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关闭南洋大学究竟是谁的主意?

with 9 comments

太史公孙       2013-5-1
http://www.nandazhan.com/lishi/shuiguan.htm

由东南亚华人在已故陈六使为首的星马华社领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中国海外唯一华文大学,终于在1980年以“与新加坡大学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方式被关闭。

关闭南大(南洋大学)的部署,乃以1978年的“联合校园”为始。当年3月4日,南大理事会和新大理事会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由本学年起,新大在武吉知马的校园,将成为新大和南大这两间大学共同课程的联合校园,让南大学生能够在讲英语环境里学习,提高英文水准。

1980年4月5日,南大理事会在和李光耀之间的一连串书信来往之后,终于发表声明,决定接受李光耀总理的建议,把新大与南大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由南洋大学与新加坡大学组成)。

李光耀事后在多次场合谈到南大的关闭之事。最引人注目也被引述多次的是他在2000年出版的《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在此之前还有两次提到,一次是在1980年1月20日行动党二十五周年党庆大会上的演讲,另一次是在1980年3月29日写给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的信函。请看下列引述:

1、《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台北世界书局2000年,页173:

局势发展到1978年已经恶劣不堪,南大毕业的议员吁请我在他们母校水平跌至谷底乃至于最终垮掉之前插手干预。经过多年的接触,有一个人的判断是我所信赖的,他就是当时担任政务部长的庄日昆。庄日昆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很有一手,跟我又密切合作多年。包括协助我照顾选区。他使我深信,要让南大保持原状继续下去问题会更多,许多学生的事业前途将因此葬送,到时候。讲华语或方言的人定会责备政府袖手旁观,听任南大消亡。庄日昆的看法获得何家良、钱翰琮和李玉胜三位都是南大毕业的政务次长的大力支持。

2、李光耀在1980年1月20日行动党二十五周年党庆大会上的致辞(英文):

即使在1978年当我建议把他们(南大学生)搬迁到联合校园,还有一些人持强烈的保留姿态。我之所以迁移他们是因为所有的南大毕业生国会议员要求我这么做;我在议会的南洋大学势力准备给我必要的支持。

3、1980年3月29日李光耀致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信函(引自《南洋大学史料汇编》页556):

要摆脱这种束缚,就是只设一间大学。因此,南大出身的国会议员才建议把南大和新大合并成一间国立大学:使到相同的学位具有同等的市价


在这三次的叙述中,李光耀给人造成的印象是:关闭南大并非他的本意,而应该归咎于四位南大毕业的行动党国会议员(庄日昆,经济一届、何家良,物理五届、钱翰琮,现语五届和李玉胜,生物五届),是他们“吁请”、“要求”、“建议”他这么做的。换句话说:就是把关闭南大的元凶调位,让那四位有苦难言的南大毕业生为他背黑锅。

李光耀的这种自我辩解,其实存有不少疑点,包括:

一、李光耀的三位受华文教育的助手王邦文,李炯才与易润堂并没有支持李光耀关闭南大的决定,连那些受英文教育的得力助手(杜进才、巴克、吴庆瑞和林金山等)都没有给予支持,为甚么偏偏只有这四位南大毕业的行动党国会议员跑出来“要求”李光耀关闭南大?

二、如果这四位南大毕业的行动党国会议员真的那么担心南大的前途而认为政府应该出面关闭南大,为什么他们所关心的这个重大问题没有听说过曾经在他们所控制的南大毕业生协会的议事程上出现?

三、李光耀提出合并建议的同一天,当时担任南大毕业生协会秘书长的何家良发表谈话“表示希望南大永垂不朽,永远发展下去”,(见易行:《廿五年风雨话南大》)。何家良一面公开讲这样的话,一面偷偷的去找李光耀、要他出面关闭南大;何家良会是这样卑鄙的两头蛇吗?

最近在国家档案局看到庄日昆1994年8月4日在新加坡口述历史中心所做的一段口述历史访谈,其中也谈到关闭南大这件事。庄日昆的说法根本无法支持李光耀的自圆其说。

在和林爱玲的访谈中,庄日昆并没有提起他们“吁请”李光耀“插手干预”的情节,反而说是李光耀当时召集国会里的南大校友、向他们解释把南大并入星大的理由,建议把两间大学合并起来的是李光耀本身。请看下列引述(《口述历史访谈》第14段页115):

林爱玲:接下来我们可以不可以谈一谈那个南大跟新大的合并,就是1980年,当时接到消息说南大跟新大要合并,你的反应和感受是怎样?

庄日昆:我们不是说听到什么消息,那时候李总理(李光耀)有招集在国会里的南大校友,他先跟我们解释他的看法。他感觉到虽然政府已经直接的参与了南大,也为南大提供了大量经济上的援助……不过还是没有办法吸引到好的学生到南大去,相反的是很多原来是华校出身的学生因为他们的成绩好……都被新大吸收去;南大所吸收的都是一些比较差的学生。担心如果这样下去,这个南大将会是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南大栽培毕业出来的学生,没有办法跟新大的毕业生在社会上、在寻求工作的时候一样的竞争,或者竞争了总是比不上。凡是南大毕业的都不能进入社会上那些顶尖的职位,一定会把他当作是对南大的一种偏见,逐渐的这些南大毕业出来的毕业生,一定会形成他们心里上的不满,这些人一定不会积极参与国家社会的建设行列,反而可能会做反政府的、反社会的一些活动,所以这个现象对新加坡是很严重。

李总理提出他的看法,建议把这两个合起来,他的确是把这个重要的问题点给我们看,我们这些在国会里的南大校友,也觉得这样的看法是正确,我们都赞成李总理的处理。

李光耀在写2000年回忆录时显然忽视了庄日昆的口述历史访谈。到了2011年﹐李光耀也许发觉了和庄日昆不同叙述的出入,所以在新书《新加坡双语之路》纠正了说法﹐说成是“庄日昆及何家良﹐同意在南大情况进一步恶化前急需出手干预”(页91)。这恰恰印证了庄日昆在1994年访谈的叙述,推翻了李光耀所咬定的南大毕业的国会议员要他关闭南大的说法。从这里我们看到了真象:关闭南大完完全全是李光耀一个人的主意、反映他个人的使命;但是由于政治上的考量或其他因素促使他制造假相,硬把那四个南大国会议员拖下水,要由他们来替他背黑锅。

Advertisements

9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庄日昆:“……相反的是很多原来是华校出身的学生因为他们的成绩好……都被新大吸收去;南大所吸收的都是一些比较差的学生。担心如果这样下去,这个南大将会是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南大栽培毕业出来的学生,没有办法跟新大的毕业生在社会上、在寻求工作的时候一样的竞争,或者竞争了总是比不上……”

    這段論述是事實的反映,南大生是真的很受“歧視”。但事實上,成績比較“差”是相對的概念,成績差一點的,絕不等於永遠差,在更多的情況下,一個學子的成功,成績不是絕對的關鍵,而是在整個學習的過程中的整體表現。這是老話題,不必贅述。問題是,要全面提升南大在公眾以及職場上的品牌聲譽,政府於主管者是可以作出很多努力而達致的。套句商業術語,就是在努力提升學術表現的基礎上,聘請專家學者將南大在形象上包裝起來,這樣的做法屢見不鮮,更多時候很成功。關鍵在於,主政者有沒有意圖這麼做,以李先生的權威影響力,如果真大有誠意扶持南大,是絕對可以做得到的。這就是很多南大生對他老人家的做法感到憤慨的主要原因。

    解鈴還需系鈴人,以主政者的睿智,要解決這件事情,說真的,時間還來得及。

    三本太郎

    五月 14, 2013 at 2:26 下午

    • 時間還來得及?? 如果南大重开,学生哪来?现在整个大环境是:新加坡人是完全洋化的东方人种。除了英文英语,“学习其他文化只会对前(钱)途造成负面影响”。整个社会对母语不予重视,以至空有“多言文化”之名。

      非政客

      五月 14, 2013 at 4:03 下午

    • 也就是说:要南大生、要南大死,都在李光耀一年之间 — 然而结果是南大夭折了。

      问题就在这个「夭折」,如果南大是自己办学无方而最终「寿终正寝」的话,人们也就不会这么愤慨!

      花非花

      五月 14, 2013 at 5:06 下午

    • 已经成为历史的事,怎么还能回头?现在真相大白,主要推手是老李,那么那四个南大毕业生,就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没有拒绝或反对的“帮手”了。呵呵

      南光

      五月 14, 2013 at 9:40 下午

    • 三本太郎,何必拍马屁呢?行将就木,何来睿智?

      lim seng hong

      五月 15, 2013 at 7:58 下午

      • LIM SENG HONG 君,讨论问题,出言不逊是不好的,我何必拍马屁?讨论事情要就事论事,我们在华校里,课堂上不是都这么教我们的,不是吗?

        南大过去遭遇的种种,已经讨论了很多,这里不必赘述。所谓“来得及”,就是当前的主政如果要平息前人“留下的问题”,就得认清这些问题的继续延烧,所可能带来的政治和社会“危机”,即便不容易,但还可以亡羊补牢的,别忘了,他们有国家机器。

        南大作为这么大的学术机构,当年居然说它所培养出来的学生水准不够,以至无法加入竞争的队伍,这是荒唐之至的。

        关键在于老先生就是因为各种因素而不想保留它,因此才用一些让我们发笑又可叹的理由来给自己的决定合理化。

        事实上,如果说华文教育培养不出优秀的下一代,那今天的中国和台湾乃至香港都应该是蛮荒的国度。所以他的立场是站不住脚的,也是让很多人诟病的。

        任何的一个国家的主政者,要推动一个组织或机构,是可以启动国家机器的功能,来协助辅助它的成功。我所谓“来得及”,就是假如愿意保留南大至少保有一个像样的“中文大学学术地位”的优势,以目前的世界局势来说,绝对有市场。市场,不一定全是在本地,而是区域甚至是国际的。

        大马的南方学院、韩江学院等是华文学府,而且都正在升格为大学的过程,都可以是南大的竞争对手,将来的中文学府,必定是大马的天下。南大要与他们竞争(如果要的话),大马的青年学子那么多(当年就有很多南大学生来自马来亚其他州府),将来还有印尼、泰国等东南亚学生,新加坡还有新移民,甚至本地的学生都有机会就读。学生愿不愿意报读,自然与就业市场挂钩,哪怕本地学生暂时不多,只要留得青山在,世事不断地变化,一定会有机会翻盘,这是历史的规律。

        一个政策行不通或是持久让民众反感,到了一个时候,一定会出现改变,我说的“来得及”的另一个考虑因素,就是来得及改变--如果他们要持久获得民众的支持的话。

        国家是我们的,有见解或建设性意见就应该提出来讨论,谩骂之后,还是得生活甚至生存下去,不能老是针锋相对,难道我们要像一些国家或地区一样,老是吵吵闹闹,结果社会活动老是空转?最后给外国人超越了我们,对自己有甚么好处?这岂能当成是拍马屁?我不参加政党,从不,也不可能会!但这是我们的民族文化,我们如果不正面往积极面回应,哪怕机率不高,也算是尽了我们的义务。不是吗?讨论事情不要把态度的层次降得那么低,动辄做人身攻击,我坚信这是我们华校生要切记的。

        三本太郎

        五月 16, 2013 at 12:41 下午

    • “解鈴還需系鈴人,以主政者的睿智,要解決這件事情,說真的,時間還來得及。”三本太郎这么肤浅、短视的话还敢说出口。南大能够恢复吗?根本不可能!等到你垂垂老矣,行将就木之日,也是等不到的。徒乎奈何!

      lim seng hong

      五月 16, 2013 at 7:34 下午

  2. 秦始皇为了统一中国而焚书坑儒,他成功地统一了中国文化。新加坡暴君为了排除异己,毁了东南亚(不只是新加坡)人民辛辛苦苦为后代筑起的希望,也使他成为东南亚浮萍族始祖。“南方大学”在大马成立,希望能延续南大的精神。把它简称“南大”,相当贴切。

    非政客

    五月 15, 2013 at 11:48 上午

  3. 三本太郎这则留言,我看了不由得要鼓掌。可惜的是,牢已不在,欲补无缝;根基湮灭,楼阁空中。所言竟如水中月,镜里花,惜哉!

    花非花

    五月 16, 2013 at 1:08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