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光耀的坏主意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5-4-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4/142966.html

早报有个少不更事的驻北京记者蔡永伟在报道里写道:

暂且不论李光耀推行的政策所引起的各种争议,无可否认的是,我们如今能够轻松地以华文华语沟通,是因为他在49年前便制定了双语政策。我们现在能自如地阅读中国的报章,是因为我们早在与中国建交之前就随之采用了简体字。

他所陈述的事完全不符历史(难道老李不在49年前制定双语政策,新加坡华人就不会讲华语了吗?),可是老编也没改他的文章就刊登出来,这就是最近为李光耀造神运动所出现的瞎唬烂。这位仁兄可能不知道早在19世纪后期,新加坡已然是个南洋的华文重镇;举凡中国的文人、革命党人南来,都选择新加坡作为落脚点。更后来,全东南亚华人出资建设的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为什么大家会一致同意要建在新加坡呢?

最近“没有李光耀就没有今日的新加坡”、“宁为太平犬,莫做乱世人”的论调甚嚣尘上,特别是出席吊唁和葬礼的“沉默的大多数”更是让保皇派和官媒欣喜若狂。

那些要说“没有李光耀就没有今日的新加坡”的人,请务必考虑以下几点:

  1. 李光耀出任总理总共31年,包括自治邦的6年和独立后25年。然而,他在1990年交棒给吴作栋,退出政治中央舞台至今也有整整25年,和他当共和国总理的时间一样长。四分一世纪的时光新加坡经历多2名总理,各大约管理新加坡10多年,这两位总理的功劳……或者说苦劳,难道要留待百年归老后才可以说吗?李光耀自2010年丧偶,2011年大选后退出内阁也有四五年的时光,过着孤家寡人的闷日子,“没有李光耀就没有今日的新加坡”能够成立吗?所以说他老人家充其量也是一名老去的政客。

  2. 如果李光耀“一贯正确”,那为什么接手的吴作栋和李显龙都要放宽他的家长式治理、铁腕管制和加大社会开支的政策来换取选民的支持,且支持率还逐年下降呢?

  3. 1990年后互联网的兴起,使到继任的总理都要采取更柔软的身段与民协商,走向更民主、开明的治理,这都是李光耀来不及参与的事,凭什么要记在他的头上呢?

记得早年看过儿童剧社演出的一个戏剧,叫做《小苍蝇是怎么变成大象的?》,揭示的就是说谎的坏处。国丧期间,过份吹嘘李光耀,把他和莱佛士混淆了。他们说李光耀把新加坡这个小渔村发展成第一世界国家。可是英国殖民者在上世纪50年代的一部新闻纪录片,就已经把他们治理下的新加坡称为“东方的直布罗陀”(英语:Gibraltar),是个国际大都会(Metropolitan)。其实,执政党的最大用意乃是要把李光耀和行动党合二为一,奉为精神领袖,以便在最近的将来捞取政治资本。

严孟达找到《海峡时报》转载的美国学者格拉哈姆•艾力森(Graham Allison)的文章《李光耀给全世界出的难题》(The Lee Kuan Yew Conundrum)来给主流舆论壮胆,欢喜到LP跌落,让素素我抄抄他的文章:

首先,以实际币值计算,过去50年来,新加坡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了12 倍,而美国和菲律宾同期只是翻一倍,津巴布韦则下跌。以当今币值算,新加坡人收入则从1965年的500美元大幅增加到2013年的5万5000美元。/过去15年,美国GDP年增长是平均2%,新加坡接近6%。世界经济论坛最新的全球竞争力指标排名,新加坡在瑞士之后居第二,美国第三。在过去七年,经济学人信息部列新加坡为全球最佳做生意的地方。/在国民的医药照顾方面,新加坡的婴儿死亡率,从1965年每千个新生儿中的27.3下跌到2013年的2.2.而美国新生儿的死亡率是新加坡的三倍。菲律宾是每千个中23个,津巴布韦则是55。/在2012年,彭博社的排名中,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健康”的国家,美国排33,菲律宾86,津巴布韦116。/新加坡的犯罪率也是全球最低之一,一个人“可能被谋杀”的概率,美国是新加坡的24倍。/2014年,在新加坡少过1%的人为了吃和住而挣扎,是全世界最低的纪录。

聪明的读者一定猜到素素要证明什么,这里就不多赘了。

其实在哈佛的北面——加拿大的多伦多,有位政治评论员Marcus Gee也在2015年3月2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Lee Kuan Yew gave Singapore independence, and the world a bad idea”(李光耀带给新加坡独立自主,却给世界留下一个坏主意)——这里头的“坏主意”就是美国学者格拉哈姆所谓的“难题”,也就是说李光耀所留下的“难题”,其实就是个“坏主意”。

Marcus Gee总共提出4点:

  • His main contribution was to legitimize the idea that you can have progress without democracy。(李光耀的主要贡献就是合法化“没民主也可以繁荣”这个坏主意。)

  • Without the check of opposition, the scrutiny of a free media and the threat of being tossed out by the voters, most leaders descend along the familiar path to corruption and brutality. That Mr. Lee did not was a function of his character, not of the virtues of the Singapore model.(没有在野党、媒体和选民的监督,大多数政治领袖都会走向贪污和残暴统治的末路。李先生没这么做源自他的人格,而不是新加坡模式必然如此。)

  • For better models of development, look to other Asian success stories. Taiwan and South Korea have graduated from authoritarianism to full-throated democracy without sacrificing any of their economic dynamism.(要看亚洲更成功的例子,应该参考台湾和韩国的模式,他们从极权统治走向全面民主开放,并不会削弱经济繁荣和动力。)

  • So praise Lee Kuan Yew, by all means. He deserves the accolades he is getting for making his country such a an unlikely success story. But don’t pretend he is a model. Strongman government without true democratic accountability usually ends in failure.(尽情歌颂李光耀的丰功伟绩,但不要假设他的就是一个成功模式,强人政治如果没有真正的民主问责最后一定会失败。)

新加坡人只能庆幸自己遇着一位算是“有良心”的独裁者,如此而已;那个时代已经终结,下不为例。

严孟达说:“再回到朋友的‘趣事’,朋友的老同学对高度尊敬爱戴李光耀的新加坡人冷嘲热讽并不奇怪,因为他并没有在新加坡住过,他的印象是来自网上对新加坡的负面评价……”这边厢,中国学者王晓渔却有不同的说法:

在中国的媒体里,新加坡是唯一一个没有缺点的非社会主义国家——不仅没有缺点,而且完美无缺。一党执政、高薪养廉(在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受限的情况下,谁来判断是否廉洁,这是一个问题)、严刑重罚,促成了清洁、秩序和效率,这是中国理解的“新加坡模式”。但是,稍微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新加坡没有中国媒体描述的那么乌托邦。

不止新加坡没有缺点,连李光耀都快要成为连肚脐眼也没有的完人!

最近“沉默的大多数”成为官媒的新宠,认为他们就是对反对者、唱衰者最好的回答。其实不然,这些“沉默的大多数”不一定是行动党的支持者,因为里头有特定的心理因素,诚如马家辉所说的:

另一个父义,是精神上的父亲,是家长式的父权,他之于新加坡,从战后至今天,数十年来一直是如父如君,高高在上碰不得,把百姓视为子女,严格看管;百姓亦视之为生父,尊之惧之,即使偶有异议,亦就只停留于异议阶段……由这角度看,李光耀不止一个,所有新加坡居民都是李光耀,他的想法便是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想法跟从他的想法,看似众声喧哗,其实万音归一。

李光耀向来于新加坡人都是一个父权的形象,如今老去,每个或多或少参与建国阶段……甚至亲睹政治动乱的上世纪50年代的新加坡人,都会觉得自己也有一部分跟着死去。出席吊唁、葬礼是向一个时代的告别意义大些(当然还有后来成形的羊群心理),或许有人会暗中祈祷那些都不要再来……

说到新移民李叶明,素素就觉得好笑,1990年李光耀交棒的时候,他在中国上大学了没?知道新加坡是什么样子吗?他说:

这篇(香港陶杰的)文章对李光耀和新加坡,究竟是褒是贬,还请各位自行判断。不过有一点很清楚,既然新加坡是李光耀的一件作品,既然李光耀又是全世界独一无二,别人学不了的,那么在李光耀先生离去之后,新加坡还会保持繁荣吗?

我想李叶明绕了一个大圈,要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因为文章的题目叫做《新加坡成功的关键》

他还借机数落刘程强:

还有,既然前面说,李光耀因为不够人性,导致了积怨,影响了人民的团结。可为什么刘程强在最后又说,今天的新加坡,能够不分种族、言语和宗教而团结一致,李光耀功不可没。这一百八十度的弯,转得连我都跟不上了。或许,这就是政客们的讲话特色?

上面这段话只有在一种情况才能成立,就是李光耀直到2015年3月22日还在当新加坡的总理。要不然,怎么可以把横跨几十年的浓缩成一个点来说呢?他跟不上是自己太蠢。再说,来自天朝大国的他,难道不知道当年毛泽东评价斯大林的时候,说了功过“三七开”的讲话。以后大陆评价政治人物都沿用这个惯例,为什么不能同时说某个人好,又说某个人坏呢?

最后他说:

我想,这次就算是政客和评论家们也不能无视,在刚刚过去的一周,新加坡人在国会大厦外排起了史上最长的吊唁队伍,很多人不畏日晒雨淋都要送他最后一程,都要向他表达最后的敬意。那种真情流露,那种团结、互助与自律的精神,已成为新加坡人共同创造的集体记忆之一。它必将写进李光耀先生的历史,而且远比政客和评论家们的讲话更可信,更值得流传。

来了这么多年,又争取当了PLP的基层领袖,真还不知道新加坡人的内心在想些什么,只是照着官媒鹦鹉学舌罢了。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光门寥落旧衣冠,耀道百年自多欢。
    鱼尾轻摆硬道理,狮头狂摇世界观。
    野虫催坝水常满,篱豆垂花霜不寒。
    风雨南洋遗言在,空灵青魂保平安。
    =======================
    此诗首见《大马华人》网坛。这是
    二稿。

    德仁

    四月 9, 2015 at 10:14 上午

  2. 可是刘程强也没说:在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上,李光耀功不可没。几乎是不言而喻,现在不会说,以后更不可能,更没有机会说。

    马鹿

    四月 12, 2015 at 4:16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