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干嘛羡慕新加坡?》书摘:高度竞争的教育制度

leave a comment »

梁展嘉    2015-2-12
http://www.storm.mg/article/41762

新加坡的干净、效率、竞争力,一直是台湾羡慕的对象。图为新加坡的鱼尾狮。

新加坡政府以有钱闻名于世,教育一向是施政重点。
但政府的钱不是用来提供一个公平的环境,
而是塑造一个竞争的环境。

进入新加坡小学当老师

今天我们所认知的双语教育,被视为新加坡的招牌之一;但目前这个版本正式推行的年份, 却远远迟于新加坡独立的一九六五年。双语教育从建国以来一直都存在,只是形式相当混乱,两种语言的排列组合有很多种。全国既有以华文、马来文或淡米尔文为主要教学语言的学校,也有以英文为主要教学语言的学校。直到一九七九年,教育部才确立了统一的双语政策。从这一年开始,双语的优先次序是英语被当做第一语言,而包含华文、马来文或淡米尔文的母语被当作第二语言。英语又被称为官方语言或工作语言,从此取得至高无上的地位, 之后为新加坡的经济成长做出了巨大贡献。那么原本在华文学校教书的老师怎么办呢?许多以华文教其他主科的老师,即因为政策转变而被迫去教华文,这不就跟现在的我一样了吗? 从心理调适的角度来看,我或许不该太难过,毕竟老人家是半途中被“组织再造”,我只不过是上班前被通知而已。

至于被边缘化的母语,从字面上来看,应该是指家里讲的话;但教育部的定义,却是依种族区分——华人讲华语,马来人讲马来语,印度人讲淡米尔语。随着时间的推移,英语的强势肯定会让一般家庭中的语言环境逐渐转向以英文为主。那么以种族来区分的母语,既然和现实环境脱节,无论是哪一种族,对母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陌生的感觉,甚至是抵触的情绪。这便是我们所看到的双语现状,一般新加坡人讲英语比较流利,但是普遍不能完整掌握母语。从世界的范围来看,大部分人类能说好一种语言就很不错了,也许拥有真正的双语能力是一种奢求吧。

说起新加坡的语言,最为外国人所熟知的是“新式英语”(Singlish)。我十年的观察,我认为“新式英语”可概分为两类——“标准型新式英语”(standard Singlish)与“街头巷尾型新式英语”(street Singlish)。所谓“标准型”,是指文法、用字与英式英语相同,但是口音不同,好比澳洲腔与南非腔英语。而“街头巷尾型”,则是将英语和中国方言(福建话、潮州话、广东话、海南话……)、马来语、淡米尔语混杂使用,不只是口音跟英式英语不同,连文法、用字也不一样。在新加坡,一般来说,大学毕业生多半能自在地在“标准型”与“街头巷尾型”两者之间切换,视场合来决定频道;越正式就越倾向使用前者,反之则用后者。如果一个新加坡人不是大学毕业生,由于英语词汇有限,他通常只好单靠“街头巷尾型”来走遍天下了。这便是我眼中的“新式英语”。如果你是台湾人,之前以为新加坡人连英文都讲不好,希望这一段解释对你有帮助。不要忘了,英文实际上就是目前年轻一辈新加坡人的母语。

小一就开始分班

我认为新加坡和台湾教育制度最大的不同,在于“小六离校会考”。这是台湾在一九六八年推行九年国民义务教育后即行废止的考试,但在新加坡却保留到今天。因而在台湾国中阶段常见的能力分班和校内外补习现象,在新加坡提前到小学阶段便发生了。长期以来,新加坡教育部“实施”小四分流制度,也就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分班。虽然教育部在二〇〇八年取消了“小四分流”,但是所有家长和学生都知道,很多小学在小一就已经偷偷分班了。以我教的华文为例,教材分为三级:深广、核心、导入单元。你从字面即看得出来,学生是被分成三班——A段班、B段班、C段班。其他主科例如英文、数学和科学,同样是依照类似方式给学生划分“阶级”。

我自己就教过几次C段班,可以深切体会到阶级对学生造成的心理创伤。他们从小一就开始被贴标签,自暴自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值得注意的是,被划到C段班的学生比例约在二〇%到三〇%之间。有这么高比例的学生在小学阶段被机械式地放弃掉,这是不是新加坡政府在教育方面投入不够所导致的呢?情况恰恰相反,以二〇一四年度预算为例,教育类开支高居十七种类别的第二位,其数额仅略少于国防类开支。新加坡政府是以有钱闻名于世,教育又一向是政府施政重点。比较可能的解释是,政府的钱不是用来提供一个公平的环境,反而是塑造一个竞争的环境。但我会想问,即使国家的实力因人民彼此不断竞争真的提升了,失败者的自卑感又该用什么去弥补?是否用成功者施舍的金钱可以补偿?或许更关键的问题是,在一个变化日益加速的时代,以学校成绩来决定一个人成功或失败的制度,是否能培养出对社会真正有用的人才?

反过来看看A段班的情况。新加坡有一个特殊名词——“小六会考状元”。状元有很多种,有各校状元,也有全国状元。这一类的年度焦点人物,在台湾同样有,只不过主要产生在大学联考这一关。

每年我都会看到记者在放榜后访问“小六会考状元”,要了解他们成功的秘诀。我觉得很有趣的是,大部分的新加坡状元都是在强调自己很努力,练习题做了几十遍。而在台湾,我印象中的状元几乎全是说他们很会规划时间、读书很有效率;总之是既有读到,也有玩到。那么家长呢?新加坡的状元家长常会在镜头前演出苦尽甘来的戏码,好像全家从此要咸鱼翻身。而台湾这边却是像意外当上星爸、星妈一样的居多,最多是走路有风,没有什么悲情的感觉。想想当红艺人Selina的父亲“任爸”,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从这一对比看来,两地虽然同样都是升学主义挂帅的社会,考试的份量在人们心中还是有不小的差异。

暂且不论分流的利弊,我个人倒是因为教了C段班,发生了一次职业灾害。咦?我本来从事土木业,应该是工地现场比较危险吧,怎么职业灾害会发生在学校?话说有一天,我进了一个小四C段班教室上课。

平常这个班的学生本来就比较难管理,这很正常。如果有学生不听话,我有一段时间习惯把捣蛋学生的书包拿到教室前方暂时保管,等下课时再发还。那天不正常的是,有一名学生在我出手的时候,同时使出吃奶的力气跟我抢。不知道他的书包上藏了什么暗器,这一拉扯突然把我左手中指的指甲给扯掉一半,当场血溅五步。这真是“满清十大酷刑”,我因此去诊所动了小手术,挂了一天病号。单以这一点来看,教室里真的比土木现场还要危险啊。

补习班和奖学金

除了能力分班之外,校内外补习的现象也值得一提。由于学校空间不够,大多数小学分为上午班和下午班。这一点类似台湾有些高中的情况,夜间部与日间部共用一间教室。假设某学生属于上午班,当他成绩不达标的时候,下午就会叫他来补习。补习有不同方式,有的是一师对多生,老师将这些被锁定的学生重新编成一班,集体多做习题;有的是一师对一生,老师盯着学生一题一题做。校内补习完全是免费,只是苦了没有加班费的老师,以及被逼来参加的学生。在校外到处有补习班,小六离校会考的四大主科——英文、数学、科学、母语——有得上。

每家补习班都贴了红榜,展示去年本班升学成绩。新加坡家长如果不喜欢大班教学,就会请私人家教。由于需求量很大,家教钟点费相当高,行情好到能吸引很多辞职的学校老师全职从事此一行业。与台湾老师不同的是,新加坡老师工时长,又没有任何形式的加班费,于是我的同事中有不少人“弃暗投明”去了。与补习班文化相配套的是参考书文化。新加坡严格讲起来,只有一家连锁书局是全岛皆有分店,那就是“大众书局”。你以为它像台湾的金石堂书店吗?那你就搞错了。大众书局比较像是台北市重庆南路上一些专卖参考书和考试用书的书店,店里大部分的书柜留给琳琅满目的参考书,其他类别的书籍反而是少数。请注意,这是新加坡规模最大、分店最多的书店。那些以销售一般书籍为主的书店去哪儿了呢?以我这十年看到的,无论是外国书店,还是本土书局,基本上早就绝种了。怎么会这样?我也觉得很奇怪。你不妨瞧瞧地铁和巴士里,几乎人人手持智慧型手机和平板电脑。总不会大家都在打游戏和看韩剧吧?或许新加坡人已经进化到看电子书了呢。

我们再注意看一下补习班的外墙,会发现很多老师强调自己是“奖学金得主”。在台湾,远近驰名的“赫哲文理补习班”,不也一直强调创办人是台大医科的吗?这是一种类似的广告手法。新加坡和台湾虽然都有奖学金制度,但含金量大为不同。台湾的奖学金一般来说,只是发一笔现金就算了,最好的状况是全额补助学生的学费。新加坡的奖学金不是这么简单。它是一个长期且完整的人才培育配套方案。政府每年会提供奖学金,发放给升学考试成绩优秀的初级学院(Junior College,等同于台湾的高中)毕业生。这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奖助内容。只要学生有本事申请到国内外任何一所知名大学,政府便替他负担所有学杂费直到毕业。既然是任何一所,学生完全可以“吃到饱”。哈佛、史丹佛随他去,反正政府买单。最夸张的是,学生毕业后政府还能保证就业,在某机关内留下主管职缺。一回来他可以直接跳过基层工作,管起一堆年纪较大的非奖学金得主,从此平步青云。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新加坡内阁成员与高阶公务员,几乎全是从这个管道坐直升机飞上来的,其中有好些人甚至在四十多岁便升到了部长。这样的直升机制度好不好呢?实在是见仁见智。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从直升机摔下来去当补习班老师,显然是一件很逊的事情。我想补习班老板应该是没有想清楚,才会拿奖学金得主当活广告。老板大人,您就饶了他们吧。喜欢拿奖学金得主兼政商名流当活广告的华侨中学(Hwa Chong Institution),也没想到他们最终会沦落至此啊。

line_divider

Why envy Singapore从郝柏村担任行政院长以来,台湾总是不断问“新加坡能,台湾为什么不能?”即使才选上台北市长的柯文哲也隐然以新加坡为师。《干嘛羡慕新加坡》这本书则是颠覆了这种看法,告诉大家有什么是“台湾能,新加坡不能”的事情。本书由时报出版,由一位曾居住美国、台湾再到新加坡的人,告诉大家为什么甭太羡慕新加坡。

 

 

 

 

 

相关链接:

愤青别来新加坡 梁展嘉:游戏规则轮不到你去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