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陈华彪评尚达曼的讲话—停止支配性政冶

with 2 comments

陈华彪      2013-4-28

副总理尚达曼在海峡时报(2013年4月20日)的访谈中说道:拥有一个支配性政党对新加坡是有益的。

网民对此的反应是不难想像的。一位TRE的网民的即兴的反应是“想得美”。还有人反驳道,国会中一党独揽的时代已经过了。

尚达曼的“由一党支配”说词和人民行动党以往一贯以称霸新加坡政治空间的说法是同出一辙的。过去有李光耀的三百精英论,他说若这三百精英在同一架飞机中坠毁,新加坡就会消失掉。那是个狂傲鼓吹没有人民行动党就会完蛋的时代。四十年后,人民行动党的第二助理秘书长尚达曼竟向变的更聪明,更敢发言和厌倦人民行动党的人民老调重弹。

乍看之下,尚达曼的论调可以诠释为政客利己的言词。其实对“支配政党”论是必须给以更严密的分析。这次还包括了一系列的其他课题的访谈,似乎是当局企图为人民行动党換上一副新面孔。尚达曼是为2016的大选摆起摊子,同时也为自已打出一副看似更新了的政党的中间偏左领袖的姿态。首先,他强调今天的人民行动党比起20年前已经面目全非,企图与李光耀和吴作栋时代划清界线。接下来他又说,人民行动党将更加包容地欢迎各方的意见—表面上看来要背离李光耀的做法。

必须注意是尚达曼向来遣词用字十分谨慎。他不只说新加坡须要强有力的政府,他也要人民行动党保持“支配位置”与“扮演支配的角色”,但“不要完全地来支配”。

很明显的,“不要完全地来支配”的前提是为了安抚批评人民行动党者。这一说法毫无内容,无论如何它是和论调的主题互为矛盾的。“由一党支配”这一理念是对民主的歪曲,民主是让各种有竞争性的观念在一平等的台上公平互相较量。正也为了这样的理由,资本主义体制下,经济集团的操纵和垄断的倾向都是非法的。

“由一党支配”一词偶尔是新闻工作者或学者用以叙述某些国家旳政治环境,这也包括新加坡在内,这里执政党极为牢固,旁观者都认为挑战者不可能把它驱逐掉。台湾蒋介石时代就是一个例子。支配的形成是有种种因素的,可是“支配”一词可不是尚达曼随意用来叙述新加坡政治景观,他是在制定人民行动党对新加坡的支配。这是即微妙又有决定性的区別。

我尊敬尚达曼身为经济学家,也同意他某些中间偏左的经济政策。一旦他鼓吹人民行动党一党支配论,他已无可避免地向右移了。

像尚达曼这样的人,年轻时身在英国,接触且熟悉工党的民主运动,並受到有关参与民主的进步思想的熏陶,我对他渴望人民行动党维持“支配”感到困惑。年轻时的尚达曼必会对“负责任的反对党”的说法嘲弄一番,如今身为精英的一员,压迫者的语言也成他的语言。

Fontana现代思潮字典对“支配”一词作了如下的叙述:

就具社会性的动物而言,是由个体行为造成群体的级别化。在某些飞禽类包括家禽在内,出现以某一只禽畜在群体中拥有支配性的啄食次序的现象。老鼠与某些哺乳动物也有类似的习性。支配权一方面是靠支配者的攻击和恐吓行为,另一方面是通过被支配者的服从而形成。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尤其是在荒野之中,一旦受恐吓一 方服从支配者,攻击行为只成为一种仪式性质而已並且会终止下来。所以,猛烈的搏斗是少见的。…

“支配”一词在动物王国的叙述恰恰与新加坡过去50年的政治历史不谋而合。尚达曼或者还记得他许多挚友受到令人厌恶的内部安全局的指节铜套式残酷的对待。大家也许还记得李光耀充满战斗性以支配的口吻说“仼何人决定和我对抗就必须带上指节铜套。倘若你以为对我的伤害会大过我对你的伤害,请试试看罢。你们是绝对无能来治理华人社会”。

这一套攻击或恐吓的行为不外乎是要达到如动物王国中的支配作用而巳。新加坡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自50年前直至今,闭而不谈的文化遍布这个岛国。

尚达曼一旦捡起了由人民行动党一党支配这一套后,即便他加了一双绒毛手套,他也避不开也摆不脱带着指节铜套的这一手法。

显而易見的,人民行动党正拼命地把自己重新打造为一亲民的政党,它还想扮成代表全民的国家机关。尚达曼把人民行动党的利益等同新加坡的利益的公式,正是上述目的的体现。

2016年的下届大选将为新加坡提供一个黄金机会来重新拟定一个以法治国,参与政治和没有由一党来支配的国会民主的政治前途。新加坡真正利益是取决于扫除人民行动党的霸权,可是只有通过选民来选出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最好的是选出一个非人民行动党议员占据超过三份之二席位的国会才有望实现。到时新的政府才可能废除人民行动党执政期间对宪法的不民主修改和法令。

这一规划只能靠所有新加坡人来实現,並且也只能通过铭刻在宪法中基本权力下,联合所有的反对党,非官方组织和网民的强而有力的同盟来实现。

无论下届大选的结果如何,这将意味着反对党,它们的领袖和国会候选人,千万不应以一时的利益为理由,和人民行动党以任何形式联手。务必与选民就宪法中铭刻的基本权力达致社会信约为焦点,并与支配我们的政党划清界线。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9, 2013 在 12:12 下午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垂死挣扎 + 无计可施 =〉丧心病狂 + 故伎重施

    如同丧家狗!

    卫理士

    四月 30, 2013 at 11:19 上午

  2. […] 陈华彪评尚达曼的讲话—停止支配性政冶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