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华文何去何从(二之一)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4-8-15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4/08/blog-post.html

消失的华校是两代人的痛

“讲华语运动”在1979年掀开序幕。《星洲日报》1979年9月8日

中文在新加坡的社会地位与处理方式因七月初的年度“讲华语运动”再度掀起波澜。1979年开始的“讲华语运动”以放弃方言为出发点,当时的中文报包括《南洋商报》、《星洲日报》、《新明日报》和《民报》都大事报道。

今时不同往日,“讲华语运动”虽然年年举行,但大方向已经改变。经过整合的《联合早报》尝试寻找一条中文的活路,《提高华语文的社会地位》的社论文章(2014年7月7日)踩着地雷,先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的新闻秘书张俪霖出面反驳,再由李显龙进一步阐明立场:“把现在的社会和语言环境跟50年代的环境相比,是不恰当的。在一个以英语作为工作语言的环境里,能把国人的华语文水平维持在今天的程度,已经不容易了”(《联合早报》,2014年7月11日),这番话也为中文之争划下句点。这些日子以来,早报没再表明立场,也没有刊登读者的看法。

紧接着7月13日至20日的《消失的华校——国家永远的资产》华校校史展在华中的钟楼举行,由教育部政务部长沈颖出马,当开幕礼主宾,似乎有意淡化双方的磨擦。

经过多个校友会与老华校生的努力,呈现了经典的新加坡华校史展

建国总理李光耀谈“为什么华校会消失”

华校史展上大篇幅刊登了前总理李光耀先生当年打击中文的论点:

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我们工业化政策的基本改变,是把工业化与世界输出市场连接,而不像过去那样与受到保护的马来西亚市场连接,这基本转变就引起多项演变。其中一项就是对教育方面的冲击。这意味着教育方面当先着重的,是在职业和技术的训练,以及加强工程和工商管理。此外这也意味着英文更广泛的应用,因为,它是到这里投资的工业家使用的语文,不管是美国、日本、德国、瑞士、法国或英国到此投资的工业家,他们都同用这种语文。

当时反对以英语作为全民共同语言的声浪,是持久不息的。许多讲华语或方言的家长对自己的语言和文化有浓得化不开的情意结。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英国人统治时期,他们的儿女能从小学到大学,完全接受华文教育,而在自己的民选政府管理下,儿女却必须学习英文?他们不明白这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里,没有办法不承认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并能让新加坡立足于国际社会的语言。

对于母语的课题,该说的正反双方都已经说了。由于缺乏开启两扇门的钥匙,正方永远无法了解反方的母语价值与情意结,反方也不会因为李显龙那番老生重谈而认同政府多年来的中文政策。古今多少事,只有立场,难分是非,多说只能徒增伤感

想起20余年前,我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也学人摇笔杆,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儒子牛,希望能够为社会进程作出贡献。当时正好是“推广华语”的第二个十年伊始,跟校友陈育龙沟通了彼此的想法后,写下一篇《华文何去何从》的文章,投函到当年的《联合早报•言论》。那时候担心文章被投篮,还学人声东击西,不惜孔明借东风,以政治人物来撑腰壮势。

今天的早报以大中华圈为主要服务对象,肩负“和亲”的新时代使命,那个年代的早报则是以本地读者为目标,云集前《南洋商报》与《星洲日报》的新闻工作者,在新闻媒体一言堂的狭缝中找寻为本地华社服务的生存空间,绝对比现在更具本地色彩。可能因为这样,那时的早报接受了我们青葱的长文,分两天全版刊登。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华文何去何从(二之二)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6, 2014 在 1:00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