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意识形态治国

with 5 comments

韦春花      2013-2-2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3/02/73884.html

照行文看来,潘婉明是位台湾来的新移民,她的《白皮书、外来人口、尴尬的认同》写道:

当天年初七,雨一直下,却仍有数千人踩着泥泞聚集在“演说者角落”(Speakers’ Corner)举牌、演讲。对于妄顾民声的政府,新加坡人真的生气了。……我不相信政府提供的(白皮书)数字,我也拒绝发展迷思所牺牲的人文价值和环境破坏。……这是我见过最和谐的“示威”。群众依序上台发言,听众在台下鼓掌,偶尔呼应。事实上这也是我参加过最“安静”的抗议活动。人们不甚激动,也不鼓噪,呈现出新加坡社会一贯的保守和谨慎,对公众场合维持警惕、善加观察,有其拘谨和内向的一面。……谴责“排外”固然是正当的。当“区异”到了一种用语言和行动来歧视与侮辱的程度,当然就构成“排外”了。我只是纳闷,原本大家一直以来都用不同的形式和方式“排外”来着,言论忽然高举谴责“排外”的道德大纛,这个突来的转向颇引人疑窦。反对即“排外”,这种被简化的联结很容易把反对人口政策的焦点消弭掉。政府或可坐享其成,借谴责“排外”的舆论充作政策的挡箭牌,但同时也把人民推到更远的地方。

——这或许是本地人比较喜欢台湾来的人的原因,至少他们懂得民主是怎么一回事,融入简直是水到渠成。

李叶明的文章批评刘程强在国会的发言是“义正词严的荒唐逻辑”,并且警告:“煽动排外不是爱国,是一条‘不归路’。”为什么一般新加坡人都觉得他十分嚣张呢?因为这是我们前所未接触过的,连报馆编辑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由强国新移民所带来的“政治新鲜事”——用一句文革术语就可以解释到完,这叫做“上纲上线”。李叶明高举道德大纛,欲教导执政党用意识形态来治国。这种方法要求看待人和事物不能就事论事,而必须“透过现象看本质”,把所有问题都提到重大原则的高度,才能站稳政治正确的立场。

西敏寺民主施政主要是奉行“过犹不及”的中庸原则。

《论语•先进》: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也就是执政者拥有公权力,制定出来的政策因需要而制宜,不能打道德牌。比如人口政策方面,只要拿捏好民众的反弹程度,它可以要求国民一胎化、“两个就够了”或者大量引入移民。然后根据国情需要,又恢复减少引进,如此周而复始,一般不做价值判断。人民只要接受执政者给出的好理由,或者某些优惠的交换,就会欣然给予合作。实施一段时期之后,又以有没有落实承诺作为检查的依据,人民和政府就是如此攻防。那些马上上升到意识形态:认为不让生孩子就是种族灭绝(genocide),一定不可违的,不适合民主政治。

再举个例子,比如拥车证和公路电子收费闸门,执政者当年提出的前提是抑制车辆增长,缓解交通堵塞的情况。结果咧,钱是收了很多,道路的情况没有改善,人民就开始质疑“既生瑜何生亮”?拿出以前说过的话要求部长解释,而不是蛮横地上升到意识形态,说政府这边征买路钱、那么收过桥费,跟拦路的强盗没什么两样。

高希均教授所说的“民主病”,它所导致的政党和媒体恶斗,均是“意识形态”在作怪,大家都一起务虚,当然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比如台湾的民进党就是操之过急,在自己执政期间,就赶着要把许多“台湾”的意识形态强加给国民,什么中华民国早已灭亡啦,要为台湾正名啦等等(最新今日新闻网民调:有六成台湾人认同也是中国人)。美国自从出了个民主党黑人总统之后,共和党在国会的斗争,一切都任由意识形态在作祟,少了理性与协商,只要民主党赞成的东西,他们都得反对。搞什么tea party、严控枪支由于是民主党赞成的,所以他们就跑去给全国来福枪协会(NRA)撑腰……

要以意识形态治国,打的都是道德牌,一切根据“圣典”的原则(principle)和教义(doctrine)来判断是非对错。比如李叶明的“最高指示”:“煽动排外不是爱国,是一条‘不归路’。”好处是他不必“因时制宜、因人制宜”的就事论事,他甚至不必细读发言稿就可以根据教义套着刘程强说是“义正词严的荒唐逻辑”。

这,之前“随笔南洋”有个叫吴大地的也用过。就是环境发展部的维文部长“重启”小贩中心食客自动归还碗碟计划。一般人的争议都是环绕在做法的合理性和可行性方面;就是小贩付钱给清洁承包商提供服务,顾客付钱给小贩提供食物和服务,他们就是这样一层一层的关系。结果承包商没法提供合理的服务,让小贩和顾客都吃亏,仲裁者(部长)竟要顾客捋起衣袖,给小贩、承包商和其他顾客提供方便?真的是贻笑大方。

然而这样的辩论往往牵涉太多的细节(魔鬼就在细节里),可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容易演变成泥巴战。吴大地是个聪明人,他可能天天吃酒楼/西餐厅,家里有多名女佣侍候,无需也不可能要自己动手去归还碗盘,但是当他使用意识形态的道德高坡,说:

今天的“食客自动归还碗盘运动”,可以说是当年“不准随地吐痰,不准乱丢垃圾”等等公众清洁运动的延续。从消极的“不作恶”(不弄脏环境),更上一层楼,鼓励民众积极主动的,为维持一个清洁美好的公共环境,尽点绵力。对食客来说,归还碗盘不过是举手之劳,要求不高。对个人来说,这不过是向前走了一小步,对整个社群文明,则是一个大进步。何乐而不为?……诚如早报编辑郭颖轩指出的,这也是社会“心件”建设的一个项目。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体谅与贴心的提醒。如果每个人都能顺手归还碗盘,这不但减轻了清洁工友的工作负担,同时也流露了对其他食客的体贴善意。待其连锁效应发酵之后,对整个社会风气的温馨友爱,肯定有所助益。

——所以对于李宁国的反对到底,当然要道貌岸然地大喝一声:“吓,居然!”你看!多省事的辩论啊。

李光耀早年是费边主义(Fabianism)的信徒,基本信念是排斥马克思阶级斗争及激烈革命的观点,主张研究社会实况,以民主渐进温和的手段,透过选举投票来解决问题。企图以国家做为推动改革的工具。后期成为边沁功利主义的追随者,讲求实绩实效,都和意识形态治国沾不上边的。

所以这回白皮书风波,李显龙总理虽然面对民间的激烈反对,也不敢说民众这样做不爱国,恫言新加坡会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马上就在国会把白皮书几乎揉成一部皱皮书。先是把十七年的“远见”缩短成七年,各类数字也做了一定的删减,改口说一切待2020年之后再议。甚至在国会上还说,到时极有可能达到人口零增长也说不定。此外《2030年人口白皮书》也被拿掉“人口”二字,以他们的角度来说,简直是“温良恭谦让 + 从善如流”咯。

李叶明到现在还不明白问题所在,以为自己是重拳出击,锐不可挡,甚至丢出“言论自由”这道护身符,哪里会错?臭小子,错就错在你这一身从故国带来的共党习气,终不脱第一代移民的本色,不在于你觉察到而能够掩饰得很好的部分,明白吗?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8, 2013 在 9:24 下午

5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温良恭谦让 + 从善如流”

    千万不可如此认为…..( 这不是小胜利 ).
    反之要更留心, 时刻警惕.

    有一句老话 ” 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 ”

    卑麻 而 大意 ……

    ITE Only

    三月 1, 2013 at 1:48 上午

  2. 哈哈哈哈哈,寫得超好的,尤其最後一段。佩服

    三本太郎

    三月 1, 2013 at 2:25 上午

    • 此文够乱,逻辑乱,思路乱,结论更乱!乱七八糟的。

      RUIKKO

      三月 1, 2013 at 3:41 下午

  3. 外来移民和人口政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外来人才和外来劳工也是两个不同概念,我们都被数字和描绘的愿景忽悠了。
    对一些既得利益者或已经在新加坡安家的新移民, 不管是来自什么国家,什么族群,最初的时候总希望有更多来自同个国家同个族群的人来壮声势,共扶持,齐进退。当时间来到2030或更以后的2050、60年的时候,新移民变成老移民,他们的子子孙孙,也会面对我们现在的困境,当他们感觉到老乡见老乡不是泪汪汪, 而是背后加一枪的时候,也会感受我们现在的焦虑和无奈。
    我是50年代不太老的移民。
    我们的新加坡在精英团队的治理下,将会继续保持国家人民族群的比例,外国人来的再多, 也不过那个比例。中国国共战争逐鹿中原的影片不是有句老话,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咱华人不打华人,像团结其他各个民族一样,我们要团结, 团结就是力量。当时间来到2020年或2030年的时候,新移民变成老移民,是苦果还是蜜枣儿,我们看不见。他们会尝到。
    人口政策和教育政策向来是一个国家,特别是我们新加坡棘手的问题,我们这群出生在40年代末, 成长在60年中期,成家工作在70、80、90年代的, 都是政策下的白老鼠。如果当年,我说是当年,不是两个就够的政策, 我现在可能子孙满堂,也可以为国效劳。
    那天在座谈会上, 尊敬的部长说国家每几年都有一个政策的决定,策划未来的规划, 就像现在规划2030年的远景一样, 但是在2000年或者最近的10年, 为什么没有预告(或预见)今日的车挤屋缺人口不够,造成挖墙补洞的,民怨不断的现象?
    新加坡还是很不错的,因为我没有退路。

    国华

    三月 1, 2013 at 11:27 上午

  4. 有人可以先道歉, 后再来一个”白皮书”大地震…..

    城府可想而知 …..

    历史 – 司马懿假中风十年再发难. 防不胜防.

    ITE Only

    三月 1, 2013 at 12:26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