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马不知脸长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2-9-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file=start&User=&Pass=&board=luntan&group=3&read=messages/2012/09/66843.html

读周兆呈的《移民问题讨论下的另一个现实》,还没把文章读完,我就已经想好题目,叫做《马不知脸长》。

周兆呈的议论是这样开始的:

尼尔森(Nielsen)调查公司两年前曾经做过一个名为“亚太社交媒体发展趋势”的调查,其中一个结果非常耐人寻味:在亚太经济体中,最可能在网络分享产品正面信息的是韩国消费者,然后依次是日本、台湾、香港、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排在最后两位的是新加坡和中国。换言之,新加坡和中国消费者更可能在网络上分享产品的负面信息而非正面评价。消费者在网上发表意见的习惯模式,其实同样体现在社会参与和评论公共议题方面。……同样,也大致可以了解为何在新加坡的一些网络平台上,同样会看到如此众多的负面和极端意见。新加坡网络用户分享负面信息的意愿仅次于中国,多少有些令人意外。

然后他加以发挥:

李显龙总理8月26日国庆群众大会上的演讲,专门谈及新加坡人的行为和态度,以及一些网络留言对与外来移民有关的事件发表“恶毒(nasty)看法”,把人们最坏的一面展现出来。……这些“最坏的一面”肯定不能够完全展示新加坡。但是,按照传播学“沉默螺旋”理论,当发现属于“少数”或者“劣势”意见时,一般人会由于环境压力而转向沉默。在“劣势意见的沉默”和“优势意见的疾呼”的螺旋式扩展过程中,“多数意见”——舆论就产生了。目前一些网络舆论正呈现出这样的趋势,意见越大声、越极端的恶言恶语,很可能压倒沉默的大多数,甚至成为国际媒体直接引述和概括的“新加坡民意”。

看到主流舆论的舵手之一竟然谦称自己是“少数”和“劣势”的时候,真让我一时瞠目结舌,那他们以后怎么去进行“帮助执政党建国”的那个艰巨任务呢?我想他应该是更感慨失去以前那个“一言堂”的霸主地位吧?

尼尔森的调查虽然是商业导向,但是调查出来的排名:韩国、日本、台湾、香港、澳洲、新西兰、印度、新加坡和中国——不正是民主到威权到极权的排名吗?可见人们转到网络去分享负面消息,乃是主流舆论偏颇虚伪的缘故,为什么呢?因为主流都被权和钱扼住喉咙。

另一方面,我们来看看,自上个星期天总理国庆群众大会之后,早报言论版所刊登的文章:

【社论】
提升学前教育任重道远
大学教育的投资与回报
文化学院任重道远
小国要有大胸怀
民间诉求与政府期望

【文章】
叶碧娇:兼容并蓄处理移民问题
许通美:对移民课题的反思
感谢新加坡的包容
为提升生育率献计献策
共同追求和谐社会
展现新社会愿景的国庆群众大会
“点着蜡烛看电视”的中国人
国人应有宽容的心

都是一面倒拥护总理的捧场文章,甚至在社论方面有很多都是为还未实现的目标而自我庆贺的。按道理说,能够为早报写文章的人,都是受中华文化薰陶的知识分子,怎会不懂得“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道理呢?

仿效吴俊刚的语境:如果你看到主流纸媒一派欢天喜地,捧政府和颂屁的具名文章,很可能会误以为新加坡的治理已经到了天下为公,超越民主社会的政治境地。

赵琬仪的《台湾“香港化”?》说:

然而,放眼台湾媒体现实,各有代表利益集团,蓝绿对立绑架了整个社会。“台湾化”何尝不是另一个警讯灯号。


认为主流传媒代表各自的利益集团绑架社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而在新加坡,分明都还没有两党对立的局面出现,而报业控股却已经代表执政党的利益要绑架整个社会,抹黑质疑和反对的声音,说它们nasty,要把它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小器得很,却还鹦鹉学舌说“小国要有大胸怀”,依我看,是“小奶依然要穿大罩杯”才对。

在后港补选过后,本来刘程强先生制造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早报去改过自新,而吴新迪也假假生气表示受到羞辱,说:“别把主流媒体当箭靶子,作为《联合早报》的总编辑,作为有尊严的新闻从业员,我必须严正指出,我们不能接受刘程强毫无根据的指控。”——那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让早报的立场向中间靠拢,可惜吴新迪还没到半道就转弯了。

王昌伟当时发表博文,就已经隐约看到吴新迪的思维缺陷:

新闻工作者捍卫自己的尊严无可厚非,对工人党在这起事件上的指责也可义正言辞的驳斥,但如果因此而忽视目前体制和环境对新闻自由所造成的限制,或者真的认为主流媒体在处理政党新闻方面已经一视同仁,无懈可击,把所有的指责都当成是无的放矢,那就更让人感到遗憾。

别的就不说吧,就以总理的国庆群众大会来说,一点不同的声音都没在报纸上看到,甚至连新加坡民主党徐顺全博士以YouTube的视频形式对总理的演讲作出回应,竟装作不知道不予报道。姑不论早报喜不喜欢民主党那支笛,但是民主党在新加坡是个合法的政党,它对总理的国策有什么批评,民众都有知情权。要不然早报那批师爷们到了选举期间,又要出来说:反对党平时没有作为。很有意思的是,革新党陈智祥爆粗口骂新捷运,在网上公开道歉的事,他们就不会漏掉!

沈泽玮的《好声音》,介绍中国电视台引进荷兰的一个选秀节目,叫做《好声音》(The Voice),是对声音进行最原教旨主义的筛选,叫做“盲听盲选”。因为声音会被眼睛所看到的形象所干扰,就会变得不那么客观了,就好比早报言论编辑把某些言论认定是nasty,认定它们应该属于网上,最后就真的会把他们都统统赶到网上,让外国通讯社开始在网上收集“民意”,自然就会让他们“干”到深处无怨尤。

最后沈泽玮说:“但不管发出的是政治声音或悦耳歌声,每个社会都需要‘好声音’。对普罗大众来说,他们更在意的或许是,社会能否像《好声音》那样提供一个更趋向公平公正的平台,不论出身背景、不拼爹、不搞潜规则,掌握人事决定权的评委都能蒙眼张耳,尽量做到为每一把真正的好声音拍钮转身?”(为什么早报记者都是人在中国/台湾才能写点好文章,回到新加坡个个都犯糊涂了呢?)

就这层意义来讲,无论吴新迪还是周兆呈都是不知脸长的独眼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