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2015年大选——新加坡人忏悔了

with 3 comments

作者:A repentant Singaporean     译者:李宁国     2015-9-13
原文:http://www.tremeritus.com/2015/09/13/ge2015-singaporeans-have-repented/

或许,新加坡人会天真的以为,反对党是唤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当人们面对问题,才想到反对党有存在的价值。当社会和谐、美好的时候,就会把反对党当成是与社会对立的一群,把反对党都视为机会主义者,为自身谋取利益。

2015年9月11日开票日当晚,服务人民24年的新加坡在野工人党党魁刘程强先生,眼看几乎就要败选,此情此景仍清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凌晨时分,追看大选成绩揭晓,焦虑的等待阿裕尼集选区最终的选战成绩。我从电视上看到了刘程强先生神色凝重的望着电脑荧光屏,眼见这一幕,我泪流满面。

为了国家民主和人民的权益,刘程强先生奉献自己的大半生的精力,参与了国家政治,一步一脚印,在惨酷现实的政治环境,逆境求存,才保有今天的一点成绩。眼看他当时犹如溺水者,紧抓住浮木,险象环生,让人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我不在意在野党是否能在其他选区取得胜利,不过,对于刘程强先生与他的团队的生死存亡,我是绝对在意与关注的。工人党在一党独大的体制中,仅是那唯一能为民请命的代表,犹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当晚,这盏代表民主的明灯,眼看几乎就要因为新加坡人而熄灭。

新加坡的同胞们,你们可曾仔细想过,要是工人党刘程强先生和他的团队在阿裕尼集选区落败,请问,这是你们想要,乐于见到的结局吗?虽然国会里还有剩下一位后港区的方荣发先生,但是,孤掌难鸣,一人可能抵挡88人的口诛笔伐吗?

我实在无法了解选情逆转的真正原因,尤其包括了在野的工人党。我纳闷的想,是否是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已经忏悔了?又或是因为刘先生与他的团队在国会竭尽所能的为民请命,与执政党辩论移民、高涨的生活费、交通问题而获得的“惩罚”?还是我们新加坡人民喜欢继续受到一党专政的统治?

我感受到了部分阿裕尼集选区人民,对刘程强先生团队的冷漠无情,他们以为自己的目的已达成,再也没有了利用价值后而过桥抽板,以如此残酷的方式,放弃在国会服务了24年的刘程强先生,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接下来,我们亲爱的同胞还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现在,选民们似乎把错误的焦点归咎于所有的反对党,说反对党都没有进行家访,不尊重选民。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千零一个理由随便安个一个都能成立。

所有的反对党都得自掏腰包参加竞选,为的是让选民能在国会有一把不同的声音,可没料这次竟然沦为千夫所指。然而,当选区因为没有反对党竞逐让执政党不战而胜,这些现实的选民又开始抱怨反对党的不是,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我想,最好让所有反对党都退出下届大选,就让执政党不战而胜吧。至少所有反对党都不必浪费金钱、时间和精力。他们也可以悠哉游哉的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做,让人民自己面对他们“亲爱”的领导人。

把这次大选成绩,归咎于新公民支持执政党,而导致民意转向,这是荒谬可笑的。新加坡人,敢作敢当,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吧。承认我们冷漠、残酷的对待为自己奉献的同胞。


执政党没有修理反对党,是新加坡人民,我们在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这天,重重的修理了所有的反对党。

很多新加坡人对于那些在职场受到外来人不合理的竞争和排挤,视若无睹,甚至沦为帮凶。就算这次大选成绩的逆向结果,是因为新公民参与投选的结果,扪心自问,这是由谁造成的?是谁给予执政党强有力的委托,让他们继续的引进外来新公民?

或许,新加坡人会天真的以为,反对党是唤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当人们面对问题,才想到反对党有存在的价值。当社会和谐、美好的时候,就会把反对党当成是与社会对立的一群,把反对党都视为机会主义者,为自身谋取利益。

你是否想把选票投给政治骗子?当然,你已经把选票都投给了平日彻底否定方言,却只会在政治竞选上利用方言争取选票,争取支持的政党。

没有一个政党会甘心承受选民如此公开“震憾”的羞辱,2015年9月11日投票日之后的成绩,对所有参与竞选的反对党来说,简直是锥心泣血之痛。

一些优秀的反对党候选人,例如吴佩松和淡马亚教授,他们都事业有成,不屑当议员的那点津贴。他们平日有忙不完的工作,利用工余闲暇时刻,在周末的傍晚活跃于基层服务。他们牺牲与家人共享天伦的宝贵时刻。

执政党的候选人,他们一般都是富裕的一群,有的开设自己的公司,或在政府机构担任高职,或者任职于政府相关的公司,可以任意休一、两个月的长假,以准备竞选活动。

而参与竞选的反对党候选人,只能牺牲更多的一切来参与大选。他们要是把时间花在慈善事业,至少还会获得表扬和赞赏。试想,那他们加入反对党能获得什么既得利益?还被选民怪罪工作不够积极和努力?

像吴佩松和淡马亚教授,以他们的资历,如是他们愿意,绝对够资格加入执政党,享受既得利益,以及能有更大的当选机会,享受盛名的光环。

在访问选民的时候,还能有许多基层人员簇拥,如同高高在上的贵族。执政党的议员随意缺席国会的频率更是不必说,可这些有能力和诚意的人选择加入反对党,请问又是为了什么?

吴佩松博士面对不实的恶意抹黑、诬蔑他与学生有暧昧关系而可能导致夫妻和家庭失合的结果。当一般新加坡人没有勇气参与这残酷的政治竞争的时候,他们又为了什么愿意挺身而出做出牺牲?我现在明白佘雪玲为何要远离政治,可能她早已意识到,这样的牺牲是不值得的。

我呼吁新加坡人不要再把责任归咎任何人。我们已经发出强有力的委托给总理,让他推行他们想推行的政策。所以,至少我们该有一点义气和勇气,不要指责反对党不帮助人民在国会发声。因为,人民刚刚发出明确的讯息给执政党,新加坡人民完全同意他们所推行的所有政策。

经过这个惨败之后,我想所有的反对党将面对同样一个难题,如何再吸引那些有魄力,有诚意,有献身精神的年轻候选人加入。一般国人都避开反对党,他们觉得那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执政党任意空降他们所谓的人才到国会,而新加坡人也普遍接受这样的做法。

一些反对党或许最终吸引到那些不是真心诚意服务人民的平庸者,甚至是政治投机份子。但是,随着像刘程强先生这样的党魁年纪渐大,恐怕将削弱反对党的实力。

我想大部分新加坡人对我以上说的不屑一顾,只当成那是一位老者在宣泄自己的不满。执政党没有修理反对党,是新加坡人民,我们在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这天,重重的修理了所有的反对党。

我衷心感谢刘程强先生为我和一些新加坡人带来的希望。他长久以来受到一些人民的指责,受到执政党的冷嘲热讽,甚至公开的侮辱。经历长期的政治压力,他已经显得心力交瘁。

12日凌晨,看到他焦虑等待阿裕尼集选区成绩揭晓的当儿,我心如刀割,痛心疾首。我也感谢其他反对党候选人、支持者和义工们的努力,他们真诚的相信反对党能为人民带来另外一个选择。

最后,祝愿全体新加坡人在他们的“政治觉醒”努力争取下的一党专政体制,会过得更加美好、快乐。

 

一位已经忏悔的新加坡人 启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作者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片面。刘程強就也与大部分的参选者一样,都有大家敬佩的一面。陈佩玲,只是买个包包就被天下怒骂。作者就没体会到她的恓生?谁家没花一大笔钱宠一宠自己?

    刘先生需要丧气吗?他的目标是要迫政府对政策做出改变。如他所说,行动党因为他才作出转变。他很成功嘛。刘先生从来没有设下超过55%的目标呀!既然目标己达到,作者为什么替他伤心?

    刘先生的贡献,我们大家都心里有数,也会十分感激只是把选票给了行动党而已。我们不会不要刘先生的。我们都需望刘先生坚强的走下去。再接再厉。我们一定会在精神上支持你。
    加油!加油!

    SiangLim

    九月 19, 2015 at 5:05 下午

  2. 虎跃洞天曙光寒,龙腾福地春色阑。
    耀宅小城开万户,光门泛岛拥千官。
    闪闪剑佩星初落,霹霹旌旗露未干。
    凤凰池上群英会,副手一曲和皆难。
    =========================
    此诗首见《大马华人论坛》。这是二稿。

    德仁

    九月 20, 2015 at 9:30 上午

  3. 选民是扶不起的阿斗
    笨到让人叹为观止
    无法用罗輯来分析

    的确痛心

    十月 6, 2015 at 6:30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