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显龙的坏主意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5-4-12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4/143001.html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Steamboat是一个字还是要硬生生拆成两个字?李显龙上周一在面簿上分享说,当年收到这份电报后没人知道父亲的意思,直到他回到新加坡后,大家才明白,原来父亲想在当晚吃“火锅”(steam boat),而碍于电报按字数计算,为了省钱,改用“战舰”(battleship)——于是这张电报纸就被拱上“神龛”,方便人们看到李光耀的节俭!?

我把“steam boat”拿到谷歌、雅虎和必应搜索,基本上搜不到什么资料,它们都会反问:你要找的是不是 steamboat?因为蒸汽船和战舰一样,英文都是个单字。

再者,把火锅叫steamboat是东南亚一些国家的习惯,有点莫名其土地堂,大部分使用英文的国家并不知道,因为中餐里的火锅有个较正式,且一听就明白的名称:Hot pot。

我还去查了网上的Merriam-Webster、Oxford和Cambridge字典,steamboat都是一个字,没人把它分开来的。

问题来了,这像不像国王的新衣?新加坡是个崇尚英语的国度,官方的工作语言是英文;只听过中文翻译得不像样,没听过不懂英文的,而“steam boat 碍于电报按字数计算,为了省钱,改用“战舰”(battleship)——还有一个有趣的观察:电报上李光耀的署名把Lee Kuan Yew三个字缩成一个字,李显龙又不知有什么有趣的辩解,举国上下竟没一人敢指出其中的荒唐?

其实,想吃steamboat却把它写成battleship有个很好的解释:那就是李光耀在很多年前就承认自己有阅读障碍症(dyslexia),而写错字也是这类患者常有的行为。根据新闻报道:

他是直到近60岁的时候,女儿带了一位阅读障碍症专家去看他时,才诊断出他患有阅读障碍症,在拼写和速读方面会面对困难。/“我无法速读,我经常得再倒回去看看我是否阅读了正确的字。这减低了我阅读的速度,但正因为我读得较慢,因此读一次就记得内容了。这算是一种补偿吧。最重要的是,别因此就泄气觉得自己残障。”

读到硕士的韩咏梅小姐,英文应该也有两把刷子,专栏不敢论steamboat,却说什么不必担心造神运动:

不少舆论在看到新加坡人那一周不分昼夜、不畏风雨展现出来的激情感到讶异,甚至担心我们怀念李光耀的方式太像一场造神运动。……真正让我们担心的,应该不是我们对一个建国总理表现出的尊重和敬爱是不是有点反常,而是我们已经不再在乎社会规范,而这些规范恰恰是文明和法制社会可以永续的关键。

叶鹏飞也尝试把它说成是一种自发性的社会运动:

从李光耀过世后那一周所发生的情况看,一种两难正在形成。在那一周,超过144万人不分昼夜、扶老携幼,在国会大厦和各个社区悼念处向他致敬;3月29日的国葬日,更有数以万计的国人,在滂沱大雨中夹道送别,延绵15公里。社会陷入了集体的悲伤中,且这种不舍之情,正逐渐形成一股民意,要以法定纪念日、设立纪念馆、为公共建筑如樟宜机场改名、保留故居、在货币印上其头像等各种方式,继续表达对李光耀的崇高敬意。

真的是这样吗?那为什么报章和电视在他死后的当天中午就能推出纪念特辑,且准备的资料足够7日的轮番轰炸,对象不就是在报章/电视机前面随时准备接受信息的百万人民吗?各个吊唁处无需勘察、接洽立马搭建起来,这不是筹备已久的结果吗?还有这张电报纸和那个红色的手提箱又是谁提供的?各种各样超乎想象力的说词又是如何通过媒体一一播放出来的?(还有人说,许多不利李光耀形象的历史事件都按下不表,筛选得还真够仔细,不像是匆忙中弄出来的急就章。)

在一份最新出版的杂志看到编者引述李光耀的这段话:

I have been accused of many things in my life, but not even my worst enemy has ever accused me of being afraid to speak my mind.(我一生有很多事都备受指责,但即使是我最强的敌手也不曾说我不敢直抒胸臆。)

可惜在这场想捞取李光耀剩余价值的造神运动中,他许多直抒胸臆的话都被至亲的人和同志当耳边风了:

  1. 他的预先医疗指示并没有受到尊重。李光耀在2013年《李光耀观天下》新书发布会上提到感觉自己正日趋衰老,希望有朝一日死亡“来得尽可能的快且毫无痛苦”,他说:“若必须通过吸管进食就拔管让我迅速辞世”。

  2. 他有关身后拆除故居的指示恍如东风马耳。他在2011年说:“我已经告诉内阁,我死后,拆了它……我看过其他故居,(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的、莎士比亚的,一段时间后都成了废墟。”

  3. 李光耀不想如同英雄般被崇拜,如今则要经历“造神”。李光耀曾在2003年行动党为他办的80岁大寿晚宴上提醒新一代领导,须抗拒权力腐蚀心志,避免搞个人崇拜。时任内阁资政的他说:“我们尽力避免搞个人崇拜。我们从不张挂画像、照片或竖立领导人的雕像……部长和官员进行日常活动时,都没有公家专车接送,汽车没有挂上特别号码,车前也没插上小旗。”

看来李玮玲是帝王家唯一的叛逆分子(rebel),至少懂得独立思考。李玮玲说:“父亲为新加坡努力奉献,我们一家很感激这些涌现的善意,但够了就是够了。在后李光耀时代,我们应该通力合作,把新加坡打造成更好的地方,这才是纪念他的最好方式。”——好样的,阿芝嬷!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2, 2015 在 4:38 下午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他有关身后拆除故居的指示恍如东风马耳。他在2011年说:“我已经告诉内阁,我死后,拆了它……我看过其他故居,(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的、莎士比亚的,一段时间后都成了废墟。”
    >>>

    原来他是因为在乎故居会成为废墟??
    死后也不能让它顺其自然。不愧为李光耀。

    但他是多虑了,新加坡寸土如金,在黄金地段的故居怎么会变废墟呢? 最多像同济医院那样,成为酒廊罢了!

    依我看,那些什么李光耀鸡场呀什么的,可免就免了,唯有这故居是他的,就留着记念他吧!

    Rikouran

    四月 13, 2015 at 5:50 上午

  2. >>>>
    李光耀曾在2003年行动党为他办的80岁大寿晚宴上提醒新一代领导,须抗拒权力腐蚀心志,避免搞个人崇拜。时任内阁资政的他说:“我们尽力避免搞个人崇拜。我们从不张挂画像、照片或竖立领导人的雕像……部长和官员进行日常活动时,都没有公家专车接送,汽车没有挂上特别号码,车前也没插上小旗。”
    >>>>

    这么刻意的强调不搞个人崇拜?。。噢!我真崇拜他不搞个人崇拜!

    Rikouran

    四月 13, 2015 at 6:01 上午

  3. 战舰一览家书奇,说文解字泄先机。
    精英城高隔狞笑,华容意得寒酸啼。
    温故钩沉语热热,知新追忆风凄凄。
    大圣孤灵终归白,魂报东方欲晓鸡。
    ====================

    德仁

    四月 14, 2015 at 9:14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