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我们又中箭了

with 2 comments

联合早报/洪奕婷    2012-6-10
http://www.zaobao.com.sg/yl/yl120610_007.shtml

当看画的人不再以有色眼镜看待画家,解放的不只是画家对颜色的包袱,更是画家的作画空间。因为将有形化为无形才是真正开创最大的作画空间。但是要达到这个境界,看画之人的参与、支持和信任,是画家最需要的动力。

上个周末,我尝试了人生的第一次石墙攀爬。

为了让学生实践“领导艺术”这门必修课中的一些理念,教授强制我们都得到外展学校(Outward Bound School)参加两天一夜的训练营,而攀爬10米高的石墙就是其中一项必须参与的活动。

指导员要求攀墙时,必须两人同行,以绳子相连同步前进,只要一方放弃,两人就得一起下墙。活动重点不外是让我们从中领略团体合作的重要性,并且思索在不同的情况必须采用什么不同的领导模式。

绳索绑在身上,我吃力地一步一步往上攀爬,到中途就已快没气力了,就在想要放弃时,心里的一个突然转折让我有了另一种领悟。是同伴的声声鼓励及出手扶持,瞬间消除了那阵因已达体力极限,又感到孤立无助而涌现的沮丧。莫名地,竟也让一星期前纠结在内心的另一股沮丧获得了释怀。

那是一个意外的打击。后港补选开票夜,暂时卸下前线采访记者身份的我如一名普通的新加坡人守在电视机前等待结果。我以为那是一个难得清闲、能享受作为观众而不是忙碌前线记者的夜晚,但当我看着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镜头前,突然对主流媒体发难开炮时,这个扮演着观众角色的记者,内心无法平静。

我们又中箭了。“行动党的政治打手”、“政府的喉舌”,这是本地新闻媒体不时会被扣上的帽子。重返校园的近一年里,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们知道我是全班近80名学员中唯一的新加坡媒体代表,也总会在这些指控后面附加问号向我提问。尤其是有些人还深信我们的新闻报道在印刷前必须经过有关当局或部长的审批,我更不能不一再纠正、反驳,为我的同业维护尊严。

上个学期,有一门课要求学生们按国籍分组,在课堂上分享自己国家的政治体系以及政府与媒体、民间组织和民众的关系。本地学生每每谈及政府与媒体的关系时,免不了嘲讽我国有限的新闻媒体自由(press freedom)、主流媒体所面对的种种法律和人为管制,以及它如何被视为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喉舌,随后必定亮出最佳理据:新加坡媒体在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2011年度新闻媒体自由度排行榜上的不堪排名(179个国家中仅位居第135名)。

诚然,新加坡的媒体不是全世界最自由的,但也不应该就此断然地把自由和诚信画上等号,然后认定我们的作业方式是偏私,是有欠公允,是没有诚信的。自由的新闻媒体不一定最有诚信,标榜新闻自由的西方媒体也可以出现有违诚信的“窃听门”事件;同样的,没有最大自由的新闻媒体不代表就全无诚信可言。

如果新闻媒体是画家,自由是外在赋予的作画空间,诚信就是内在掌控的作画方式。世俗在评定画家的生存方式时,总习惯看外定内,认为限制了作画空间,就是局限了画家的创意,画家根本无法挥洒自如地画出旷世巨作,却忽略了事物也有由内造外的发展潜能;许多画家也是从空间有限的画板开始,然后慢慢地进步、提升、突破,进而为自己开创更大的作画空间。

不过,前提是看画的人不要一味只从一个视角赏画。不要只把画家的作画方式以蓝白区分,然后一再细比哪个颜色多了,哪个少了,完全忽略画作本身其实具有无关颜色的根本。如果一直狭隘地把本地新闻媒体的角色定死在亲执政党或在野党,非此即比的争论中,恐怕只会把大家困在一个死胡同里,走不出来。

协助“建国”(nation-building)是我国新闻媒体一向的定位,就这一点也一直有不少异议,因为长久以来一党独大,在许多人眼里国与党之分早已模糊。然而,随着国会出现了更多不同的声音,人民对参与国家建设有更大的诉求,如何治国的意见也百花齐放,这不正是我们在“建国”的使命上,超越以党论事,向更高层次的无视颜色、以事论事的目标发展的最佳机会吗?

当看画的人不再以有色眼镜看待画家,解放的不只是画家对颜色的包袱,更是画家的作画空间。因为将有形化为无形才是真正开创最大的作画空间。但是要达到这个境界,看画之人的参与、支持和信任,是画家最需要的动力。

每一种突破,都会面对困难重重,都必定会有披荆斩棘的过程,它无法靠一个人的力量达成。正如我最终突破极限攀登上了10米高的墙顶,我知道这一分成功全靠有人一直在旁鼓励、推动,他们从没放弃我。

相关链接:

洪奕婷有羞愧感吗?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昨天在联合早报“星期天”版读到早报记者洪奕婷的文章《我们又中箭了》。 […]

  2. […] 既然这么深谙人性丑恶的道理,他怎么会叫人“别把主流媒体当箭靶子”呢?怎么又会让手下的小将写什么《我们又中箭了》的烂文章呢?至于社论的标题也很有问题: 《别让好人做不了好事》说: 在天枰日趋向公民权利倾斜的发达社会,保护吹哨人正成为全民共识,不但欧美国家立法保护吹哨人,印度下议院也在去年通过《吹哨人保护法案》,正等待上议院批准。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