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破绽2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5-8-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8/143467.html

说来有些滑稽,李光耀死了才大打李光耀牌。要是我们回顾一下李显龙自2004年上台以来的事迹,他老爸都刻意低调,绝不在公开场合抢李显龙的光芒,有一种“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的谦逊,他们甚至不承认李光耀“垂帘听政”。而最近的一切,只能说明李显龙急了。

丽春院的恩客都是政商要人,这几天都忙着出席各种国庆典礼,所以老娘才有空静下来写些东西。

【金禧建国】

有关中文“独立金禧建国”的讨论,过了8月9日,应该尘埃落定成为一个过去式,多讲无谓。这让我们看到骗阿伯党的所谓四大种族、语文平等都是玩假的,其实一切都以英文为准,其余的你们要怎么玩,他们都懒得睬你(美其名曰:多样性)。

最近看凤凰台的有关“新加坡建国50年特辑”(没错是放“建国”),看到早报的两位重要人物:严孟达和吴新迪。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使用英文为工作语言,是骗阿伯党在1965年就决定下来的事。这对我们这些尚有记忆的徐娘来说,简直是严重的侮辱。很多人以为媒体工作者都是公正客观的,然而这就是活生生“媒体操作的建国论述”。

英国殖民马来半岛的时候,把他们自己的母语当作工作语言——你要来替殖民政府工作,你就得会说英格丽徐。有趣的是,英国佬在统治新加坡将近200年期间,各族文化、语言都没有因此消失,且蓬勃发展,可见,政府要选什么语言来做为工作语,和民间没多大的关联。可是在骗阿伯党短短50年的统治里,各族的文化教育语文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连殖民政府都允许建立的南洋大学都被他们关闭了)。另,报纸的文章评论为SG50献礼所拍摄的电影《七封信》,简直像伤痕文学。甚至年迈的平民老百姓都得学会英文、英语来跟“政府”沟通,否则寸步难行。最伪善的莫过于允许在国会使用四大语文……还可以参杂罗惹式来发言,既然大家已经接受英语至上(看,刘程强最近在国会发言都噼里啪啦说英语了),那么其他的就别来假惺惺了。

 

【自以为是】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最近发表在《联合早报》的文章:《新加坡是全球最成功国家的原因》。有一段说到“有一些人并不认同新加坡的模式”,用了一个他认为很好的反驳理由:

当然,一些批评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然而,新加坡人教育程度高,流动性也高。如果新加坡是一个让人窒息的“不自由”国家,他们完全可以选择离开,但很少人这样做。相反的,世界上一些最有才干的人才,包括美国人和欧洲人,却放弃自身公民权以便成为新加坡公民。

理由好像很“大条”,其实一点道理也没有。就甭说新加坡了,举凡世界上的任何国家社会里头能够随自己意愿去他国移民的,占不到5%(门槛太高)。其余极可能是机缘巧合,还有一种硬硬来的叫难民。而他所说的“世界上一些最有才干的人才”移民新加坡,又恰恰是荷包太肿,要移民新加坡避税的那5%。

最近读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的一篇文章,恰恰说明精英很容易自以为是,贪天功为己功:

经济繁荣时期掌权的政客往往对自己的能力产生妄想。在美国国内能看这种情况:杰布•布什(Jeb Bush)误以为他知道经济增长的秘密,这只不过是因为他当佛罗里达州州长时,该州经历了一个巨大的房地产泡沫,而他赶上了泡沫破裂前离任的好运。在许多国家也看到过这种情况:我还记得,在日本经济出现长期停滞之前的20世纪80年代,日本官僚们被人们认为具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能力。

李显龙在2015国庆献词有这么一段:“我们没有腹地,但我们成功地打造了世界数一数二的新加坡海港和樟宜机场。”——读来非常可笑。新加坡在英国人底下的时候,经英商、华商、印商和阿拉伯商人的努力,已经是仅次于鹿特丹的国际转口贸易港(小学课本都有读到)。建国元勋当年只不过是因势利导,并不是无中生有,或许李显龙是信了1965年之前,新加坡是小渔村这个鬼扯?

最近官方很多建国初期“英雄造时势”的论述就是基于以上的误解。

【人亡政息】

亨庭顿预言的“人亡政息”,使骗阿伯党党魁备受压力。因为任何选出来的成绩被解读成是“先兆”的话,面子上可能会挂不住。目前的60.1%支持率再掉的话,就进入5字头的两位数巴仙率,不太好看吧。

日前读FT中文网老愚的专栏,有段话说得特别有意思,虽然是针对中国的读者,不过大家也可以知道“爱国”是如何被政客操弄:

凡经由人民授权的政权,有任期限制,赢得选民信任则持续执政,否则便下台滚蛋,二者之间不存在“爱不爱”的问题。一个强迫人民爱国家的政权,不过是将自己的统治等同于天授治权,将对政权的效忠与否偷换为对祖土的爱憎,其实要的是无条件顺从。/如果一个政权以国土为私有之家,恣意妄为,却逼迫人民去爱这个国家。他们的国家,人民的牢狱。

说来有些滑稽,李光耀死了才大打李光耀牌。要是我们回顾一下李显龙自2004年上台以来的事迹,他老爸都刻意低调,绝不在公开场合抢李显龙的光芒,有一种“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的谦逊,他们甚至不承认李光耀“垂帘听政”。而最近的一切,只能说明李显龙急了。看看他的国庆献词,说的几乎都是他老爸——靠北靠得很成功。“国丧”期间,无意中捞取的向心力,使他们吃髓知味,国庆期间也来照饭煮碗(李慧玲的《联合晚报》还特地出版了纪念册《那七天我们和李光耀》)。献词最后两段,卖的依然是“怀旧情怀”:

我现在就在维多利亚音乐厅,这是新加坡历史上一个意义非凡的地方。在1954年,这座楼的名称是维多利亚纪念堂,当年,李光耀先生就是在这里创建了人民行动党,展开了建设一个公正平等社会的长期斗争。1958年,“Majulah Singapura”(前进吧,新加坡)第一次在这里奏响。独立后,我们经常在政府大厦前大草场举行国庆庆典,庆祝国家的繁荣进步,一起唱国歌“Majulah Singapura”。

50年过去了,今年我们再次来到这里,庆祝50周年国庆;高唱国歌,宣读信约。我们将欢庆这50年的卓越成就,并再次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哎哟,虚,虚得很啊!李恩公,要不要来碗东革阿里炖水鱼?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