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一位律师败类认定的司法管辖区

leave a comment »

陈华彪    2013-3-26

alvin chong“新加坡是像我们这类人认定的司法管辖区”。这夸夸其谈是出自砂拉越律师败类Alvin Chong在伦敦的Global Witness装扮成有意购买土地的投资者并暗中拍摄的录影中的对话。这部录影就象燎原的野火迅速的烧了开来。

“像我们这一类人”想必包括过去亚洲的政治皮条客和他们的贪污主子、逃税份子、还有借籍瑞士来包庇不义之财的犯罪分子。

这暗中拍摄的录影不只暴露了砂拉越极为猖獗的贪污罪行,同时也突出了犯下此类罪行者如何肆无忌惮地掠夺原住民手中的原始森林资源。观众普遍为此深感震惊。

作为“认定的司法管辖区”的说法,新加坡不单单被牵连而已,它必定会视成贪污交易的场所, ,它甚至还提供了法律上的支撑系统以促成犯罪活动的进行。

Alvin Chong厚颜地在录影中把贪污的勾当吹嘘为功成名就的这一幕,日后必成为他这一类人渣进行贪污勾当,破坏热带雨林和新加坡洗黑钱之都的标志。

录影对砂拉越的权贵们和整个马来西亚的冲击必带来破坏性的后果。它也引起全世界各方面的关注,尤其是刚崛起的环保者,绿色运动者以及反对逃税的非官方组织等,对新加坡这一金融中心产生浓厚的兴趣。

砂拉越的与世无争,幽静的热带雨林和新加坡的高度城市化对比下,新加坡将成为环保者,反资本主义运动厌恶的目标。这绝对不是作为国际大都会的新加坡国人所乐见的形象。单是这不幸结果,新加坡政府就必须作出一个好好的交代。

Alvin Chong只不过阐明了人们一路来的猜想。一旦这话是从当事人亲口说出来,它还是刺痛新加坡的在朝者,因为他们还须要在国际上,尤其在国际货币基金会与欧美面前维持得体的形象。这类的暴露可会把有利可图海外基金和富有的存户因新加坡银行的污点而给吓跑。

这也算是一个很不幸的巧合,就在这丑闻被暴露的同一个星期,伦敦卫报报道了法国财政预算部长辞职的消息。他被指控将他在瑞士的资金匆促地转移到新加坡的秘密户口。据路透社的报道,去年各西方政府因缺乏现金,正努力地改善征税效率,并逼使瑞士银行公开户头的帐目。与此同时新加坡也面对新一轮的有关黑钱流入的指责。

显而易见的,如Alvin Chong的自白,果真有砂拉越的黑钱流入新加坡的话,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必须向诸如国际货币基金会的国际机构解释为何在实施防止洗黑钱的措施下,还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呢。对新加坡这拥有700家的银行金融机构,提供了十二万个工作职位(占总就业人数的5.5%),2010年占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11%以上的金融业信誉的打击是极为严重。

针对如此严重的指责,新加坡官方的反应是出奇的低调。财政部的新闻稿内容是意料中事,只否认不曾在马来西亚税务局对逃税问题的查访中不给以合作。

财政部竟然对中心问题—是否有黑钱赃款流入新加坡,装聋作哑。奇怪的是他们竟然也没有尝试联络Global Witness求证有损新加坡信誉的有关录影的片段。

向来薄脸皮的新加坡政府和它的部长们过去几十年热衷于以诽谤罪,在新加坡法庭提控任何敢于批评者。刹那之间他们的脸皮变得比犀牛还要厚,如果新加坡的信誉确切因这暗中拍摄的录影而受损害,财政部和金融管理局尽可向伦敦法庭申请禁令来对付Global Witness。此举必能在国际上及时保护新加坡的清白。

很不幸的,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新加坡政府政府对伦敦Global Witness采取行动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没能及时捍卫新加坡的信誉的确是一个过失呀!

亲爱的新加坡领袖很了解作为国际大家庭的一份子,就如国际货币基金会的副总裁朱民所说,打击洗黑钱不仅是道义上的责任而已,更是经济上的需要。

吸引来自如苏哈多、马可斯、中国大陆、印度、泰国、缅甸等利用新加坡作为洗涤赃款的场所,这庇护贪污交易的做法只在短期内让极少数人受惠。长期而言,新加坡此举无疑的在助长这些国家社会革命种子。那些贪污得来的税收和资金本应用以医药保健,教育和发展工业之用,却都已存入新加坡银行的库房中。

作为一个避税天堂,它把非法资金转变为正当的资本。就在这一过程中,受害国的经济衰竭,环境被破坏,人民继续在贫困中争扎,这正是构成逼切打击洗黑钱的经济理由。这些虚伪之极的政客们,一面遣责本地区政治与社会的动荡不安的当儿,又乐意为罪恶的资金提供种种方便。

在不断变易的反洗黑钱容忍程度的国际形势下,新加坡追求取代瑞士是十分落伍的举动。因为新加坡被指责为缅甸隐藏数十亿元的国家天然气收入,它已在美国人权监督机构(2011的报道)的雷达网内。

如果新加坡的成功是寄望作为依靠来历不明的资金的金融中心,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把新加坡小红点转化为洗黑钱之都罢了。它绝对成不了一个有创意,先进的金融中心。亿万的金钱可以存入新加坡银行的库房中,但对于周围国家的弱势一族而言,这岛国只是个贼赃的处理场所而已。

我可以十分的肯定地说,超过一万二千银行金融业的新加坡雇员和企业律师们是有充分的智慧来重组新加坡,成为一个不靠黑钱的银行金融业中心。除了口惠而实不为之外,现政府缺乏道德上的承诺,勇气和一个崭新世界秩序的政治远景来为这地区造就出不受贪污和逃税的经济体系。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31, 2013 在 2:40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