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光耀去世后首次新加坡大选

leave a comment »

何新平    亚洲周刊 2015年8月16日 第29卷 3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38834206851&docissue=2015-32

新加坡大选盛传会在九月份举行,这是强人李光耀去世后第一次大选,将考验连续执政五十六年的人民行动党,李光耀光环还能有多少余温?主要反对党工人党的表现,将影响在野阵营的前景。

随着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七月二十四日公布最新的选区划分,新加坡国会大选活动正式进入倒数计时。

这是在今年三月份强人李光耀去世之后,新加坡又一个吸引世界目光的重大事务。一般相信,本次国会大选是对连续执政五十六年的人民行动党的艰巨考验,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李光耀光环还能有多少余温覆盖其政党及其长子总理李显龙?二,反对党工人党能否巩固并确立其在野阵营盟主地位?三,行动党在民主化路途上是更进一步还是会倒退?

新加坡大选从选区划分公布到提名间隔时间不定,一旦进入提名日到投票日,则大约为十日。目前坊间盛传最可能的投票日为九月十二日,按此计算,届时距离李光耀以九十一岁高龄逝世已是过了半年,当时凄风苦雨,百万人上街送行的情景和心情,能否转化成行动党的支持票,值得观察。

近几个月来,一连串的事情,包括地铁出现空前瘫痪事故;批评李光耀的十六岁少年遭司法对付投入疯人院重症病房,在未判刑前涉嫌受到不人道对付,其遭遇外传之后引发港、台、马来西亚甚至联合国等发出声援;而李显龙起诉当地博客诽谤案开庭也再度引起关注。这些事件使得行动党在网络空间迅速失去同情分,对选举的后续影响不容小觑。李光耀光环肯定是行动党在此次大选的一张王牌,但过犹不及,要打得好并不容易。

另一个考验是对工人党,这个目前唯一在国会拥有议席的反对党,在四年前的大选空前斩获一个集选区之后,连着两次补选都获得胜利,一时气势如虹。在网络普遍出现不满执政党的气氛中,工人党被许多人寄予厚望,其领袖刘程强(秘书长)和林瑞莲(党主席)多年来的稳健作风普遍受到肯定。今年初,该党主政的市镇会阿裕尼遭到行动党政府指控其财务处理不当,双方从国会争辩到法庭,至今没有发现该党有违法情况,但事件有没有冲击党的形象,或左右中间选票,值得观察。

独立五十周年的催票作用

八月九日是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的纪念日,今年适逢五十周年,官方从年初就开始不计成本营造欢庆气氛,八月是所有节庆的集大成,在一片感念国恩家庆和纪念李光耀的氛围中,行动党期待的是催出民间怀旧、同情分以及为国家成就自豪的中间选票。对九个反对党来说,则不断在走访社区拜票的过程中,希望将网络的不满转化成实质的支持,也在口头和网络传播中,表达各自的理念以及向选民分析行动党的霸道和错误。

对工人党来说,这次大选具有更进一步的意义:可否在当前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进而在小党林立的政坛上,确立本身第二大党同时准备晋升为替代政党的地位。工人党领袖在过去几年表现得异常谨慎,近乎畏缩,对许多社会议题三缄其口,其支持者分析,南洋大学毕业的刘程强是李光耀时代崛起的政治领袖,见识过李氏对付反对党的狠辣手段,在心理上有浓重的阴影,行为上自然避免强出头,平日里除了深耕选区基层博感情,也只在特定议题中,仰赖国会的言论免责权适当表现。这套观念在党内得到多数同人的支持,因此全党领袖都出现“持盈保泰,戒之在得”的姿势。这一行为准则长期遭到不少反对党阵营的误解和不满,但工人党不愿辩解,目的是一步一脚印扩大地盘。

这一次,工人党一反过往,在七月底率先宣布自己将征战的选区,包括五个集选区和五个单选区,合共二十八席,比上届多出五席,但对比全国八十九席,则是比三分之一少了两席,也就是说,即使全军胜出,单凭该党也不可能达成阻挠修宪的三分之一议席。这一姿态对选民来说具有很大的心理作用,即表明工人党在当前形势下不会成为左右重大政策的绊脚石,选民大可安心投票给他们。

工人党能取得多大的成绩,还需要等待提名日(预计九月初)是否摆出奇兵阵势。历届大选,反对党的优秀人选往往能给社会带来惊艳的观感,带动整体反对阵营的气势。但执政党的优秀人选则没有这种效应,特别近几届来,执政党的突出人选几乎多来自军方和公务体系,甚至给民间带来疲乏的反效果,被视为不知民间疾苦。

工人党若能在参选的二十八席中拿下过半胜利,虽然在国会整体上仍不足为道,但将具有指标性意义,即产生排挤和磁吸两种效应。排挤其他小党未来的生存空间,吸收更多有意进入政坛的优秀人士。这两方面长期将使得政治生态出现变化,对热爱自立门户的反对人士非常不利。

如果全军作战拿不下过半,工人党地位将大打折扣,因为在未来对政治的影响力将变得微弱,加上若继续维持“持盈保泰”的姿势,预料社会的信任度将减至最低,反对阵营也将继续出现分崩离析的状态,行动党可以继续一党独大数十年。

政治生态的演变需要时间,行动党独大半世纪,对反对党也打压半世纪,从这次选区划分来看,分析家指出,全世界执政党都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因此如果反对党在强人去后崛起得太慢,很可能就会在生态中被湮没,甚至在可能的内斗中被消耗殆尽。

执政党内部的民主声音?

但行动党内部会不会出现进一步民主化的声音?本次大选另一个观察重点是,行动党内不满主流的人士会有什么表现。消息指出,对执政核心小圈子长期以来都有不满的声音,在大家长李光耀离开后,党内领袖有没有足够威望统摄全党?这一隐形群体在关键时刻会否对党中央发出挑战,都将间接影响当地政局的发展。再过几星期便有分晓。

line_divider

新加坡选举小档案

全国选区:89个(增加2席)

集选区:6人两个,5人八个,4人六个

单选区:13个

选民总数:246万(增加11万)

反对党数:9个

上届行动党得票率:60.14%

上届工人党得票率:12.8%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