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开国元勋李炯才 绝不让脑袋退休

with one comment

南洋网/郑美励     2013-7-9
http://www.nanyang.com/node/547591?tid=493

你的mind就好像一把刀,你一定要磨,天天在磨,磨了就会锐利。整天坐着看天花板,半年就完蛋,我看到太多了,痴呆了。(摄影: 叶添益)

提到89岁的李炯才,例必要加个“前”字。

他是新加坡前退休外交官、前总理公署高级政务部长、前文化部政务次长、前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更重要的是,他是新加坡开国元勋之一。

在争取国家独立运动风起云涌的年代,李炯才和为数众多的马来亚华裔菁英份子一样,投向人民行动党、支持李光耀、选择了加入建设新加坡的行列。

新加坡独立建国47年,早已跻身富裕国之一,而当年一起建设新加坡的开国元老如拉惹勒南、吴庆瑞、杜进才博士等……人生先后谢幕,就连今年9月将满90岁的李光耀本身,健康也大不如前。

专注阅读而不分心

李炯才,也是硕果仅存的开国元老之一。今年高龄89岁的他除却听力下降,健康状况相当不错,自揭咖啡、肥肉、榴梿来者不拒,还经常四处“吃风”走遍国内外。

本报接获消息灵通人士通知,趁着他来大马Golden Palm Tree Resort度假之际要求访问,记者出身的他爽快答应。访问当天他一时兴起叫助理拍摄他练习瑜伽的视频,访问期间还拍拍丹田,力证健康兼且语带自豪的披露其专注力超好,能够专注阅读1小时而不分心,这一点,相信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

淡出政坛已25年的李炯才就和同僚李光耀一样,退而不休而且计划多多。从政坛退下之后,这名热爱文化艺术的从政者笔耕不辍,接连出版了十馀本着作、开画展、音乐演出、经商,今年又准备出版一本新书《紫龙金凤》讲述东南亚华人历史、担任全球杰出华人奖项提名委员会主席(他是2011年得主)、筹备自传、他也运用过往建立起的充沛人脉,充当国内外半官方机构、跨国财团的中介寻找商机和搭桥牵线。

活化头脑时时期待

几岁的人啦,还需不需要这样拼搏?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查实,赚钱倒是其次,他的终极目标是不让脑袋退休,还鼓励大家退而不休,即使退休了也可去当社工!“你的mind就好像一把刀,你一定要磨,天天在磨,磨了就会锐利。你的mind假如是没有希望的,整天坐着看天花板,半年就完蛋,我看到太多了,痴呆了。你必须活化头脑,每天都有事情可以期待。照顾自己的身体好了,头脑袋还要用,用到有一天不能用就没办法了。”

搞政治懂外交

李炯才数十年从政生涯当中,曾经出任新加坡驻印尼、南斯拉夫、埃及、日本和韩国等8个国家的大使,当中最让他津津乐道的是促成新印关系的正常化。

新印关系恶化

1967年印尼苏卡诺总统派去新国的“第五纵队”因为杀死3名新加坡人被判死刑,苏哈多将军出任总统后,要求李光耀勿执行绞刑被拒,退而求其次要求归还2人的遗体。

遗体运返雅加达当日,印尼人民就抬尸展开示威大游行,闯进新加坡大使馆焚烧国旗、企图殴打新加坡大使,后者吓到心脏病发返新治疗,两国关系恶化,长达9个月新加坡驻印尼大使馆没有大使坐镇。

后来,在印尼外长Adam Malik表明大使人选不一定要巫裔之后,那时候刚完成埃及大使任务的李炯才被外长拉惹勒南点名接棒,“我说我不去了,因为我是搞政治的,我不是搞外交,如果我去了,我的选区谁来照顾?我的政治前途就完蛋了。”

可是内阁的决策不容推辞,李炯才奉命赴任,首要任务是促成李光耀和苏哈多会谈。

当时Adam Malik承诺他可在半年内安排李苏会面。半年后Adam Malik摇摇头表明无能为力并促李炯才去了解爪哇人的思维和精神。他想想也很认同,便开始研究印尼学习爪哇文,也费尽心机了解和结识苏哈多的亲信。例如当时的印尼国防部长Sumitro将军在打高尔夫球时曾问他何以李光耀如此傲慢,他堂堂一个将军去到新加坡也无缘拜会?!李炯才亲自带领对方与李光耀会谈1小时,出来转口风:李光耀不傲慢!

建议向罪犯献花

到雅加达的英雄墓向友人如Adam Malik、Sumitro将军等献花。

在新印会谈前,李炯才被李光耀召回去提供资讯:“怎么做才能成为苏哈多的朋友?”

“什么样的朋友?生意朋友,社交朋友,政治朋友?”李炯才反问。李光耀回答说要成为苏哈多真正的朋友。“那么,不要对我对建议的事生气。你去雅加达的时候一定叫你去英雄墓献花,我们吊死的两个在隔壁,你也去献花。”

李光耀听了大表意外,去向罪犯献花,岂不是意味他错了道歉?“no,no。我向他解释爪哇人的想法,爪哇人相信灵魂,如果死者的亡灵不能安息,他们(指印尼政府)不会和你握手。”

考虑了一晚,李光耀同意献花,当天陪同在旁的印尼外长目睹此举感动泪流,隔天印尼报章的标题更打出“李光耀宽宏大量magnanimous”的标题,新印关系破冰,“苏哈多和李光耀真的成为朋友,我们拥有了18年的和平岁月,那时候处于经济弱势的我们趁势而起。”

搞懂彼此文化

“献花都没有多少钱嘛,呵呵,”李炯才笑言这是文化交流观,国与国不懂彼此的文化容易产生误会,并指即便是一水之隔的马、新也不懂彼此的文化。

说到这,李炯才透露了一个小故事。

1963年他在武吉班让选区寻求蝉联败北,受委李光耀的政治秘书,李光耀准备参加马来亚1964年的大选并询问他对东姑阿都拉曼的看法。

李炯才引用童年时因为瞄了7名友族一眼就被挑衅开打的经验告诉他:东姑是马来人。“我告诉他,马来人不会允许你看他,他们是真正的当家,土地的主人,我们无权看他们。东姑也是一样。他不会允许华人成为首相,马来人不允许。”李光耀对他的看法不表认同,“他不相信。他说东姑在英国深造过。那又如何?去年李光耀终公开承认他错了。”

对李光耀看法:最大错误关南大

和李光耀共事多年,李炯才被询及对李光耀的看法时直言,李光耀对新加坡的建议和经济贡献良多,两人见面时李光耀也是三句不离新加坡未来,但在文化建设上却不算成功,关掉南洋大学更是大错误。

从政最遗憾的事

“他把南洋大学关掉,把华校关掉,把方言取消,是大错误,我常常跟他争论。他说没有人能同时掌握两种语言,因为他37岁做总理才学华语,我是7岁就学,不同嘛。我有个基础,他没有基础,中年来学华文非常困难,必须从小学起,他觉得自己这么聪明却这么困难,因为他太迟学了。我说,如果你不相信我,去问你的孩子,你把孩子送去华文学校,结果他的孩子说,两种语言不成问题,几年前他公开承认,对不起我错了,任何聪明的人都能掌握两种语言,”呵呵笑声中,仿佛有着一股“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吧”的得意。

南大被关,李炯才直言是从政生涯里最遗憾的事。

当年接获南大教授通风报信指李光耀要派遣警察部队捉拿南大学生时,他正出任教育次长兼李光耀政治秘书,曾经介入斡旋。“我问他(李光耀)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这样做将来会遗臭万年。他说我能怎样?他们制造很多麻烦,怎样解决?我说让我来解决。”

李炯才和南大理事会理事讨论,“我问他们要什么?他们说要政府保证南洋大学永远不变质,不变质是不要消灭华文啦,我问他(指李光耀)可以吗?他说可以,所以我和易润堂(另一名部长)两个签名担保。后来他关掉南大,都没有请教我,我很不好意思,我担保了却没有办法实现。”

华人不懂华语丢脸

“最近他出了双语的书说关掉南大是他一个人的决定,其他部长王邦文、杜进才等都反对,”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李炯才也被新加坡媒体要求评论,起初他以不欲得罪人为由推却,后来还是说了。“我说,他是敢做敢当,英雄气派,承认,不过我认为依然犯了错误。他没有想到中国崛起,现在需要很多双语人才,要去哪里找?很难找嘛。南大假如存在,多好。他现在知道错了,太迟了。”

随即他赞许大马准许厦门大学前来开设分校,并期许有一日自己可在新加坡办中文大学,“必须要平衡,而且我们始终是华人,如果我碰到一个不懂华语的华人,我对这个人的评价会有所不同,你或许很精明但你失去自己的根。树有根,人也要有根。全世界都在学华语,你华人不懂华语,丢脸。”

对于现任总理李显龙,李炯才寄予厚望,深具信心,“他华校毕业,比较有感情,聆听人民的话,踏实谦逊,他走的路线和父亲不同,他想要导回来,希望他能够把华文挽救回来。”

相关链接:

新加坡开国元勋李炯才 伦敦之行人生转捩点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新加坡开国元勋李炯才 绝不让脑袋退休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