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可以执政多久?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国际关系学者,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      2015-9-14
https://www.facebook.com/shensimon/photos/a.969140649786752.1073741953.223783954322429/1034731656560984/?type=3

世上是没有真正的万年政府的,人民行动党永远执政,毕竟是不可能的是,那它究竟能执政多久?要解答这问题,我们必须理解新加坡同样独一无二的国情。

近年每逢有国外选举,本地媒体每每将之盲目与香港情况比较,把执政党代入“建制派”,把在野党代入“民主派”,把选民求变演绎为“争取民主自由”,深信网络上的声势才是“真民意”,而一旦选举变不了天,不是质疑制度“不公正”,就是说选民“熟睡未醒”,对分析执政党胜算的人则视为“打手”。这样的态度,连演绎自家的选举也不设实际,何况阅读远方?

新加坡大选期间,笔者在现场观察,这些年也经常到新加坡,认识了各阶层的朋友,虽然不敢说很了解民情,但起码进行过不少反思,一直不认为此刻的新加坡主流民意有大变的冲动,也一直相信网络上的虚火不能化为实体。是的,对一些很简单的问题,例如“民主是什么”、“选民什么”、“国家是什么”、“改变是什么”之类,新加坡都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特例。究竟建国以来执政至今的人民行动党,在这次大胜后,还可以执政多久?我们不妨参考林金圣著的《新加坡特色的选举制度:人民行动党每选必胜的奥秘》,内里对选举制度的设计、人民行动党的基层服务、精英集团回应民情的机制等,都有相对客观的刻画。但世上是没有真正的万年政府的,人民行动党永远执政,毕竟是不可能的是,那它究竟能执政多久?要解答这问题,我们必须理解新加坡同样独一无二的国情。

首先,新加坡作为一个国家,不是天然存在,而是很人为的标本。它今天的种族比例、人口政策、福利政策、教育政策、国际定位等,都是相互关连的设计。例如既要华人主导国家,又不容许华语坐大;既要保证全民安居,也要刻意制造精英文化;既要国民严守“大政府”法规,又要容许自由经济体系支撑全国。到了今天,任何执政党都只能在上述基础上小修小补,而要整个制度颠覆,新加坡也不会存在。所以广义而言,全体新加坡人都是“既得利益者”,纵然时有不满,但普遍担心大改变会连自己的社会持分也改掉。

而新加坡这样的小国,不可能单靠搞搞基建、做做财技就能按章工作下去,必须无时无刻回应最新区域形势、国际形势,才能对可见的危机防微杜渐。例如中国崛起后,怎样利用中国的机遇、而保留美国的利益;需要兴建赌场时,怎样设例防止歪风传播社区;一旦出现恐怖袭击时,怎样处理内部各族群关系等,都是棘手无比的事情。处理这类危机,除了需要非常广博的知识,也需要实际操作经营,放在香港,就几乎想不到懂的人;对一个小国而言,这样的人才也绝对不多,而几乎都集中在人民行动党,因为直到近年,人才加入反对党的前景始终是有限的。无论反对党有多少个律师、医生、教授坐镇,他们都缺乏实践经验,而这是鸡与蛋的问题,涉及“国际安全”的实践经验,恐怕在可见将来,反对党都不会“天然地有”。在那些“集选区”,不少反对党候选人到了最后一两名,据当地人而言,都是骑呢得可以的笑料。选民可以“冒险”换一些地方的议员,但要冒险换掉全国政府,反对党“未能执政”的现实就活现眼前。

新加坡选举只有几天,但人民行动党的基层组织每天都在运作,那才是和群众接触的关键。在一个数万人的选区,人民行动党绝对有能力认识大多数选民,这种地区网络,不是任何一个反对党有资源比并的。工人党长期以后港选区为大本营,一直深耕细作,但始终未能令整个东部变天,因为街坊票要是没有组织资源,基本上难以开拓。除非本国忽然有大企业大举捐款,但人民行动党所掌控的全国精英集团,自然也牢牢控制大企业。

不少新生代寄望互联网能打破“前网络世代”李光耀亲自设计的“屈机”制度,但效果恐怕也是被夸大。互联网固然能在某程度上突破传统媒体的审查,也令反对党的资讯比从前容易流通,特别是对少看纸媒的新世代,仿佛网络就是世界。然而除非真的有严峻社会议题,而政府未能处理,互联网效应才能突出,否则在正常时代,在简单多数票制的选举,互联网那些支持反对党、每带民粹而激进的语言,却可能有反效果。以早前沸沸扬扬的Amos Yee案为例,大声疾呼的大多是外国媒体,和国内有数的知识份子,但一般新加坡人同情这小孩的极少。一旦反对党挑选的议题不是选民所真正关心,其支持者越是声嘶力竭,中间选民却越不为所动。适合互联网、选民又容易被打动的议题,大概只有政府隐瞒的丑闻,但在新加坡对诽谤相当严的法律体系,能真凭实据揭露“丑闻”的可能性,实在只有“渺茫”和“无机会”。

所以,反对党要成功取代人民行动党,简单而言,必须符合下列要求:

1. 反对党的政纲、理念和人民行动党95%相像,令选民认为选了他们上台,也不会带来任何足以影响自身利益的改变;

2. 反对党有足够人才,既要有传统精英的履历,又要有基层服务的经验,还要有处理国家安全危机的经验,来说服选民他们能治理这样一个特殊国家;

3. 反对党能独自经营基层组织,提供人民行动党能提供的一切服务,也拥有相当实力的经费来源,而不是单靠高喊空洞口号来吸散票;

4. 反对党遇上执政党出现重大失误,依靠互联网为突破口发酵,令温和选民主导攻势,而避免激进网络声音吓怕主流。

最容易满足上述条件的可能性,自然是人民行动党内部分裂,出现权力斗争,令部份有质素、有声望的人自立门户或加入反对党,而且这些人还要有能力带走基层组织,有自己不用依靠党的商界人脉,否则从前也有不少人民行动党员被劝退后要卷土重来,但一般都徒劳无功。但即使情景成真,那时候两个党早已大同小异,“政党轮替”已没有什么大不了。其实一般国家的民主,何尝不是呢。

小词典:新加坡人民行动党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1954年成立,当时新加坡尚由英国管治,人民行动党是英国海归精英组成,李光耀是创党人之一,1959年开始在新加坡执政至今,崇尚“贤人政治” (meritocracy) 、务实主义、多元文化主义、福利主义、与自由主义不同的“亚洲价值观”。现有党员约15,000人,本届选举得到国会议席83席、69%选票,继续成为压倒性的执政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