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林福寿医生获释后首次公开演说

with one comment

林福寿医生    译者:新加坡文献馆      2012-6-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5097
英文原文:http://barnyardchorus.blogspot.sg/2010/07/transcript-of-dr-lim-hock-siews-speech.html

前言:2009年11月14日,林福寿医生在一个新书发布会上演说,这是他在获释多年后的首次公开谈话。这一天,恰巧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到访新加坡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

演说稿全文:

我对这本书所作出的贡献是不多的。因为我的健康欠佳,我的体力局限了我的写作。这些主要是我在1972年期间即被囚禁9年后所发表过的声明书。

我们都知道,我是在1963年2月2日在一场冷藏行动中被逮捕,我是在近20年囚禁之后被释放,是当年遭逮捕众人中的最后一名获释者。这些声明主要是表白我对被囚禁事件的观感立场。

在经过了9年的囚禁后,他们要我发表一篇声明书,首先,要表达支持所谓的新加坡民主体制,其二,要表示放弃从事政治。我告诉他们,这两个要求是相互矛盾的,因为如果确实是有国会民主,我就没有必为要放弃政治话动。他们于是说:‘你必须讲一些悔悟的话,要不然李光耀会很没有面子。’

对我而言,这并非是一个自尊的问题,而是一个原则的问题。

首先,如果一个人是为了要挽救自己的面子而去剥夺其他人的基本权力,那么,这个面子是不值得去挽救的。要知道,最主要的民主权力就是新加坡人的基本宪法权力。任何人的这一个权力都不能够被剥夺,然后向他勒索去敲诈一份表示悔悟和忏悔的声明书。这整个事件为的是要发表一份悔过声明书,我断然拒绝这个要求。

之后,声明书事件的过后,我又被囚禁了另外的近10个年头。因此,总共是19年又8个月,这远比一个无期徒刑来得更长。无期徒刑犯获得1/3减刑后,在囚禁13年后获释。但是,我是在没有罪状,没有法庭审讯的情况下却要遭受比无期徒刑犯更长的囚禁。

最近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有关政治拘留人士有权向咨询委员会进行上诉的言论。我要告诉你们我的一些有关这个咨询委员会的经验。

在囚禁了约1年过后,在一个下午的4点钟,我被召唤到监狱的大门,那儿有一份通告告示我会在隔天出庭会见咨询委员会,他们给了我两张全页的所谓罪状单。我告诉他们我要保留这些罪状单以便我在明天出庭时使用。他们说:‘不行,你不可以保留它,在你读完后我们要把它收回’。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林福寿医生2009年11月14日的公开演说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翻译错误:林先生说的是权利,不是权力。

    《英国琐记》

    六月 7, 2012 at 4:13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