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工人党在国会(2011-2015)

leave a comment »

工人党    2015-9-2
http://www.wp.sg/wp-in-parliament-3/

工人党于2011年大选时承诺将竭尽全力实现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目标。我们承诺将尽我们所能在国会里扮演副驾驶的角色,以促使政府对人民的诉求做出积极的回应。此记录总结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的成效。

自2011年起的政策大转弯

政府自2011年起做了几项重要的政策大转弯。这意味着在具竞争力的政治体系中,国会里有显著数目的反对党议员的存在,就有助于促进政府针对国人的需求及心声做出更积极的回应。表1显示了政府在2011年以后所做出的五项政策急转弯。

表1. 2011年大选后重大政策的急转弯

2011年大选之前 2011年大选之后
公共住屋
马宝山(2010年3月5日)说:“根据实在的预购组屋需求来建新组屋是较好的方式。因为如果我们预先建造新组屋,当需求消失时,我们将会面对组屋过剩的情况。因此通过预先订购组屋,是让我们确保这些是真正需求的唯一方法。” 许文远(2011年5月27日)说:“我已经指示建屋局加快脚步多建一些。一旦建筑图样及投标文件准备好了就可以立刻投标……在强劲的需求下,我指示他们着手预先建造新组屋,以便解决供不应求的问题。
医疗保障
许文远(2005年3月9日)说:“如果15年前,健保双全 (MediShield)计划从一开始由我规划,我定会这么做。我会选择强制规定每个国人都必须纳入这个计划,才能确保大家都受惠。但很遗憾的是,我们开始时设计为可选择退出而非强制性加入的,现在再改为强制性,我觉得这是向后退一步了。”许文远 (2010年3月9日)说:“总体来说,我们并不面对病床短缺的问题,只是调配不当。。。即使有某个医院出现病床不足,别家医院仍会有空床的。所以并不是说全国病床不足,而只是调配不当。我们在三、四年前就预见到了这个问题。” 颜金勇(2014年7月8日)说:“作为一项全国性计划,终身健保计划(MediShield Life)需要涵盖每一个国民。透过保费津贴及各项援助,我们将为新加坡人提供强有力的支援,确保每个国人都受到终身保健的保障,不会有任何一个国人因经济原因而被拒保。”颜金勇(2012年3月6日)说:“为了应付短期的需求,我们的医院在过去几年做出了程序上的改进,减少了不必要的住院并使出院更便捷化……医院也善用空间,把行政区转变为医疗设施及床位等方式,尽可能地增加床位。”
退休入息
李显龙(2009年1月8日)说:“年愈50岁的员工应交付较低的公积金缴交率。这是为了减轻雇主聘请他们的成本,同时也减轻基于资历计酬工资制所带来的影响。就业入息补助金(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实质上对年长员工有利。” 陈川仁(2015年1月29日)说:“……年龄介于50至55岁的员工公积金缴交率,应恢复至与年轻员工相等水平。公积金缴交率将以渐进式提高,以减缓对雇主的营业成本及员工实际领回家工资的影响。”
社会福利
李显龙(2010年12月2日)说:“除了家庭及社区以外,政府还为人民提供了最后一道安全网。我们应该了解社会福利政策的初衷都是用心良苦,但随着这些政策渐渐扩大,越来越广泛,便会成为纳税负担。社会福利政策的制定及扩大轻而易举,但要削减却很困难,撤销更是不可能。习惯成自然。帮第一次,说‘就这一次’,然后‘就这两次’,接着他们便问‘你怎么能不帮我,我已经开始依赖这个援助了’。因此我们需要慎重、自律地面对社会福利问题。” 尚达曼(2015年2月23日)说: “[乐龄补贴计划(Silver Support) ]将会是新加坡社会安全体系中一项重大的[永久性]计划。它将会补贴20%至30%的年长者退休后的收入。乐龄补贴计划与就业奖励计划(Workfare)一起实行,将有助缓解生活的差距。这样做是很公平的,它连同家庭对年长者的支援、以及社区的援助,为我们打造了一个坚强的社会体系……乐龄补贴计划反映了一个作为包容性社会所应该秉持的价值观,即帮助在退休后生活较匮乏的国人,是公平正确的做法。”
外籍人力资源
李显龙(2006年8月20日)说:“人们都认为外籍劳工到新加坡来,就是抢走了国人的饭碗,这是错误的看法。如果引进正确的外籍人士来这里,他将为国人创造上千个就职机会[…]而我们需要更多这类的人。”林瑞生(2010年7月22日)说:“今年引进100,000名外籍劳工,显示了新加坡制造就业机会的能力,这是不该令人担忧的。” 林瑞生(2015年6月2日):林先生也提到他向那些询问是否能多聘请外籍劳工的商家解释,政府为何无法采取更开放的政策。“如果我们继续这么做,本地员工相对于外籍劳工的比例将会持续下降。有一天国人会突然发现自己在劳动人口中变成了少数,这是不可持续而且也是不理想的。”


许多政策的改变与我们在2011年大选时提出的竞选宣言相符合。表2总结了这些政策的改变。

表2. 2011年工人党大选竞选宣言及2011年大选后的政策改变

工人党2011年大选竞选宣言 2011年大选后的政策改变
雇主应该优先聘请新加坡公民。外籍劳工应该主要从事国人无法填补的职位空缺。( 46页) 公平考量框架(Fair Consideration Framework)于2014年实行,鼓励雇主在雇佣员工时公平地考量新加坡公民。
在照顾幼婴方面,父亲也需要分担责任,因此应制定政策让父亲有至少6天的陪产假,其中一半应该由政府承担,(28页) 自2013年起,受雇及自雇的父亲都能享有由政府支付一星期的陪产假,顶限为$2,500(包括公积金在内)。
政府应该支付强制性基本住院保险计划的部分保费,以帮助国人支付医药费。(36页) 2015年底,终身健保计划将取代健保双全计划,为所有国人提供终身保障,并给以更好的覆盖范围及赔付额。政府同时将提供保费津贴及援助。
新组屋的价格不该以转售组屋价格为标准……新组屋的价格应该以新加坡人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为标准,这将确保多数国人负担得起组屋。(39-40页) 建屋局自2013年起,组屋价格以新加坡人家庭月收入中位数的25%分期支付25年的贷款来计算。政府在2013年的财政预算案辩论会上称这是为了与转售市场“脱钩”。政府“将尽力恢复与维持新组屋的价格,确保大多数首次购买组屋的新加坡家庭能够负担得起。”
在组屋供不应求时,为了减低转售组屋的需求,新加坡永久居民应该只能在成为永久居民的三年后才有资格购买转售组屋。(40页) 自2013年起,刚拿到新加坡永久居民身份的人士不能随即购买转售组屋,而是必须在三年后才可以购买转售组屋。
政府应该建设基础设施,并承担公共交通营运初期的设备费用,作为社会投资。(43页) 在2014年,政府宣布将接管所有公共巴士的营运资产及设施并且外包公共巴士服务。
年长者的优惠车资卡的优惠时段应该扩大至所有运作时间。(44页) 在2011年底,使用优惠车资卡的乐龄人士将全天享有优惠车资。


国会问责

工人党议员勤奋出席国会会议。表三显示工人党议员的平均缺席次数少于行动党议员。2011年至2015年之间,没有一个工人党议员缺席超过7次国会会议,而79名行动党议员中有34名缺席超过10次。(参见表3)

2011 2012 2013 2014 1H 2015
 WP MPs 0 0.4 1 1.2 0.1
 PAP MPs 0.7 2.9 1.7 3.7 1.3


国会发问

工人党议员努力向各部长提出中肯合理的循问,确保政府在政策上对国人有所交代。每个题问都经过谨慎考量,主要针对(1)澄清并了解政策背后的理由,(2)取得信息帮助公众判断政策利弊,(3)要求政府考虑改进政策以更好地为国人服务。工人党议员一般上比行动党议员在国会提出更多的发问。(参见表4)。

2011 2012 2013 2014
 WP MPs 3.5 25.3 24.6 22
 PAP MPs 2.5 12.7 11.9 9.1


财政预算辩论

在每个财政预算案辩论会上,工人党议员不断地推动政府在社会福利上分配多一些。这将有助于减少收入差距,为劳动家庭、年长者、中小型企业提供更实际的援助,促进公平和谐的社会。在4年的财政预算案辩论会上,工人党议员总共提交了294份供应削减委员会议案以表达国人的担忧和推动改革。工人党平均每年所提交的削减议案一贯地也比行动党议员多。(参见表5)

2012 2013 2014 2015
 WP MPs 8 8 9.3 9.1
 PAP MPs 6.0 6.7 6.2 6.7


法案辩论

我们只有9位议员能在国会上发言并投票,因此我们在制定法律的程序上拥有的影响力有限。但工人党议员仍旧竭尽全力做好理性的制衡角色及提供新思路。工人党参与的法案辩论一般上多于行动党议员。(参见表6)工人党议员方荣发、陈硕茂及严燕松参与了2012年的赌场管制法令修改法案的辩论。他们吁请政府重新评估赌场的经济效益,也指出政府对赌场赌博对社会祸考虑不够周全。方荣发及严燕松也指出让人们支付一整年的入场费制度等于鼓励人们常去赌场。而陈硕茂提议让赌场营运者负责确保社会成本降到最低。

2012 2013 2014
 WP MPs 4 1.2 3.3
 PAP MPs 2.0 1.0 2.2


动议辩论

国会动议是针对特定问题或提案进行辩论。我们的2名非选区议员各自提出了一个国会休会动议,探讨并推动改进了有关托儿及医疗保健的两个议题。在部长薪金改革建议及政府人口白皮书的两个动议辩论,工人党都提出了替代方案。

提议改进托儿中心

非选区议员余振忠在2012年动议将儿童托管中心视为公共事业,并且让任何业者都可以在受管制的租金制度下公平投标。这将降低儿童托管中心的收费,也同时保证托儿服务素质及多元性。政府在2013年修改了投标评估程序,让在组屋区内的商业托儿中心在投标时,加入收费标准及课程素质为考量标准。政府也放宽主要业者(Anchor Operator)获得资助的准则,并推出了伙伴业者(Partner operators)的互补方案。

减轻新加坡人民的医疗负担

非选区议员严燕松在2013年动议政府分担医疗费用,以确保医疗服务是人人都负担得起的。严燕松提出一个针对低收入国人的健保双全保费津贴计划,以及为病人需要承担的共同支付年总额设定上限。政府在2013年宣布终身健保的保费津贴将扩展至中低收入家庭。终身健保共同支付额也将维持在3-10%内,而不是10-20%。

部长薪金

2012年辩论部长薪金时,工人党议员反对部长薪金以新加坡收入最高的1000人的薪金中位数为标准,要求政治人物的薪金应该与公务员薪金挂钩,这样才能消除政治职位上的精英主义观念,缩小国家领导人与人民之间缺欠同舟共济精神的鸿沟。工人党认为从政是崇高的事业,公职人员应该着重从参与改善新加坡人生活获得满足感,而不是追求金钱上的回报。

人口政策

政府在2013年发表了名为“可持续的人口,朝气蓬勃的新加坡”的人口白皮书。在国会辩论上,工人党反对采用该白皮书为政策施行路线图,因为它将带来不可持续的外籍劳动人口增长,并且会冲淡新加坡人核心。工人党要求国会记名投票,共有77位议员投票支持该白皮书,13名议员投反对票(包括9位工人党议员)。工人党随后也发表了“朝气蓬勃的人口,可持续的新加坡”的人口政策替代报告书。

掌握你的未来

以上所述这些政策的改进,都因为您的一票成就了这一切。深知当选的重大责任,我们的七个民选议员及二个非选区议员,在党员及义工的协助下,竭尽全力在国会里代人民发言。许多国民也以书写及口述的方式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我们将继续为人民发言,促使政府倾听人民的心声。你的一票至关重要。你的一票把一小群工人党议员送进了国会,促进了政策的大转弯及调整,使新加坡变得更加美好。如果国会里有更多的反对党议员和更具竞争力,政治的成果或许就不止于此。2011年大选,我们共同向第一世界国会迈开了第一步,今天我们又来到了另一个新的里程碑,未来就掌握在你手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