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消费三题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4-4-2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04/141610.html

行动党政府消费印尼军方

自2011年大选之后,行动党政府算是学乖了,不敢再板着脸孔说教,而是利用国际事件紧捉机会教育,伎俩不外乎吓吓子民:若要做只太平犬,应该依靠的还是他们。

麦唐纳大厦爆炸案发生在1965年3月10日,就在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之前的几个月。直到8年后,即1973年5月时任共和国总理的李光耀先生前往卡利巴塔英雄公墓献花,同时到两个被新加坡实施绞刑的军人墓前撒花,事件才告一段落,表示两国一笑泯恩仇,let bygones be bygones(还自我解嘲说,这是曲线救国,等同于外交上的伟大胜利)。

有好事者问:什么事件……是不是印尼该向新加坡道歉而没道歉呢?不是的。当年反而是新加坡绞死这两名突击队员触怒了印尼人;当他们被处死的消息传到印尼时,在首都雅加达引起民愤。400名学生走上街头,还闯进新加坡大使馆和新加坡外交使节的住家,砸烂家具和窗口,也撕下新加坡国旗。两海军陆战队士兵的遗体被运回雅加达时,得到1万名印尼民众的英雄式欢迎。

根据李炯才大使的回忆,(尔后)他花了将近两年多的时间,才成功促使两国领袖会面。李光耀总理在访问印尼之前,问他如何才能成为苏哈托的朋友。李炯才建议李光耀到埋葬印尼战将的卡里巴塔英雄坟场献花时,也到附近那两个被新加坡实施绞刑的军人墓前撒花……如此这般。李炯才说,因为苏哈托是一个真正的爪哇人,而爪哇人相信,到死者墓前撒花能够安抚亡魂。李光耀总理接受了这个建议。

所以“印尼政府不只一次表示,他们没有料到一艘军舰的命名,会引起新加坡的负面反应”——这倒是真话。因为当年李光耀是匍匐前去求饶的,要和苏哈多重修旧好。如今的内阁则高调要求道歉,觉得新加坡人的玻璃心受到伤害,甚至派跟班到原址搞了一个从来没做过的悼念活动,这一切都是wayang(民间连看热闹的情绪都没有),只有纸媒那些摇笔杆的师爷们在瞎兴奋而已。此举主要的目的是不惜制造紧张关系来收割国人对行动党政府的向心力,消费印尼将军的讲话而已。

国际社会消费克里米亚

1917年11月7日,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成功打倒俄罗斯临时政府获得胜利,成立苏维埃俄国,称为苏俄。不到3年,1920年8月1日,原为俄罗斯联邦管辖下的两个自治共和国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相继升格为苏俄直辖的加盟共和国。1922年12月30日,苏维埃俄国正式更名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1990年7月16日:乌克兰发表主权宣言宣布独立,等于是苏联正式解体,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总共存在了六七十年。可见乌克兰的“苏联”资格够老,堪称是元配。

列宁和史达林掌权时期推行“俄罗斯化”教育,所有国民都学习俄语、俄文。在苏联强盛的那些年,这些加盟共和国都受过俄罗斯母亲的哺育,现在有人想重投母亲的怀抱,也是常情。而克里米亚本是俄罗斯的土地,1954年,为“庆祝”乌克兰的哥萨克人与俄罗斯“结盟”300周年,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主导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通过决议,称“鉴于克里米亚同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经济上有共同性、地域接近、经济和文化关系密切”,将克里米亚作为“恒久友谊的象征”划归乌克兰。

所以目前乌克兰的局势,从历史纵轴看,可以说是普京的“家事”,即使是清官都很难断。国际社会一厢情愿地把它们当成是两个国家的纠葛,是“冷战”的后遗,也极可能是对普京个人的厌恶。

而在本地,媒体报道说:“李显龙强调,乌克兰危机提醒了小国如新加坡必须捍卫自己,而不是依靠国际条约或是其他国家的承诺,因此新加坡必须加强和盟邦的外交关系,同时保有强大的武装力量。新加坡外长尚穆根昨天在国会也提出相同论点,他说,在国际关系中,国家的大小相当关键,如果小国没有自保能力,国家主权和人民的处境将很危险。”——这两个人都无视克里米亚(民主)公投的结果,顺带为人均国防开销世界第一讨个说法,当然历史常识都不及格。

“民主大师”消费太阳花学运

本地有很多崇尚权威主义的“民主大师”,喜欢拿着他们的“标准民主教科书”范本,用放大镜或者显微镜来挑剔世界上任何民主运动。只要稍微不尽完美,他们就会啧啧连声,认为人家“不懂民主、践踏民主,用假民主来反民主、加速民主的死亡”,看似为民主叫屈,其实内里爽得不得了。

本地中共鹰派还为太阳花学运定了一个基调:签服贸,中共方面是“让利政策”,请注意单字“让”;反服贸,台湾方面是民进党搞台独的前兆。所以他们认为这样一个no brainer还需要多说吗?肯定是中共宽宏大量,台湾人鸟肠鸡肚。

之前他们还预言太阳花学运肯定是“歹戏拖棚”,找不到下台阶;“敢敢自称代表人民”,肯定得不到台湾社会的支持,结果都一一跳票。

纸媒上,我们看到连竹联帮老大“白狼”张安乐都扮起白脸唱戏啦,说到这里,我又不得不佩服梁文道的观察:

一个涉及著名谋杀案的前黑帮老大,一个跑到大陆十七年的逃犯,转身一变成了全台湾最支持“一国两制”的“爱国者”,不只站出来力挺“服贸协议”,还恰巧在带众示威抗衡学生的时候,同时发生了黑道殴打学生的恶事。你觉得大家会有什么样的观感呢?无论怎么想,都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更加确定了两套长期以来大家相信的逻辑:一、共产党是个只求实利不谈价值的政党;不管黑猫白猫,只要听话好用就是它手下的好猫。共产党的政权总是和一些“不可告人”的、“邪恶”的暗黑手段相关,因为它什么都不相信,什么手段都用得上,只要能够达到目的的话。……台湾人的中国认同降到新低点,台湾人反对“服务协议”,本来就不只是经济上的考虑那么简单,它更加是个文化价值上的问题。连“白狼”都能出动,可见大陆政府真的不懂台湾,甚至真的不懂政治的艺术。

贫尼又在小报上看到龙应台批太阳花学运,说是国家每天发若干万台币给立法委员们,这样的占据活动让国会空转,等于是浪费纳税人的钱财云云。我无法求证这段话是不是龙应台说的,因为若果是她说了这样的话,我书架上的《野火集》大概可以拿去烧掉。若不是她说的,出现在本地小报上,也很对得上主流的思路。试想想,我们付给内阁个个都是百万年薪,要是发生什么运动的话,让这些精英白拿薪水,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的荷包了?唉,想想,大家还是别搞了,去他妈的什么民主!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原来是看到印尼军舰的命名, 以为执到宝可以在大选前向国人演示它如何维护国家的尊严。。
    谁知演过了头给自己制造一个烂摊子后却发现大多数国人反应冷淡, 自讨没趣, 于是赶紧捉住对方的一句”Sorry”,单方面一厢情愿的解读来给自己台阶下。谁料对方真心告白说其实我并非你所说的那样。。咳! 看今天黄永宏回应的尴尬姿态, 很难想象事发当初他们那种装作强悍的态度。。。咳!

    回过头来看刚发生的国人抗议本地菲律宾人要在乌节路公开大肆庆祝菲律宾独立纪念日, 总理却不顾国人的尊严与感受, 单向指责抗议者是国人的耻辱, 没有回应抗议者提出的观点, 更在他的面簿删除一些网民合理的观点,。。主流媒体更急于把这些国人的抗议贬为只是少数人的抗议(那么印尼军舰命名的抗议又有多么多数呢? 怎么不见它提到呢?).. 咳!

    利字摆中间

    四月 21, 2014 at 11:51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