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严崇涛:政府不可再被雇主威胁

with 4 comments

联合早报/何惜薇      2013-2-17
联合早报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客座教授、前常任秘书严崇涛不久前配合新着《新加坡成功的奥秘:一位首席公务员的沉思》出版接受本报专访,他畅谈新加坡时局,对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近期重申“大幅削减劳动力增长将导致企业面临严峻后果”的立场感到失望。
严崇涛认为,现今雇主对人手不足的投诉与他们在80年代的诸多埋怨没两样,他希望政治领导人这回不会在压力下再度放宽原已收紧的外劳政策,呼吁政府坚守培训人力以应付知识经济需求,“不要被雇主威胁”。

退休多年的常任秘书严崇涛认为,纵观新加坡的发展,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份规划人力的白皮书,而不是人口白皮书。

他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在新加坡,我们必须从供应的角度去看待人力课题。只有在确保新加坡有足够高技能的人力资源,包括工程师和会计师等,并且在必要时引进外籍人士弥补不足,我们才能吸引到投资。我们是透过这方法把新加坡的经济建立起来的。”

上世纪80年代,新加坡积极向多位国际知名的科学家以及科技顾问咨询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严崇涛(75岁)配合其新书《新加坡成功的奥秘:一位首席公务员的沉思》的出版受访时举例,飞利浦的前研究与发展副总裁潘年堡 (Pannenborg) 当年就提出,必须以拥有技术含量高的人员来吸引跨国公司到本地投资。令严崇涛感到遗憾的是,我国并没有严格遵循这个劝告。

“我们的错误,是在80年代没有继续提升,反而引进大量外劳。这一来,雇主不愿意提升,就只依赖低成本、低技能和低工资的外劳。我们必须知道,诸如印度、中国和越南等国家有许多低技能劳工,如果我们继续引进大量外劳,我们就是在错误的级别 (league) 中与这些国家竞争。”

“收紧外劳政策”不可松绑

这位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客座教授,对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 (The Singapore Business Federation,简称SBF) 有关“政府收紧外劳政策”的看法尤其感到失望,他呼吁政府坚守培训人力以应付知识经济需求,“不要被雇主威胁”。

SBF去年12月公布人口意见书,指出新加坡人口老龄化和生育率低,政府收紧外劳政策将造成商业成本及生活费上扬,对本地中小企业或大公司都造成巨大冲击。本月5日国会辩论人口白皮书之际,SBF重申“大幅削减劳动力增长,将导致企业面临‘严峻’后果”的立场。

严崇涛说,雇主现在的投诉和他们在上世纪80年代对人手不足的诸多埋怨没两样,他希望政治领导人这回不会在压力下再度放宽原来收紧的外劳政策。

什么叫做不计成本的增长?根本没这回事。我们今时今日所享有的一切都是辛苦耕耘得来的,工作生活平衡等都是西方的阴谋论。过去,父母从未带孩子去国外度假。现在,所有的旅游配套都满额了。不要觉得工作生活平衡是种权利,你必须先努力工作,赚到钱,才能带孩子去旅游。

——严崇涛谈工作生活平衡

“新加坡是人均教育花费最高的国家之一,我们有许多工艺教育学院、理工学院和大学毕业生,他们拥有技能却没能好好地把技能派上用场;不少大学毕业生投身房地产经纪和银行联系人员等技术含量不高的职位。这不应该是我们要的,我们已经不能在马来西亚杯中比赛,而是应放眼世界杯。”

严崇涛也不同意人口白皮书中用以规划基础设施的说法:“这会让人觉得是掩饰之辞;基础设施是老早就应该规划好的。”

“公共部门处于自动导航状态”

对于解决生育率跌势不休的问题,严崇涛觉得不能一味给予金钱奖励,更应该提供更多托儿服务和住屋优先权等,另一方面还应好好教育、让年轻人明白“30岁时觉得不需要孩子,到了60岁才察觉有孩子在身旁的家庭更为圆满已为时太晚。”

严崇涛把现今的人口问题归咎于公共部门已进入“自动导航”(auto-pilot) 心态,只延续过去成功的政策,没有因应情况及时做出改变。

“当年推出计划生育政策是因为生育率过高,在计划推行10年后、生育率开始下降时,政府却依旧坚守严苛的生育限制。如果当时政府退一步好好想想,会发觉妇女少生育主要是因为她们重返职场。政府应该随着环境的改变,思考是否必须改变政策和调整措施。”

公共部门的“自动导航”心态,是严崇涛多年来忧虑的事。他不光是接受媒体访问时曾对此表示担忧,去年还发表题为《新加坡必须少做以取得更多》(Singapore Must Achieve More With Less) 的专文加以阐释说明。他在文中说,新加坡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实现全民就业目标时,经济发展局的一些官员着手寻找“国家可负荷人口”的答案。相关规划人员以以色列、挪威、瑞典和芬兰等工业化欧洲国家的人口作为参考,得出“670平方公里土地可容下五六百万人口”的结论。

然而实际上,政府过去10年引进100万名外籍人士、人口达到500万人时,新加坡人开始受困于拥挤的地铁列车和巴士车厢之中;在需要劳力的工作岗位上,低薪外籍工人取代了年长新加坡工人。

否认离职后才“骂政府”

严崇涛在1959年加入民事服务,并在1972年达35岁时成为新加坡当时最年轻的常任秘书。他先后担任交通部、财政部、贸工部、国家发展部和总理公署等多个政府部门的常任秘书,于1999年离开服务了40年的民事服务。不过,退休后的严崇涛并没有远离公众的视线,他经常在公开论坛和讲座上提出尖锐的意见,表达自己对新加坡的担忧。

他否认在离开民事服务后才频频“骂政府”。他说自己当公务员时也在体制内对许多政策提出异议,包括至今仍让人诟病的拥车证制度。“F1和烟花不能相提并论”

全国对话会会不会让人觉得太儿戏?要做出一些改变之前,难道不应该找一组专人去认真探讨?我们总不能先做结论再去问可支持特定结论的问题。

——严崇涛谈“我们的新加坡
全国对话会

 

在近一小时的访谈中,严崇涛一再表示要维护纳税人的权益,也重申对政府不应该资助F1赛事经费,让主办方(一家私人公司)获益的这一个看法。

“有个香港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反对政府资助F1赛事,她说香港政府每年在燃放烟花方面也花了不少钱。我说,两者不能相提并论,享受F1赛事的人太少了;燃放烟花则不同,那有如政府出资为乌节路张灯结彩(吸引游客)。在新加坡,(圣诞节)在乌节路张灯结彩反而是私人业界的作为。”

尽管忧心忡忡,严崇涛对新加坡未来的整体发展还是持乐观态度。“这是因为,新加坡人是理智的,他们实事求是,会要求改变那些行不通的做法。”

line_divider

“现今民事服务过于关注KPI”

或许是“爱之深,责之切”,一提起服务了40年的民事服务,严崇涛尽是“恨铁不成钢”的不悦,对民事服务过于关注关键绩效指标 (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简称KPI),以及各部门“自扫门前雪”的作风尤其看不顺眼。

“(要求生产过程精准的)制造业推出KPI,这无可厚非,但政府部门讲究的是服务。以前,不同部门的常任秘书大约每个月都会碰面讨论不同课题。当年决定开发裕廊时,来自规划部门、公共工程局和公用事业局等多个部门的负责人携手努力,根本不需要强调“整体政府”(whole of government)。现在的民事服务因只求达到KPI而出现分化,“整体政府”现在反而是个现实倒置的概念。”

不赞同延后翻新反对党选区

问及人民行动党政府至今犯下哪个最大的政治错误时,严崇涛首推当年延后翻新反对党管理选区的做法。他说:“依我看,这是行动党得票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很多人都得缴税,不能剥夺一些人的相关权利。”

严崇涛认为,政府把组屋充作政治工具,包括以组屋作为维持种族和谐的方式,让许多居民愤愤不平。

因“当局调查中”不置评AIM

尽管对目前一些现象坦率批评,被询及不久前被提高到政治层面的市镇理事会管理事件时,严崇涛因调查还在进行,不愿置评。

行动党管理的14个市镇会在2011年大选前,把电脑和财政软件系统出售给有行动党背景的AIM (Action Information Management) 公司,引起不少争议。在榜鹅东不久前的补选中,工人党一再通过事件提醒选民,把反对党送入国会有助于监督政府,促进良好治理。李显龙总理上月已指示国家发展部对市镇会进行根本性检讨,包括检讨把管理软件售给AIM公司的交易。

4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Reblogged this on 福建兵@Hokkien Platoon.

    小兵

    二月 18, 2013 at 10:55 上午

  2. […] 前政府高官严崇涛(Ngiam Tong Dow)受访时直言, 雇主依赖低成本、低技能和低工资的外劳是过往新加坡经济发展的败笔,政府不可再被雇主威胁,继续大量引入外劳。有博客指,近年只有s工作准许证(s-pass,申请人士为资历较低的外地专业人士) 数量仍然增幅显著,质疑雇主要找相同资历的本地人填补空缺并不难,政府没有必要增加输入这些「专才」。(图二)不少看法认为,外来人口急增,不但可能令生 育率更低,而且会在更短时间内制造更大的老年人口包袱。 […]

  3. […] 前政府高官嚴崇濤(Ngiam Tong Dow)受訪時直言,僱主依賴低成本、低技能和低工資的外勞是過往新加坡經濟發展的敗筆,政府不可再被雇主威脅,繼續大量引入外勞。有博客指,近年只有s工作准許證(s-pass,申請人士為資歷較低的外地專業人士) 數量仍然增幅顯著,質疑僱主要找相同資歷的本地人填補空缺並不難,政府沒有必要增加輸入這些「專才」。(圖二)不少看法認為,外來人口急增,不但可能令生育率更低,而且會在更短時間內製造更大的老年人口包袱。 […]

  4. 一腔热血化碧涛,小城变迁尚书豪。
    几句龙门流水急,闲话狮岛片云高。
    卓识动力横飞墨,远见文章舞笔刀。
    言人人殊微细论,天问问题读离骚。
    ======================
    此诗首见2010年11月22日的《大马
    华人网坛》。这是二稿。

    德仁

    十月 24, 2016 at 10:05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