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人要稳定不要乱?

leave a comment »

陈利威    2015-9-12
http://ch.therakyatpost.com/新加坡人要稳定不要乱?/

比较马来西亚的在朝和在野的关系,可以看到新加坡在野党面对的是并非纯粹通过媒体控制和党国资本,来达到民意掌控的半威权体制,而是一个非常回应式 (responsive) 的政权

PAP victory

李光耀时代的“強人政治”形态,在21世纪转换为“精英政治”团队,而人民行动党在这次选举中也祭出这一棋。—美聯社—

新加坡在野党工人党提出的,是否需要更多反对的声音在国会,从选举的总成绩显示,接近7成的选民给于否决的答复。

原本以为像会发生在马来西亚选举的308,似乎成为了当年行动党改朝换代的群众大会情绪,并没反映在选票上的1995年。

如果两国的民主化雷同从1995年算起,新加坡的在野党还有很长的道路。

政治海啸是假象

回想当年308,那是一个毫无预兆的政治海啸。在那之前,从来没有人敢于想象国阵失去三分之二的后果。

由于工人党群众大会造就的政治海啸假象,原本只是要多一点反对党的策略被打乱了,开始出现拒绝三分之二,而且可能换政府的呼声也出现。

这政治过热的发展,可能恐吓到了选民要求多一点反对声音的最后选择。

在最后关头,人民行动党也打出只有强大的队伍,才能管理好国家,而这乃新加坡发展的关键,从李光耀的时代就是如此。

这个观点,很巧妙地缓和了在野党增加反对声音的诉求。在野党无法有效反驳这点。

新公民左右选举

一些网上的分析也指,新公民是真正的关键。

每年新加坡接受2万到2万5000人的新公民,如果以10年来计算,那已经占了只有230万的投票人数的可观比率了。

而在野党对于移民和外来者摇摆不定的论调,夹持民众情绪的需要,在在伤害新公民的感受。

政府威权但顾民生

一些脸书的朋友,只是很简化地把一切归咎于新加坡人“要稳定,不要乱”。这忽略了更根本的事实。

比较马来西亚的在朝和在野的关系,可以看到新加坡在野党面对的是并非纯粹通过媒体控制和党国资本,来达到民意掌控的半威权体制,而是一个非常回应式 (responsive) 的政权。

由于屡次的地铁瘫痪,人民行动党在列阵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除掉一位非常认真和诚恳的交通部长,而且他原本被视为新世代接班人人选。

对于在补选失去的一个选区和另一个差一点失去的选区,当时被批评派天兵上阵,这次也选择在地人。

面对外来人抢饭碗的指控,过去三年减少了近90%的按年平均比率外来劳工数额。

面对老人无法应付生活开销的问题,推出了建国世代配套,按月给于生活津贴和其他福利,财政部长还自称是左倾的福利政策。

未来要看新公民的政治需求

相比大马,新加坡政府面对的小国人口固然比较简单。不过,面对民间和在野党的批评,人民行动党一再思忖新政策来应对。

准确的民意反馈机制,配合认真的政治任务,以及高效率的公务员执行力,决策过程出现的利弊是依据当今社会科学知识研究和世界趋势来判断,是人民行动党不败的主要因素。

那也是真正的新加坡模式。

分裂后的两国民主化旅途,已经无法相似了。

新国在野党未来5年的大选,必须正视新公民的政治需要,而非只是本土新加坡的需要了,不然,新公民持续增加后,那会是一个更艰辛的战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