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白衫白裤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5-7-1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7/143382.html

行动党的道德败坏,原因就在太爱表演。打击在野党时把话说得太尽,仿佛自己就是规矩的崇高化身。自家惹上麻烦的时候,却祭出另一套标准,要嘛是“诚实的错误”,要嘛“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素素虽然不会画画,不过最近好想画一幅漫画:一边是行动党的高楼豪宅,毗邻是工人党的小庙;庙前有人把些破烂拣上三轮车送走,而行动党的广夏前则有人把花哩花碌的钞票送上轿车载走。符合了尚穆根在国会上说的:“罗先生和林小姐一直说没有损失。或许没有人在黑夜里从后门拿走钱,因为钱已在光天化日下由前门送走了。”

一年一度的总审计署报告每年都很精彩,就在不久前行动党各级部长“高道德”地批臭AHPETC的财务管理,可是自己管理的机构却也不遑多让,50年下来,真的是文恬武嬉了。然而在官媒的护航底下,一句狠话也没听见。

有则新闻,官媒是这样说的:

有一个公民咨询委员会主席涉及颁发两宗合约给他所担任高职的公司。他也批准了自己总额超过11万4000元的索赔。至于涉及关联方交易的公民咨询委员会,经调查后没有发现不诚实行为。委员会主席也已卸下职务。而涉及的证实是海军部公民咨询委员会。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以三巴旺集选区议员身份表示,庆幸事件不牵涉不诚实行为。他指出,涉及的公民咨询委员会会研究调查报告,检讨自身程序,确保这类疏失不再发生。

“不牵涉不诚实行为”为第一重点,所以值得“庆幸”。“检讨自身程序,确保这类疏失不再发生”为其二,所以皆大欢喜。“不牵涉不诚实行为”的由来,似乎是行动党近年来的“移动道德龙门”的结果,从“不避嫌”到顶头上司“不必问责”——自己造业自己担,似乎都是一条下坡路。至于“检讨自身程序,确保这类疏失不再发生”则和“目前的情况,救人/救灾/XX最要紧”都是一种卸责的表现。就像地铁公司,每回交通大瘫痪,它都要“检讨自身程序,确保这类疏失不再发生”,难道地铁公司和人协是昨天/去年才成立的吗?查实人协的成立比共和国还早5年(是自治邦政府的伟绩),还在“检讨自身程序,确保这类疏失不再发生”,不觉得malu咩?

《晋书•吴隐之传》:吴隐之为人清廉。朝廷欲革岭南之弊,隆安中,以隐之为龙骧将军、广州剌史、假节,领平越中郎将。未至州二十里:地名石门,有水曰贪泉,饮者怀无厌之欲。隐之既至:语其亲人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越岭丧清:吾知之矣。”乃至泉所,酌而饮之,因赋诗曰:古人云此水,一歌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

吴隐之饮贪泉还赋诗,后人就批评了,说他是“浩练、做作”。因为道德的东西,有些要坚持的还是要照做的,那就是知耻、避嫌、无为、不为,才是真正“损之又损”的高尚表现。就好比目前很多基层义工/社团领袖之所以捧PAP的大腿,都是有所求的;从最基本的要求提前获分配组屋,到最高如取得天价政府合同——“颁发两宗合约给他所担任高职的公司。他也批准了自己总额超过11万4000元的索赔”等,都是从“私”出发。若论“道德”,他们要免费出来为人民服务,本不该为“欲心”所驱使,就像佛家所说的:看破放下,不忮不求。许文远不看人心,而拘泥于技术上的“有没有不诚实”来论的话,就会变成一场笑话;那位主席的“贪”本来就是赤条条,哪有“不诚实”呢?

唐•李白《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诗御》:“回车避朝歌,掩口去盗泉。”说的是孔子的故事。据说孔子听到“朝歌”(大白天卡拉OK)这个地名就决定不去了,到了“盗泉”(贪泉)也绝不饮那里的泉水。是孔子怕自己的定力不够而动摇吗?不是,因为不蹚浑水也是道德修养的表现,何必以身试法呢。

行动党的道德败坏,原因就在太爱表演。打击在野党时把话说得太尽,仿佛自己就是规矩的崇高化身。自家惹上麻烦的时候,却祭出另一套标准,要嘛是“诚实的错误”,要嘛“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其实行动党党员也可以穿些七彩花衣裳出来见民众,以示年轻、动力、亲民,何必非得白衫白裤嘞?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私人组屋设计缺陷多,物品劣质,(连逃生走廊太窄,不符合起码标准,为什么可以通过当局的检查?而又可以拿到TOP临时入伙准证?)下大雨漏水集水不通,甚至把客厅房间都变成小水池。房子尺寸窄小到令人匪夷所思,躺在床上伸脚可以伸出窗外!这可是世界様様第一的品质保证?可把香港的咸水楼比下去了!

    Lee

    七月 20, 2015 at 11:10 上午

  2. 白衣白裤白事忙,一党一家一神郎。
    保驾仙去逍遥境,护航书留硬道章。
    春归地虎宝座嫡,夜盼天龙寿宫长。
    人间阴灵何处感?小岛幽幽弄岚光。
    =====================
    此诗首见《大马华人网坛》。这是二稿。

    德仁

    七月 21, 2015 at 9:17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