让你接触这些百年老墓的地方,还可以让你从日渐退色的遗照中,一堵这些对新加坡的故事有所贡献的人物风采。”

“这跟在博物馆里头看着一件仿制展品,或者是在教科书中读着一件历史事件很不一样。”

就在公路定线公布的同一天,保育团体促请当局暂停该区的一切发展计划

被新加坡人称为“捉鬼专家”的亚洲超自然侦探协会负责人吴安全(Raymond Goh)说:“武吉布朗是新加坡硕果仅存,具有历史价值的一座坟场。”

吴安全在武吉布朗坟场充当文化导赏团导游。他说这里找到最早的墓碑可以追溯至1833年。

他说:“破坏是一去不复返的。”

不过,公路的建设已成定局。

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在发给BBC的一封电邮中说:“在土地短缺的新加坡,我们必须为了长远规划而权衡轻重,作出艰难的决定。”

沟通问题

新加坡政府对于异议不见得特别容忍,其发展计划遭到公众反对也并非首次。

许多长眠于此的人是新加坡的垦荒者与抗战英雄。

但是政府也试图展示其乐于顺应民意的一面。十年前在一群自然爱好者带头反对下,当局放弃在其中一座岛屿上把湿地填平。公园管理当局后来更在该区增加设施方便游人。

武吉布朗的请愿人士曾对于“缺乏”与政府官员沟通的机会表示失望,然而国家发展部表示,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是要协商”应否建设公路的问题。

国家发展部说:“虽然我们不同意有关武吉布朗修路与发展计划的意见,但是我们认同保留与欣赏武吉布朗历史文化的信念。”

当局补充说,他们欢迎民众提供意见,并将继续研究如何推进计划。

武吉布朗问题也使得政府与日益感言的选民之间,出现社会契约的变化。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柬埔寨出席东盟峰会后对媒体记者说,新加坡人现在“教育水平更高,也更加敢言”,而且“更容易组织起来”。

李显龙说,政府改变了与新加坡人沟通的方式,这不但“有必要”,而且“有帮助”。

执政党在2011年5月的大选中只有60.1%的总得票率,是独立以来最低。自此之后,李显龙就提出要加强沟通。

李显龙说:“但是这需要更多时间,而在畅所欲言和携手合作之间取得平衡这方面,我们仍需努力。”

不过对于许多家庭来说,这个星期的清明节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到武吉布朗来扫墓。

杜荣顺的伯娘于1940年入土为安。她的墓穴是将要为公路建设而让路的3700个坟墓之一。

杜荣顺说,今年扫墓的时候,他就向先人禀报说她快要“搬家”。她已经计划把伯娘迁葬别处。

面对修路计划,他说:“我们也不想做拦路虎,但这实在可惜。武吉布朗是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7, 2012 在 2:39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