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一九六五断想

with 2 comments

章良我    2015-3-15
怡和世纪 2015年2月 – 5月号 总第25期

五十年后,经历反殖独立、投身时代风暴的一代人相继谢世,作为新一代成长起来的国人,也越来越想了解历史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而过去简单教科书式的对历史的叙写,显然已经不能够满足信息时代年轻读者的求知欲,回答不了他们心底升起的问题。

在新加坡河口不大的区域范围里,竖立着两座莱佛士爵士的雕像,一白一黑,如果没有建筑物相隔,两座塑像也只不过相距一箭之遥,是在召手互见、呼唤相闻的距离之间。

这本来就拥挤的地方,因着旧建筑的增建和新装置的添设,越来越显得拥挤,就像走向独立五十周年的新加坡共和国的历史陈述一样,突然变得多元而略显嘈杂了一点。

在迎接新加坡独立五十周年的日子里,“建国”一词变得显贵了起来,一时成为岛国语境里一个几乎被使用到泛滥程度的词组:从几年前最早的“建国总理”,到时下最为国人挂在嘴边的“建国一代”。然而,岛国华人名字却少见有叫“陈建国”、“蔡建国”、“林建国”等的;概凡“建国”云云,从不见得是一种植被于岛国草根的民间说法。

每一个新加坡人心中都有一个一九六五年,若非亲生经历,就是听身旁亲朋长者话语中曾经谈起过的,或者是从书本上读来的。

处在文明时代,人类都有衣衫遮羞。每一块有人类活动的地方,也都有一件用以文饰的衣装,地区历史叙述不失为人类自己为自身裁剪的一套华服。

新加坡作为一方生命水土,自她孕育以来,一直在生长。随着这块土地的变迁,在此土地上人民的劳作和成长,由荒岛、变渔村、再港口、且城市、终立国,体魄在不断长大、人口在连续繁殖、文化在进步多元、思想在开放演变。

时移势迁,她身上的这件原先用来遮羞的草衣,先是变得不合身了:于是抛弃愚昧时代的蓑衣,用手工纺织而成的七彩蜡染裁剪成一身合体的新衣。虽曾经试着想着一袭西装大衣,从头至尾,礼帽革履,稍觉不妥;又跃跃欲试找来上好的裁缝制成一套中古的唐装,试装时却始终有不合身的感觉。

终于,经过一阵手脚忙乱,待自裁自剪的服装穿上身来,过了些许受人赞赏、恭贺讨喜的日子后,少年郎终于长成了壮年汉,一伸腿、一投手,又露出了肚脐眼。看来旧时裁剪的衣装又得改造,才能避免今日今时提衿见肘的尴尬。

五十年后,亲历反殖独立、投身时代风暴的一代人相继谢世,作为新一代成长起来的国人,也越来越想了解历史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而过去简单教科书式的对历史的叙写,显然已经不能够满足信息时代年轻读者的求知欲,回答不了他们心底升起的问题。

2015年,新加坡独立五十周年

世人普遍称赞我们国家上下是讲求实际的一群。也许我们是天生的怀疑论者,不相信我们脚下的这块土地会承载有什么超现实的意义,所以我们不会与生俱来就拥有天佑吾国吾民的宗教信仰,在起步时也缺乏条件孕育“想一万年太久”的历史浪漫情怀。

不止一次地,年轻的国人被再三地提醒着岛国的脆弱,就好像这个国家就是一个非常偶然的产物,而埋葬在武吉布朗等处的先人坟墓遗骨,终究是挡在国家建设道路上的障碍物,必须清除。我们似乎业已已经习惯于历史是从某个大人物的到来而开始的思维,由此岛国的故事常常沦为个人或小团体的奋斗史。

凭着世界范围的文化历史资料,后人艰难拼凑着发生在纪录之外传说之中的历史的蛛丝马迹,努力地将我们关照历史的视野扩大、将我们关心人文的触觉放大。

人类对自然及自身的认识不可能一踘而就,初认识、再认识,甚至推倒前人的论断重新认识,人类的知识也就是在此正反合的顺序中螺旋般地上升的。

即使以千年不变的宗教为例,这样的人类认识论的否定之否定式的进化上升也是屡见不鲜的。耶稣死后升天,使徒们开始建立基督的教会,初期400年一直处于被犹太人和罗马政权的迫害之下。到公元三世纪末,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归信基督,并宣布基督教为罗马国教。

公元四世纪末,罗马帝国东西一分为二,基督教也就有了东正教与天主教之,此分裂正式发生于1054年。尽管西罗马帝国于公元476年就灭亡了,其后的一千年罗马天主教却一直统治着东正教之外的其他教会,并逐渐走上追求物欲享乐、精神腐败堕落的邪道。1453年,神父马丁路德起来反对罗马天主教,使教会精神重新回到使徒时代。这才有了今天被称为基督教的新教,其实它是抵抗罗马天主教的更正教,抑或也是一种“修正”的结果。

我们的华族祖先在命运之舟将他们的人生载到当初这个荒岛时,他们一面想到的是报答神明冥冥中的恩典,建庙设坛、祭谢上天,一面祈祷自己可以在此立足,子子孙孙,长生不息。他们不会故作精明地判断自己的文化一开始就不会在这里存活,还堆砌词藻建立逻辑试图说服他人这是命中注定,还是趁早改个活着的方法。

我们的历史往往重视个人奋斗式的叙写,难免对后世未来的评说夹带悲观论调。我们以前不愿说起先贤,不敢或不愿提到辛亥革命与我们的干系。我们的思维方式偏于实用,于是历史的重提成为时令的点缀也就不稀罕了。建国一代成为时下国人的口头禅,又有多少人为了其中的往生者提议献上国人对他们的致敬?

寸有所长,微能见着;岛国弹丸,天下系舟。没有历史的大格局,小船终究航行不远。

1819年,东印度公司的职员莱佛士“发现”新加坡

两百年前,在大英帝国国运如日东升的年代,莱佛士开始计划开拓新加坡;五十年前,在美国作为西方自由世界的代表的岁月,新加坡独立建国,成为百万狮城儿女自己的共和国;今天,东方巨人中国稳步走向世界第一,狮城岛国也开始迈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时代在前进。冷战业已结束。新加坡也从第三世界步入第一世界国家。殖民主义、共产主义已成历史,之所以还被喋喋不休地提起,一定有其原因和现实的需要。

当整个世界正朝向无管制的自由市场经济迈进时,当百分之一的人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并挟持着全部人类踏上无节制的贪婪与物质享乐的不归路时,世人重新醒目,回到现实的理智中来。

新加坡作为资本经济网络上的一个节点,不是脱离世界体系的一个孤岛。岛上居民追求平等幸福生活的勇气向来就不缺乏,当初他们祖先跨海前来,多少抱着这样一个平实而美好的理想。

挟着工业革命的成果、优人一等的大英帝国的统治,虽然征服了岛上的一大批殖民政府的子民,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与战后民族主义国家的一一诞生,却大大催化和激发了与岛沉浮共存亡的岛民当家作主的决心。

新加坡人民寻求独立当家作主人的道路不只是从1965年开始。

历史新起点

2014年快要结束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相继宣布两国外交关系将恢复正常。这是继1979年中美建交、1989年柏林墙倒塌及随后苏联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解体之后的国际重大事件,人类东西两大阵营因为美苏冷战而持续半个多世纪的对立,终于走入历史。

2009年9月8日,《白衣人》一书出版发行,当年执政党不同派系的盟友或对手相聚旧国会大厦艺术之家,次日报纸还以“昔日政敌聚首一笑泯恩仇”为题作了报道。官方代表当时作了如下感言:“无论是敌是友,是盟友还是对手,也无论个人的信念和理想是什么,你们都对新加坡的政治发展作出了贡献。透过你们的声音来讲述这些故事,这本书已经记载了你们为协助奠定今日新加坡的基础而经历的奋斗和牺牲。”

仅仅几年而已,当时制造的祥和气氛却被2014年年尾一场接一场的大雨给冲跑了。

时代在前进。冷战业已结束。新加坡也从第三世界步入第一世界国家。殖民主义、共产主义已成历史,之所以还被喋喋不休地提起,一定有其原因和现实的需要。

然而,时下的岛国作为国际都市面临更大的挑战:国际恐怖主义,全球化和信息技术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大小变革和人与人通讯互动的崭新方式,以及在此条件下,种族主义的余灰随时仍有复燃的可能。

我们不能忽略历史,因为这有关我们国民的身份认同;我们也不能过于纠缠历史,放眼未来岛国才能团结进步。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目前的主要问题是,执政党是否承认,我们是个民主国家,在野党人也是我们国家的子民?这样,有远见、有抱负,愿意出来带领我们的“异议者”,才能为国家出良策,而不怕被执政党团点名。现在,我们只能看到为了个人利益而出头的应声虫。明明是政策走偏了,还为它辩护,而不愿指正,人民抗议了,才作出少许调整。

    非政客

    三月 15, 2015 at 5:32 下午

  2. 黄叶故事下西风,李花残照记愁容。
    啼血大马八月泪,佳气雄狮一万重。
    家山光大祖国远,耀事未成历史空。
    谁解沙场昨月夜,搔首秋来怀勇功。
    =====================

    德仁

    三月 17, 2015 at 9:18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