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幸好我不是新加坡工人

leave a comment »

陈利威    2015-9-5
http://ch.therakyatpost.com/幸好我不是新加坡工人/

causeway

新加坡人力政策向资方和雇主倾斜,劳工得不到法令保障,而在新加坡国会中缺乏民选代表的劳工,更有无数辛酸泪。(图取自 sgcauseway)

新加坡拥有世界级的经济却只有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人保障,体现的是资本主义社会最功利的一面。
而它的人力资源部长林瑞生看扁落后地区的国家,一个无法体恤工人处境,否定工人权益需要者,讲出来的那番话,不就是自己黑暗心灵的写照吗?

新加坡过渡政府的人力资源部长林瑞生在群众大会的演讲中,感激当年祖先逃离故乡,幸灾乐祸地指自己幸好不是中国人,之后新马分家,幸好不是大马人。

林瑞生这个名字还算熟悉,因为我在新加坡读书时的屋主,最生气的部长就是他。

屋主已经60多岁了,我刚住进去的时候他是罗厘司机,过后驾德士。

他非常勤劳,驾罗厘的时候,每天清晨5点多就出门了。高血压和糖尿病的他,日子过得辛苦。他的痛苦,与林瑞生的人力资源政策脱离不了关系。

踩着劳工的期望上位

拥有电脑科学证书的屋主,本来有份不错的工作,但随着新加坡开始走向新自由主义政策,在被某政府机关裁退之后,40多岁开始,就一直在换着不同的工作养家餬口。

由于把一生的储蓄都花在孩子的教育费上,到了退休之龄,带着病痛,依然得持续工作养活自己和老妻。

他尤其痛恨林瑞生,以职工会起家,踏着千千万万工人的期许,到了最后,却依附政权。

有了百万薪水,工人权益早就不是关心的重点了。不只如此,还成为了维护政权的帮凶,拒绝基本薪金制,让职工运动听命于执政党的政策。

外籍劳工缺乏代议士

那天狮城国庆日前我去了一趟新加坡,看到许多新建的房子,德士司机告诉我,在新加坡打工一族买房子是非常担心的,因为上班族不懂几时自己的工作会不见掉。

这乃因为国际化的新国,容易被周遭环境影响,一有风吹草动,公司马上撤离到他方。

打工一族在新加坡,尤其是持着工作准证的一群,严重缺乏保障。

非常亲商的劳工法令,对于公民而言,造成了职工运动的不存在,工人只能永远处于弱势的一边,等待雇主或是政府的施舍,无法主动争取权益。

而那些非公民劳工,更是在社会的最底层。

外劳权益受损求救无门

以前认识一位在手机店工作的马劳,每天的工作时间是12小时,而且中间没有休息时间,只能自己找时间吃午餐和晚餐。

他只能忍气吞声。

还有一位网友的弟弟,在上班时间驾小货车发生意外,公司竟然要求他赔偿新币3000的损失,他认为工作时间内不应该赔,结果马上被炒鱿鱼。

我询问一位新加坡朋友,她介绍了几个协助外国劳工的非政府组织,以便要求取得合理的解雇赔偿,以及那个月工作的薪水。

最后的结局是,他必须回国,而且还被岛国人力资源部列入黑名单。

这真的是上诉无门的冤案。他的个案,不是单一的例子。许多雇主在人力资源部的默许之下,利用漏洞把工人当粪土。

繁荣来自于剥削劳工

对于那些持有工作准证的外来劳工,新加坡的人力资源政策是血淋淋的剥削。新加坡繁荣的部分原因,是建立在对亏待外来廉价劳工的血汗中,有时候更是夺命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些一张张坐在四面缺乏安全设备改装的小罗厘上下班之外劳画面。

使用那种比较适合载送家畜的交通工具,作为工人的交通便利,其实是非常不尊重人权的,而且简直是不把人当成人看待。

新加坡拥有世界级的经济却只有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人保障,体现的是资本主义社会最功利的一面。

而它的人力资源部长林瑞生看扁落后地区的国家,一个无法体恤工人处境,否定工人权益需要者,讲出来的那番话,不就是自己黑暗心灵的写照吗?

制定外来人力政策多年的他,造成的人力政策问题,是否会在这一次岛城大选付出代价,值得关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