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洪奕婷有羞愧感吗?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2-6-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2/06/60805.html

今天报业控股是执政党的禁脔,而被大多数国人视作跑腿、走狗、打手,只是空穴来风吗?要是整个报馆上下都有一种“中箭”的集体感受,没有羞愧感,反而要求人家给你们时间去慢慢“成长”,不要给那么多压力,那么这很危险,因为里头连个懂得独立思考、敢于冲撞体制、遇强则强的人也没有了。

读洪奕婷的《我们又中箭了》,有几点好奇怪,兹逐点拿出来讨论:

又中箭了?

这是一种什么心态,似乎需要前缀“无端端”三字吧?而最可怜是这种的“中箭”竟无人同情:

  1. 重返校园的近一年里,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们知道我是全班近80名学员中唯一的新加坡媒体代表,也总会在这些指控后面附加问号向我提问。
  2. 本地学生每每谈及政府与媒体的关系时,免不了嘲讽我国有限的新闻媒体自由(press freedom)、主流媒体所面对的种种法律和人为管制,以及它如何被视为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喉舌,随后必定亮出最佳理据:新加坡媒体在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2011年度新闻媒体自由度排行榜上的不堪排名(179个国家中仅位居第135名)。

所以说如果这样的事实成立的话,那也不可能是“无端端”,因为早在2003年9月林任君就告诉李阿姐:

我们要办一份可信、可亲、可敬、可爱的报纸。诚信可靠是《联合早报》绝不妥协的原则,亲切友善是它对待读者和客户的态度,专业精神、公正持平和以国家社会利益为先的编辑方针是它博取尊敬之道,内容与民众息息相关及文化精神上的心灵相通,则使读者和它休戚与共,对它爱不释手。

——就是要打造出一份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cute报纸,怎么会搞出一份在一次选举过后就里外不是人的报纸呢?

诚信

堂堂一名被报馆派到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修读硕士的高级记者/采访主任,竟然连“诚信”和“守法”的概念都分不清楚:

诚然,新加坡的媒体不是全世界最自由的,但也不应该就此断然地把自由和诚信画上等号,然后认定我们的作业方式是偏私,是有欠公允,是没有诚信的。自由的新闻媒体不一定最有诚信,标榜新闻自由的西方媒体也可以出现有违诚信的“窃听门”事件;同样的,没有最大自由的新闻媒体不代表就全无诚信可言。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里头所教授的应该是以西方理念为主,还是教导他老人家的独门理论?怎么里头的高材生竟不知道西方新闻界都把泄密和扒粪(Muckraking)当成是维护民主与自由的最高武器呢?这关诚信什么事,政治是肮脏的,难道洪奕婷没听过吗?

有些西方新闻工作者甚至自嘲是制度化的暴民,老是起哄叫大家来看没有穿衣的皇帝。有一句金玉良言是这样说的:“对一家健康的新闻报刊,人们认同的是它履行其承诺或社会契约,替忙于追求个人幸福的受众去监督政府和政治活动,这就是我们新闻业最大的权利。”

据了解,早报那些有望进入高层的才彦都被派到美国哈佛的肯尼迪学校去“进修”。学习些什么呢,新闻自由的精神吗?不幸被陶杰一语道破天机:

但是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英美名牌大学的研究院,白人学生很少,本地人不太热衷,包括什么行政管理和商学类,学费收得贵,像哈佛的肯尼迪,走进课室,都是亚非拉第三世界包括中国大陆的太子党,他们来读学位,出于崇洋,回国去唬弄自己国家的农民人口。

协助“建国”(nation-building)?

报馆所要协助“建国”的效忠对象,应该也要扪心自问一下是谁?是全国同胞还是执政党,因为对象的不同,做法就会有所不同。今天报业控股是执政党的禁脔,而被大多数国人视作跑腿、走狗、打手,只是空穴来风吗?要是整个报馆上下都有一种“中箭”的集体感受,没有羞愧感,反而要求人家给你们时间去慢慢“成长”,不要给那么多压力,那么这很危险,因为里头连个懂得独立思考、敢于冲撞体制、遇强则强的人也没有了。

辩证的方式

洪奕婷的“如果新闻媒体是画家,自由是外在赋予的作画空间,诚信就是内在掌控的作画方式。”真的是比韩咏梅的“遥控器”还逊,莫名其土地堂。办报肯定怀有一定的宗旨,每一家都是,而不是让里头“画家”随意挥洒。她说:“如果一直狭隘地把本地新闻媒体的角色定死在亲执政党或在野党,非此即比的争论中,恐怕只会把大家困在一个死胡同里,走不出来。”——也是一种没有带变化/演化看事物的眼光,她自己才非此即彼。没错,以前的中文报是亲华社、维护华教、亲进步力量,对于打退殖民者出过一份力,但现在的中文报只落得是跑腿、打手、照本宣科,这就是它的变化,而参与其中和外头围观的人都有责任进言,这就是我们群体的共业。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洪奕婷企图以其生花妙笔和受委屈弱势者的形象,来摸糊读者的视线。可是,当有关媒体作出歪曲事实的报导时,就不是如洪奕婷所说的“作画方式以蓝白区分………哪个颜色多了,哪个少了………”那么回事了。 它实际上是抹黑他人,企图使蓝色变黑。最明显的例子是:晚报1/6/12以显赫的字体标题:“后港4房屋,垃圾堆到顶” 来严重误导读者,让人以为后港有4间房屋出现这样的情况。事实上,只是1间4房式组屋单位发生事故。几天后,类似事故发生在女皇镇。晚报却以细小的字体标题“女皇镇”三字。有关媒体既已作贱自己,就不能怪读者以轻蔑的眼光看待它!

    爱国者

    六月 10, 2012 at 7:42 下午

  2. […] 洪奕婷有羞愧感吗? Share this:EmailPrintFacebookTwitterDiggLinkedInLike this:Like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post.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