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安安静静狮城人

leave a comment »

吴易叡    2015-9-10
http://crookedtimberlands.blogspot.sg/2015/09/blog-post.html

其实变天,真的不需要反对党赢。票都还没投,反对阵营讲话已经胸有成竹。有人说,现在的新加坡好像蒋经国晚年时期的台湾。可不是吗?执政党的候选人开始笨拙地讲起方言,和选民搏感情;反对党的场子则是满溢的情绪、温热而赤裸的叫嚣,就像南洋的午后,水气一旦积满便倾泻而下的斗大雨点……
狮城人一向还是是务实而安静的,群情激愤也不过这九天。

八月九日独立五十周年的庆典刚过,政府马上开始推介执政党候选人,举行对话会。半年来,从李光耀资政的过世、国葬到国庆,每件事几乎都绑在一起。人们都在猜大选会在什么时候举行。果不其然,离开新加坡没多久,从朋友们的脸书上得知,终于要投票了。

在新加坡待了两年余,多少耳闻过去政府怎么玩,怎么利用选区划分和其他种种把戏击溃反对势力。四年前,执政党纵然只获得百分之六十的支持率,却还能赢得国会九成三的席次,这让平时爱管闲事的我对今年的大选并没有产生多大的热忱或好奇心。

但就在两个星期前,总理解散国会之后,朋友们开始陆续疯传大选集会的影片。不得了,我对新加坡人政治冷感的解读,和“习得性无助”的结论,显然下得太草率了。

新加坡有没有民主?从政府无孔不入的权力、严苛的警察系统和执法、罄竹难书的人权纪录来看,新加坡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极权国家。但不可否认的,新加坡却也是一个条件完整的现代共和国。

早在十九世纪初叶正式开港以前,来往海峡的人们早就设立了大大小小的商会、俱乐部。如何推派这些行会代表,当然就是透过选举。在不同时期下南洋的华人,也同样利用选举推举会馆的代表。一九四零年代,英国殖民政府对海峡殖民地的控制逐渐松绑,自治邦同样也有自己的选举制度。两百年了,从叻埠到新加坡,南洋城邦上换过不同公民身份的人们,对投票不能说没有经验。

选举对新加坡人而言,早就是家常便饭了。但在城邦自治到独立的过程中,左派进步变成了威权独裁,而独裁者也在群众的簇拥之下逐渐进化。民主制度最简单而浅易的程序,也在当权者巩固执政实力的过程中逐渐被操作收编。人民开始忘记,选出来的公仆是要为自己服务的,政府的权力其实是自己给的。

一九八零年代中期的新加坡,不小心在一次大选中让反对党拿了三成选票,丢了国会里的两个席次。聪明而灵活的政府因而设计了“集选区制”。在这制度下,选区里的候选人由为数不等的团队组成。若团队获得了选区里的相对多数支持,便形同全垒打,整个队伍进入国会。政府说,这个制度的设计主要是为了确保选区里少数族群的保障名额。吊诡的是,制度实行之后,国会里的少数族裔却一年比一年少。集选区制因此被认为是让执政党拿来酬庸或是巩固裙带关系的利器。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