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中国籍巴士司机罢工个案——回顾1950年代的福利工潮 (二之一)

with 2 comments

从黑夜到黎明        2013-5-3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3/05/1950-1-of-2.html

2012年岁末的新加坡并不平静,11月间SMRT的中国籍巴士司机罢工事件在平静了26年的新加坡工潮史上掀起轩然大波。171名中国籍巴士司机通过罢工来投诉薪水不公、工作分配不公、住宿环境恶略、高层置之不理等,不过导火线还是在给司机们加薪时SMRT的官样文字“中国籍服务车长除外”,在感情线上很容易被误会为旧上海年代在上海外滩公园竖起的“只准外国人进入”的告示那样,将中国人看得比人低了一等,还得由李小龙饰演的精武门陈真为中国人出一口气。 现在中国国力雄厚,不经意中已经通过产业与债券投资等买下部分美国与欧洲,大国崛起,国民声音也壮了,某些人一方面受不了自尊被侮辱的感觉,另一方面可能也因此带有傲慢与偏见。但是由于罢工行动已经越过了新加坡法律的底线,新加坡政府重用家长式管治,把行动定为“非法罢工”, 5人被捡控、29人被遣返中国、50人被警告。

SMRT的中国籍巴士司机拒绝开工,正离开在兀兰的宿舍。Today 27 November 2012

在处理这宗事件上,新加坡与大中华圈的民众反应不一。新加坡有关当局的法理情与一般平民百姓的情理法的考量正好是180度的大转弯。中国籍司机对本地法律与合约的无知,以为通过一贯的“起义”的方式,说罢工就罢工的立即行动可以给资方施压,反而被告上法庭,送入牢房。同时SMRT按下紧急替代按钮Emergency Response Plan,SBS Transit的巴士司机临危受命,坐上SMRT巴士的车长位,大众交通并不像罢工发起人所预料的全面瘫痪那么一厢情愿,反而被有关当局有惊无险地化解了一场巴士危机。 2013年3月31日,五位被控上法庭的司机中,最后一位返回中国的何军令回顾这段匆匆结束的罢工事件,简单地画上句点:“我没有遗憾。” 32岁的何军令在新加坡被监禁七周后,已和他的妻子及五岁的女儿回到河南沁阳市的家,他通过电话说:“我对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后悔。我们听说,在我们被捕后,他们改善了条件。” 何军令提到宿舍的住宿条件很差:“我们10个人住一个房间,有人上早班,有人上晚班,早上3点起床,或者是凌晨1点回来,总是相互打扰。我们都睡不好觉。”,而且,新加坡很热,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两台风扇。人们洗漱时声响很大,吵醒别人。宿舍外面是个垃圾堆,招来很多老鼠和蟑螂。 针对和谐磋商的谈判方式,何军令表示:“我们想要和管理层谈话,但他们不听。没有人关注我们。……在中国,如果我有问题,至少还可以去政府反映,我可以给任何人说我的问题,还能去政府部门抱怨。但是在新加坡,我们的怨言政府听不到。”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中国籍巴士司机罢工个案——回顾1950年代的福利工潮 (二之二)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中国籍巴士司机罢工个案——回顾1950年代的福利工潮 (二之一) […]

  2. […] 中国籍巴士司机罢工个案——回顾1950年代的福利工潮 (二之一)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