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超稳定结构李显龙击退挑战

leave a comment »

关文珊     亚洲周刊 2015年9月27日 第29卷 3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42463037053&docissue=2015-38

新加坡大选结果出乎预料,李显龙领导的执政人民行动党获压倒性胜利,选前声势旺盛的反对党成绩退步,新移民大多支持执政党,展现新加坡“超稳定结构”的一党独大模式。执政党没有抹黑对手,并能够有效纠正错误;反对党的声音在网络被放大,高估自己。

1442478741663SL_3FD59E7CBCFEDC3556CD4C78FE160B0F

新加坡执政人民行动党支持者(图:欧新社)

选民的无情是政治的现实,也是民主的真谛。

新加坡这一届国会大选印证了这一点。原以为声势旺盛的反对党一败涂地,最大反对党工人党更是大热倒灶,不但在自家堡垒选区得票率下滑,还把仅有的七个国会席位丢了一席。

选前国内外舆论关注工人党会否进一步扩大地盘,崛起成两党制进程的一个主力,经此一役,新加坡宣告“两党不治”,继续拥抱一党独大的现状。但广大基层选民未能预见的代价或许是:反对阵营很可能从此萎靡不振,执政党未来将永远掌握六成基本盘,“超稳定一党独大”模式正式确立。

行动党大选支持率长期保持在最低六成,李光耀时代靠的是使出抹黑和司法等手段对付反对党突出人物,本届和上届(二零一一年)相对没有了这些丑陋剧本,相反,本届大选还出现君子之争的画面,有某个反对党在提名日因为程序疏漏,行动党议员及时提醒修正,才得以完成手续竞选,避免了该选区因对手技术失误出现无竞争当选的局面。

选风相对清新的条件下,行动党大获压倒性胜利,这一“新加坡模式”透露的是当地绝大多数选民以自身利益为最大考虑,有别于香港、台湾和马来西亚等地区,选民不敢忽视对民主制衡的需要。

维持这个模式的最大特点,是执政五十六年的人民行动党在过去几年证明自己是一个能够有效纠正错误的政党,因而得以维持许多民众的信心。

二零一一年大选,执政党首次失去一个五人集选区,总理李显龙威信跌入谷底,然而就在选后一星期,全世界看到他让自己的父亲李光耀和前任总理吴作栋离开内阁(此前,两人卸下总理职后都继续留在内阁出任资政),这两位老人家是反对舆论炮火的焦点。随后几名表现差劲的部长也下台。

“对话会”改革措施奏效

1442478803517SL_D862EBEBE39A22EBF55879DA3A24A194

李显龙(图:欧新社)

再然后,李显龙在三年内推行大量改革措施,包括推动声势浩大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会,在全国各小范围内举办对话会,收集数以万计基层的声音,纾解不满情绪,然后做出政策调整,包括加紧建设公共房屋,满足年轻夫妇的需求;收紧外来移民和劳工配额;一连几轮的房地产降温措施,让房价稳步下调;此外,改革医疗制度帮助年长者降低医药费、宣布公积金最低存款额暂不再调高、改革提取公积金制度,甚至细致到要求公务员在对待民众时必须改变官僚态度。诸如此类的措施在最近几年不断宣布,各地区议员则持续在基层解释政策的利益,民间反应,尤其是受惠最大的老人家相当正面。

但由于当地没有公开民调,资源不足的反对党对这些民意的微妙变化无从掌握,没有及时做出回应,仅以网络支持者的汹涌声浪为依据,是这次“意外”倾覆的最大原因。

而利用建国五十周年名义,一连串的庆祝活动,加上选举前宣布全国八万多公务员一律发给五百新元(约三百六十美元)特别花红,都被视为助选行为。

行动党大胜的另一个超级助选员自然就是李光耀。他在三月逝世的效应延续至今,行动党高层选举前不断引述他的事迹,李显龙更是在群众大会上模仿重复他的说话。李显龙本身的人头像在全岛出现,与党内候选人一起高挂,进一步强化忆苦思甜、饮水思源的心理激素,也被看成有利选情。整个过程中,人们也清楚看到李显龙的一片孝心,到选后都不忘公开指出李光耀对这次选举结果会“感到欣慰”,充满“家祭无忘告乃翁”的思古幽情,说明在民风保守、爱李(光耀)情意结浓烈的狮城,李显龙对民情的确掌握精准。

而临门一脚的是在选举期间,行动党喊出的告急牌,网络舆论制造反对党可能大举进入国会的“恐怖情景”。这一声音在基层透过耳语传播,引发淳朴的年长选民和新移民忧虑李光耀逝世后政局可能动荡。

大马印尼形势刺激危机感

投票前几天,邻国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传出可能爆发种族冲突,印尼则宣布要加强空军武力,进一步掌控新加坡附近的领空,而连月来马币对新元持续贬值,马国首相纳吉涉贪丑闻缠身,这些外围因素也激发了选民的危机感。

与此相反,反对党四分五裂,除了工人党在东部有基础实力,其他区的反对党都只能以微薄的力量出现在传媒前,利用社交媒体宣传自己,批评行动党,冀望藉助上届的“反风”创造奇迹,结果最糟糕的反对党选区得票率仅为两成。

这两成几乎可以视为反对票的底线基本盘,不过这与过去几十年的基本盘几乎没有差别,换句话说,反对党阵营经过几十年的奋战,即使在没有李光耀打压的今天,依然身陷泥淖。

反对党在全国平均的基本盘没有显著提升,与龙头工人党的策略有关。工人党选战策略保守,虽然提出了很重要的议题,包括主席林瑞莲说“支持工人党(亦可泛指反对党)是为国家买保险”,意思是在执政党腐败之后有一个随时可以上马的替代者,秘书长刘程强也说“反对党议员人数是关键”,表示现有人数无法在国会起到实质的制衡作用。

然而这些复杂的课题在平时没有反复申论,不能深入人心,短短九天的竞选期间,不能让感受到危机的选民深入反思,所以尽管议题重要,却无法收效。

反对党国会表现不起眼

1442482095622SL_47FCF90B72A3E10AC5D0A48C8A7AFDBE此外,包括工人党执政区域,一年来因为政府指控市镇会管理疏漏的话题,动摇了中间选民的信心。工人党在国会的表现也不起眼,没有对诸多社会关注事件表态,例如艺术界关注政府将同性恋书籍从图书馆下架、反对党支持者同情博客鄞义林遭李显龙起诉、少年博客余澎杉被关押,这些事情工人党都选择沉默;四年前的明星战将陈硕茂,当选后几乎毫无表现,光环迅速消退。在浅蓝(工人党颜色)支持者心目中,这样的事情几年下来,遂逐渐削弱对全党的支持度。

许多因素交迭,致使反对党难以扩大支持。但工人党显然没有察觉这些变化,令人感觉不到危机意识,反而高调展示候选人亮丽的资历,包括欧美名牌大学的律师等等,引起一些基本盘中下层支持者的质疑,认为这些人的资历是否与行动党候选人雷同,如果工人党成了“小行动党”,为什么要舍本逐末?

这些民间思维的变化,很显然被工人党领导层忽视了。当行动党开始左倾,重视社会福利工程,本该属于左翼的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要怎样定位自己,成了极大的难题。行动党转向更重视社会福利已经几年,反对党浑然不觉,没有在政策和口号上展现新思维,是在这场选战中一沉到底的深沉原因。

行动党高层在大捷之后,李显龙就表示党要秉持“更谦卑”的态度,新一代领导核心之一、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更说得具体:“我们会不断提醒自己不能自满,也不能把选民对我们的支持当成必然,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但我们肯定还有待进步的地方,例如与民沟通。”

1442482106417SL_BEBE9377AD83281535234B54562C054D与此同时,连日来反对党支持者则交相指责,批评对象包括新加坡中下层社会,说他们为了政府给的“蝇头小利”而把票投行动党,却没想到自己的穷困处境是行动党五十年统治造成的。批评者的矛头也指向新移民,说他们是行动党的铁票。

“新移民现象”将是新加坡未来政治发展的左右因素,也是大选重要课题。然而反对党对这一课题没有深入掌握,无法针对行动党关于需要引进移民的说法提出有力的反证,或设法争取新移民的支持,造成支持者只能在网络间谩骂泄愤,却提不出任何理据。

新移民是执政党铁票

现实是,本届大选有八万新公民参与投票,民间估计,他们的票几乎九成五投给行动党,如果按照过去每年大约两万的引进速度,再多两届大选(行动党肯定依然执政)就有多二十万新公民。加上过去十多二十年入籍的人口,舆论估计十年后的选民中可能接近三分之一是新移民,加上原有支持行动党的原住公民,行动党单靠铁票基本盘就可以完全执政,所谓钟摆效应导致变天的情况,几乎已不会在新加坡出现。新加坡模式的超稳定结构因此已经在形成的路上。

新移民绝大多数来自马来西亚、中国、印度、菲律宾等,为了改善生活而来,对打造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由衷爱戴,但前些年引进速度过急,出现不少磨合的缺失,也激化了社会矛盾,是行动党上一届失票的原因之一,然而随着人数的增加,以及行动党更照顾弱势的政策,新移民也将从中受益,会使他们更倾向有往绩可借鉴的行动党。

反对党不能再激起雄风之后,这个超稳定结构是完美的吗?不是。它所形成的缺陷对行动党本身和整个小岛国也很关键。三年前的全国对话会,没有人提出比较抽象的课题,包括新闻自由、权力制衡、学术和司法独立、政府信息公开等等,于是政府只需要解决民生衣食住行就算合格,这对资源充裕的行动党轻而易举之。

但这也表示新加坡大部分民众对权力制衡的重要性,认知几乎等于零。本届大选,前总理吴作栋就明白表示,反对党说要制衡政府,“我们不需要制衡,我们自己制衡(check)自己”。

那么,这个超稳定结构要持续有效,能始终有愿意献身社会国家的人才、持续有效的经济和国家发展、照顾好弱势者等等,只能完全依赖行动党领袖的自觉。这在现代政治学里面是吊诡。

选民给予行动党强大的付托,当地资深政治观察人士都认为,行动党过去的成功,与李光耀那一代的建国理想和舍得奉献有密切关系,但他们也不是个个都不计代价为国家卖力。李光耀在任内做出给高官百万年薪的决策,就已经说明人性并没有从新加坡政坛消失或者转化为神性。

这样一来,过去以勤奋、诚信、同情等传统价值为基础的行动党内涵,在越来越同质化的新一代和新新一代领袖中,还能维持多久?几年前,当李显龙在舆论压力下决定降低高官薪水时,就有新科部长跳出来表示异议。当李显龙退出政坛,新一代领导权威弱化的时候,反对党又一直不成材,那才是这个模式真正面对考验的时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