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正能量个什么?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3-7-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3/07/85937.html

《慢三拍》的吴新慧终于按捺不住,以“正能量”出招:

说些正能量的话,做些正能量的事,是否就一定没有市场?又是否就一定是所谓被体制收编,失去独立性?除了在言辞和网络上不断宣泄不满和冷嘲热讽,并坚持任何社会体制都必须有这样的空间和量度外,我们给予正能量的空间和量度又是什么?当大家都只能以一种形式来达到反制或批判社会的目的时,不也是在重复着专制和压制其他声音的行为?

“正能量”本是物理学名词,后来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的专着《正能量》,其中将人体比作一个能量场,通过激发内在潜能,可以使人表现出一个新的自我,从而更加自信、更加充满活力。“正能量”指的是一种健康乐观、积极向上的动力和情感。如今被吴新慧所骑劫,简直成了维护体制的代名词。

“他们从不解释,好像大家都晓得,理性就是遵从既有的秩序,就只是一种沉默的合作而已。”(梁文道语)——从吴新慧的行文,让我们来检视这个statement是不是正确?

吴新慧说:

  1. 然而在事关重大、涉及社会大众安危与信心的关键时候,“好事不出门”这句古话,更必须在新媒体时代和新媒体下的公民社会被解咒和破除,合力加速信息的透明度和准确性,拒绝让社会继续被有意无意的以讹传讹信息围堵。

  2. 政府和社会里如有不公不义,都应当受到检视批判、纠正,网络时代和网络世界的迅速和所结集的力量,应当会也要加速推进这纠正改善的过程。更理想是推进资源分配的到位和修正政策的对症下药。这需要更多的就事论事讨论,而不只是情绪宣泄。

  3. 然而如果从网络到现实社会,继续是目前许多社会充斥着的反制的声音抢占话语权,继续要以负面氛围抢占政治市场,排斥任何正能量,反而会拖慢和阻碍社会改进,并给投机和职业政客制造更多入场的机会,最终遭殃的仍是低下层最没有资源和话语权的社群。

  4. 反制和宣泄都是一种权利,但那应是社会里无助的声音,这些无助更需要有资源和能力的人来领出困境,而不只是更多叫嚣,甚至模糊了问题的焦点,阻碍了应有的行动,让无助的人更无助,政客却赚得了他们的市场。这将是人类的悲剧,社会里不再也不敢有正能量。

吴新慧自诩所代表的“正能量”,不止关心“低下层最没有资源和话语权的社群”,还像牧羊人那样“来领出困境,而不只是更多叫嚣,甚至模糊了问题的焦点,阻碍了应有的行动,让无助的人更无助(按:看,多么的不理性!)”。此外,还不让“政客却赚得了他们的市场”,如叶鹏飞所说的“从撕裂的民意中捞取政治好处”,“就容易成为野心家的天堂”。——原来不积极与政治领导人对话,做个动辄得咎的顺民,只是被动地接收他们每天所发表的讯息,里头有这么多的“正能量”!

星期天早报的头版头条:

我的解读是:这是网民无情鞭策政府的结果。虽然政治人物死鸭子嘴硬,认为他们是自发自动,可是提出最多另类解决方法去进行比较现有做法、直面批评执政党无作为的还仍然是网民。环境局开出一个新的辟谣网页、各个部门新近出台的抗霾政策、部长的许多澄清声明,其实都是另一种方式的与网民对话,这些成效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反之,身为主流的早报做了些什么?没有,只是翻译了不少官方文告,囫囵吞枣接收所有官方匙喂的数据(还便秘!),最了不起就是杞人忧天开始担心反制的言论多了起来,“一夜之间换政府也是有可能的”(严孟达语)。

行动党国会议员,也是政府国会通讯及资信委员会副主席的马炎庆将在周一的国会提问霾害期间网上浮现的流言与假消息;之前有网民质疑政府篡改PSI数据,一些不确实的消息也在网上盛传,一定程度上影响各政府单位有效抗霾,希望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能回应询问,正视问题。他说:“网上流言的传播导致人心惶惶,人们若对彼此及对政府产生怀疑,将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网民的议论“一定程度上影响各政府单位有效抗霾”!哈哈哈,我想急着领表现花红的公务员一定死都不承认。

政治上的“信任”二字是个双向交通,当人们开始质疑你的时候,你怎么可以用会影响你的工作效率来回复之?孔子曰:“民无信不立。”孟子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又说:“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政治人物能够做的就是争取民心,凝聚共识,勿让其流失,留学英伦名牌大学的马炎庆连这点基本的政治常识都没有吗?

李显龙总理日前才刚刚说:“我们更早以前就应该意识到世界瞬息万变和对我们会产生的影响,让人民对此做好心理准备。旧模式已不管用,大家必须在更具挑战性的环境里谋生,更了解国际事务。”总理认为必须更积极地向民众咨询、与他们进行讨论,引导他们聚焦值得关注的课题,从而对解决方案取得共识。

在民主社会的生态里头,既然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信任”是一项拉锯战,既不要绝对的信任也不要绝对的不信任,那么是否允许有一个(不信任的)宽限度或容忍度的存在?就比如说某党虽然只获得全国61%的支持率,但仍然还是它执政,并且允诺要照顾39%不同意它的选民。所以从它上台的那一天,它就清楚知道,无论它施的是什么政,都有39%的人在冷眼旁观的。怎么现在可以忽然拿这39%来说事,说是妨碍了它搞好经济、提升基础设施和打造最优质生活环境等,使到国人不能够广泛受益呢?这样来“管理”信任还算民主社会吗?

关于媒发局管制网络新闻的原委,其司马昭之心可说是路人皆知;从烟霾事件中马炎庆、吴新慧、叶鹏飞到严孟达所担心的(网络舆论),不恰好证明它所要胁迫的对象吗?怎么会是曾昭鹏所怀“正能量”的《想象媒体新生态》:

在媒体经营的层次上,这也意味竞争景观的改变。假设雅虎新加坡新闻网记者团队获得认证。将直接对本地两家传统媒体旗下经营的新闻网站构成更直接的挑战。无论是内容的提供或广告方案的销售,它都有从全方位挑战本地媒体集团的潜力和资源。……这当然是一种乐观的想象,多少有一厢情愿的成分。但放眼未来,随着更多新闻网站可能被列入管制的行列,同时也获得官方认证,它们在不同的商业模式下,通过不同意识形态光谱的信息以及收费策略吸引读者,显然是一个完全可能形成的景观

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们从不解释,好像大家都晓得,理性就是遵从既有的秩序,就只是一种沉默的合作而已”,或许还需要加上曾昭鹏漫天彩霞的“乐观其成”——这就是吴新慧所推荐的“正能量”!?

相关链接:

不敢正能量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正能量个什么?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