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众所向者必是理

with one comment

叶鹏飞      2013-9-22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3/09/23/众所向者必是理  /

因为国家生存的焦虑而一味追求经济增长,其实已经出现了不知如何适可而止的现象。
过分强调发展,追求物质进步,所造成的心理乃至社会代价,一直以来并没有被认真看待。
国人希望放慢脚步所反映的,正是对静不下来、心不安、无力思考、感觉生命毫无所得等弊端的反省。

配合“我们的新加坡对话会”,全国对话秘书处与新加坡政策研究院从去年12月至今年1月,依据全国人口比例,对4000名随机抽样的新加坡人进行了面对面访问,试图了解国人对国家未来的展望,以及人们的价值观和对一些主要课题的看法。于8月份公布的调查结果清楚显示,无论是单身、已婚或为人父母者,三组人都有超过半数宁愿牺牲职业晋升的机会,换取更舒适的生活步伐。这表明有更多国人希望稍微放慢脚步,反思社会的核心价值,检讨自己的需要,以及探讨国家该如何前进。

国人希望放慢脚步,与一贯主张不断的经济发展才是国家命脉所系的政府,在态度上存在着相当的张力。李显龙总理在8月18日的国庆群众大会上还呼吁,政府能够做长期的思考与规划,展现的就是不畏惧更大更强竞争者的信念。副总理尚达曼8月23日在新加坡医学专科学院的入院仪式的演讲,题目叫做《什么不变,什么改变了?》,他认为一个不变的“残酷事实”,是“我们都面对同样的全球竞争”。负责全国对话会的教育部长王瑞杰,8月27日在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的活动上说,人民保持韧性和拼搏精神,是国家未来继续成功的关键之一。教育部兼通讯及新闻部政务部长沈颖9月10日投函早报,毫不含糊地指出“坚持不变的执政方向”,就包括“我们非但不能消磨发展经济的意志,还得加倍努力才行。”

逆水行舟,似乎是新加坡人的宿命,不进就只有倒退。因此,领导人不得不经常对国人耳提面命,灌输努力工作,强化竞争力的必要性。自建国以来,这一直是朝野共识。国际劳工组织(ILO)2008年的报告说,新加坡劳动队伍的工作时间居世界第一。在另一份报告中,ILO也表示,工时与贫富差距呈现了一定的关系——工时越长的国家,贫富差距越大。

虽然是五年前的报告,但可以相信国人并没有丧失勤奋工作的伦理。所以,大多数国人希望放慢生活步伐,懈怠的可能性比较低;可能的原因,是出于对工作“异化”的反省——作为改善生活的手段,工作不知不觉中已经反客为主,成为了生活的目的。长时间的工作意味着各方面的牺牲:亲情、社交、身心健康、兴趣嗜好等等,因而难免要对继续“保持竞争力”的必要性产生怀疑。

现代消费型社会的特色之一,是对物质永无止境的追求精神(acquisitive spirit)。如果把这定位为生命的目标,努力工作赚取更多金钱来满足物质欲望,自然是无可奈何的结果。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心理上必然产生疏离感、焦虑感甚至怖栗感,因为不断的外求只能加重内里的空虚。热衷消费的美国人同时也热衷找心理医生看病,由此可见一斑。可是国人在调查中所透露的价值取向,却并非如此。人与人相处的社群观念如孝顺、诚实、有礼貌等为国人所重视,对财富反而相对不重视。


当社会大部分人每天长时间辛劳,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但生活却不见好转,要他们再相信经济增长的必要性,显然强人所难。

以国人的工作时间之长来观察,好吃懒做、坐等政府福利并非是主流价值。因此,担心国人因为希望放慢脚步,是一种心理怠惰的表现,无疑是对民意严重的误读。《大学》说:“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说的虽然是道德修养的功夫与境界,光从字面理解,未必不能悟出一些生活道理。因为国家生存的焦虑而一味追求经济增长,其实已经出现了不知如何适可而止的现象。过分强调发展,追求物质进步,所造成的心理乃至社会代价,一直以来并没有被认真看待。国人希望放慢脚步所反映的,正是对静不下来、心不安、无力思考、感觉生命毫无所得等弊端的反省。

新加坡已经是个成熟经济体,必须得按照成熟经济体的增长率发展。就如人到中年,若还保持青春期发育所需的旺盛食量,下场可以预期。因此,正确看待并解读这个调查结果,意义重大,尤其在判断施政的变与不变之间。宋代理学家陆九渊说:“夫民,合而听之则神,离而听之则愚。”三两人在咖啡店抱怨生活压力大,日子难过,或许不必太在意;若超过半数的国人都希望放慢脚步,就不容政府忽视了。

因此,在决定施政的变与不变之间做取舍,这时就必须具备政治睿智。当人心思变,还继续坚持不变的判断,结果自然是与民意脱节。新加坡小国寡民、生存条件脆弱的地缘政治现实一直如此,经济发展作为突破局限的手段也至今不变,国人的工作伦理如常,可是为什么人心却变了?发掘背后的原因,或许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除了前述针对个人感受的形而上理由,当前经济发展的形式,也是重要的原因。

近十几年的经济发展,并没有雨露均沾地让全体国人受惠。2001年,共有21万8000人(包括非全职员工)月入不到1000元。2011年这个数字增加到23万6000人。考虑到这10年的通货膨胀率,这20多万收入停滞不前的国人,在这段期间生活水准的下降幅度可想而知。与此同时,月入超过1万元者,同比增加两倍至14万人。当社会大部分人每天长时间辛劳,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但生活却不见好转,要他们再相信经济增长的必要性,显然强人所难。孔子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一针见血地揭露了问题的本质。

放慢脚步,可能才可以经由定、静、安、虑而得出该怎么改变的答案。强化社会安全网仅是解决部分问题,更艰难的经济结构改造乃至价值观念调整,恐怕才是更需要深入思考的长治久安之计。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假如大家都希望可以慢下来,自然大家会互相理解,自然慢慢地,就会慢下来,人心会改变制度

    silvapang

    九月 23, 2013 at 5:48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