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记住奥兹曼迪亚斯 Remember Ozymandias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5-4-2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4/143033.html

雪莱的十四行诗《奥兹曼迪亚斯》

我遇见一位来自古国的旅人
他说:有两条巨大的石腿
半掩于沙漠之间
近旁的沙土中,有一张破碎的石脸
抿着嘴,蹙着眉,面孔依旧威严
想那雕刻者,必定深谙其人情感
那神态还留在石头上
而私人已逝,化作尘烟
看那石座上刻着字句:

“我是万王之王,奥兹曼迪亚斯
功业盖物,强者折服”
此外,荡然无物
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
寂寞荒凉,伸展四方。

(杨绛译文)

在网上看到有人批评新加坡人,他说:“其实新加坡人非常的不快乐。他们一边骂PAP,一边用自小被PAP灌输的价值观来看世界;口里骂政府,心里却怕政府怕得要死,最后都赖在外国人身上。”——觉得十分到位。没错,新加坡党媒在国丧期间就是把PAP……或者说李光耀的价值观再重复一遍,启动深埋国人脑中的密码,居然让很多国人“觉今是而昨非”;就算那些平时属“中间偏左”,像黄宏墨,甚至有点“基”因的粉红吴庆康都写出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文章。素素有名亲戚,几十年来骂李光耀不曾间断,家宴遇上,与我总是一唱一和。那几天看了数十小时的电视之后,居然去排8个钟头的队瞻仰遗容,唉,以后姐妹俩见面不知要谈什么了……

李光耀的哲学核心就是功利主义 (Utilitarianism)——提倡追求“最大幸福”(Maximum Happiness),认为实用即至善的理论,相信决定行为适当与否的标准在于其结果的实用程度。李光耀从政初期,遵行行为功利 (act-Utilitarianism) 和规则功利 (rule-Utilitarianism)。行为功利主义在探讨一个行为的对或错时,会以“当下该行为”是否能产生最大效益来进行判断。 而规则功利主义则认为人们若能因为遵循某种规则而达到最大效益,则遵守规则就会是对的行为,违反规则则是错的。表面看起来像中华文化的法家,实则赤裸裸的功利主义。中后期则把自身、自家族和自党的利益捧为最高,认为并且相信唯有这样才能涓滴给万民。

追求“最大幸福”(Maximum Happiness)基本上会罔顾公义而形成多数暴政,最常见的反驳例子就是轮奸罪行:既然被轮奸的妇女只有一个,而让众多的轮奸犯获得性高潮,那么在“最大幸福”的幌子下,遭轮奸的女子还嚷嚷什么呢?同理可证,李光耀迫害的政治对手、报人、学生乃至于华文教育……很多新加坡人在党媒的影响下觉得“释然”,全仰赖这种功利主义在起作用。

此外,整个内阁率领大小官员也在塑造李光耀是天才型领袖的形象,如中共的毛泽东和劳动党的金日成、金正日等人。独立50年来施政的无论大小事,无一不是在李光耀的“光辉”关怀和指示下达成的,除伊蚊和烟霾外。

李玮玲谈她的父亲遗愿时,让人觉得李光耀好像是个开悟的高僧,已经领略了“空”的含义:

李玮玲认为,若父亲知道人们要用各种形态及方式来纪念他,他在坟墓里也会感到不安。李玮玲举例,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州的一个市镇要竖立李光耀铜像,另一个镇要为他设立博物馆和纪念堂。李玮玲写道:“如果爸爸不是火化,他在坟墓里会震惊和痛苦得辗转难安。”另外,李玮玲也对最近有人建议用李光耀来命名建筑物的做法感到困惑。她表示,父亲向来不推崇个人崇拜,这些做法不会是父亲所希望看到的,因为父亲认为,为国为民服务不应别有用意,更不会是为了自我推崇。李玮玲引述李光耀的遗嘱内容,认为国人不应为了保留父亲的遗物而小题大作。

其实,你只要用李光耀一生相信的功利主义来诠释,也可以明白为什么他不要这么做——一来,因为他或家族已不能继续从中获利。二来,还有一个危险是:可能遭外人利用。

加拿大的Marcus Gee说

Without the check of opposition, the scrutiny of a free media and the threat of being tossed out by the voters, most leaders descend along the familiar path to corruption and brutality. That Mr. Lee did not was a function of his character, not of the virtues of the Singapore model.(没有在野党、媒体和选民的监督,大多数政治领袖都会走向贪污和残暴统治的末路。李先生没这么做源自他的人格,而不是新加坡模式必然如此。)

素素认为他只是说对了一半。实际上,随着行动党的近亲繁殖和党同伐异,非传统形式的“贪污和残暴统治”已经在新加坡出现,这也是行动党支持率逐年下滑的原因。

此外,余英时和Marcus Gee也同时预见李光耀神话的不可持续:

  1. 余英时:中共想仿效他但是它的一党专政事实上就培养出最高阶层的党员都成特权了,在这个特权的情况之下就不可能不贪污,所以贪污会变成它的一部分。所以,这就是说新加坡的模式实际上只是一个空话,因为这个模式只能存在于新加坡一个地方,而且也只能存在于李光耀一个人的时期。 
  2. Marcus Gee:So praise Lee Kuan Yew, by all means. He deserves the accolades he is getting for making his country such a an unlikely success story. But don’t pretend he is a model. Strongman government without true democratic accountability usually ends in failure.(尽情讴歌李光耀的丰功伟绩,因为他真的值得这么做。但不要假设他的就是一个成功模式,强人政治如果没有真正的民主问责最后一定会失败。)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戴维•布鲁克斯说:

我想到世间存在两种美德——简历美德和悼词美德。前者指的是你拿到市场上的技能,后者指的是葬礼上谈到的品格——你友善、英勇、诚实、忠实吗?你有深爱的能力吗?……

但如果你为外部成就而活,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就无法探究内心深处,对其加以构筑。你会缺乏道德准则,很容易自我满足,陷入道德上的平庸。你按照容忍度曲线对自己评分,你认为只要没有明显伤害其他人,人们似乎也喜欢你,肯定就还不错。但是你充满了厌倦却浑然不知,无法体会生命最深的意义和最高的精神愉悦。渐渐地,现实中的自己和理想中的自己、你和你偶尔遇到的那些炽热的灵魂之间,拉开了巨大的差距。

所以李光耀生前虽然懂得告诫子孙:Remember Ozymandias,但他终身孜孜矻矻就是为了功勋而活着,最终还是逃不出无情君主的命运,不出几十年的光景:

有两条巨大的石腿
半掩于沙漠之间
近旁的沙土中,有一张破碎的石脸
抿着嘴,蹙着眉,面孔依旧威严
……
此外,荡然无物
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
寂寞荒凉,伸展四方。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2, 2015 在 9:31 上午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說什麽好呢,說什麽好呢,就是一群乖乖的小羔羊,在下對老李的評價反而更差,哈哈哈哈哈哈哈

    Adam Lee (@adamcylee)

    四月 22, 2015 at 11:17 下午

  2. 光魂耀销大宅前,青山历史两凄然。
    高瞻李花风中去,远瞩残叶空云烟。
    旁落头象尽性命,半毁巨腿亦可怜。
    此情荒凉千日后,盖世功名何值钱?
    ======================

    德仁

    四月 23, 2015 at 9:24 上午

  3. […] Ozymandias (奥兹曼迪亚斯)这首诗歌”。殷素素的这篇博文 Remember Ozymandias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