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大选胜败分析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5-9-26

新加坡2015年大选落幕,新内阁即将组成。这次大选结果,是新加坡独立以后最为让人意外的大选。关注时事的人,都在关心这次大选。深受执政党一党独大之苦的人们,为着新加坡民主化的人们,无不渴望大选结果会有所突破,送更多在野党人进入国会。选前许多人,包括执政党人,都说这次大选是分水岭,行动党人的战战兢兢,在野党人的雄心勃勃,民众的急切期待,结果似乎已经得到公认,执政党肯定会受挫,在野党肯定会大有所获。然而,大选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不仅在野党人没有新人进入国会,执政党反而取得更多选票,事实很残酷地摆在众人面前,执政党稳如泰山!

何也?人们大惑不解。一时许多分析纷纷出笼。建国一代优待卡、SG50、李光耀去世、选区划分、新移民以及小恩小惠,等等,都是行动党胜选的原因。这些议论是不对的,最少不是根本原因。他们看问题的方法都是主观的和片面的,一句话,非科学的。因为执政党还没有将其面貌鲜明地摆在人们面前,使人们无从看出新加坡发展的趋势和前途(比如将樟宜海军基地供美国使用,使新加坡被绑上美国的战车,已经危及新加坡人及其子孙后代的生命财产,后果极其严重),因而无从决定自己及子孙后代的命运。现在好了,尘埃落定,让我们冷静地来分析一下,问题出在哪里。当然,一篇短文,是不能一切都说到,因为一切的问题,不是在一篇短文里完全说得了的。

人民行动党为什么会长期执政呢?根据是什么呢?

执政党方面,第一,在它利用极端不民主的内安法令、诽谤控告等国家暴力机器手段残酷扫除反对势力以后,是一个强有力的政党,它的组织能力,经济能力,外围政治组织能力(联络所、人民协会、工会、居民委员会,各种社区活动,等等),都是它长期执政的基本条件。在野党的无法壮大,一党独大的局面,就建立在行动党的上述各种条件上。

第二,行动党有很强的自我更新的能力,每四五年它就会淘汰一些人,补进一些经过严格挑选的新人,这些新人是技术性人材,而不是思想性人才,因此在它的党内无法形成派系,能够保持团结一致的局面。

第三,在政策方面,它允许并保护私人中小工商业的存在和发展,极大解放了社会生产力,人民生活水平有所上升。

第四,它又善于根据社会阶层分化的趋势,新群体的社会发展困境,进行社会政策的调整和制度创新,提供制度性保障,消减由社会分层带来的不平等,积极建设一个和谐的社会。

第五,行动党善于总结经验教训,过去几届大选,行动党常常狂妄地以个人道德、诽谤来对付在野党,就像瀑布一样居高临下,盛气临人。这次大选,除了一两个行动党候选人轻狂地表示身为新加坡人的幸运,和隐约地影射在野党领袖的人格外,再也不敢口出狂言了,大大收敛了傲慢狂妄之气。可以说,这次大选是行动党执政以来最为干净的大选。

第六,最为重要的是,执政党占有国家一切资源,施政期间就不断推销执政党的价值观,大选期间,更是掌控所有宣传机器,铺天盖地地广告式疲劳轰炸,选民的脑子里已经没有空间思考。

在野党方面,第一,经过行动党初期执政期间造成的白色恐怖,具有政治能力的反对派骨干不是被送进监狱长期关押,就是被驱逐出境,和被迫逃亡,凡反对行动党的人,哪怕是行动党曾经的伙伴,结果都没有好果子吃,造成新加坡人的政治冷漠症,对政治敬鬼神而远之。因眼看反对派长期地被摧残及感觉胜利无保障,市民阶层往往容易接受中庸的意见,不敢积极投入反对行动。这也使许多有志于从政的人士心有余悸,裹足不前。这就是在野党缺乏人才的最重要远因。

第二,一些乌合之众组成的政党,没有明确的政纲,没有共同理想,在大选来临时,凑凑热闹吧了,难成气候。这些人往往因小事就闹退党风潮,被边沿化和最终无所作为,烟消云散就难免了。

第三,没有外围细胞组织,过去左翼有许多工会、文化团体、校友会、乡村组织等细胞组织,这些细胞组织被行动党一一铲除后,在野党就只能孤军作战,势力自然比不上行动党了。

第四,在野党因自身财力的限制,又有法令的严格限制,无法得到财力的支助,也就无法派出众多候选人参选。

社会方面,第一,新加坡是经济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行动党虽号称民主社会主义,却只能搞资本主义,但还不至于像“特权阶级”那样,搞令人痛恨的“最坏的资本主义”。新加坡不是由官僚特权掠夺的,由几个财团左右政局的“最坏的资本主义”,而是仅凭个人能力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在道义上会照顾弱势群体。

第二,新加坡第一产业大体已不存在,第二产业容纳的工人阶级,又大部分是外来人口,新加坡人大部分从事第三产业,特别是服务业。就是说,新加坡的人口结构是橄榄型,两头尖,中间大,市民阶层非常庞大,形成了新加坡社会充满了市民习气,加上蕞尓小岛的岛气,心理特质的核心是保守、忍耐、实际。屈原在《离骚》中有生动描绘:“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

网上流传的某歌唱家的一篇文章,最有典型性。由于政府引进外劳,歌唱学习者都找中国老师去了,使他招不到学生,加上医药费昂贵,使一向来支持行动党的他,这一次满怀怨气地要投反对票,在在说明小市民的自我利益心态。市民阶层的经济财富,都可以基本通过“自由竞争”来获取,只求稳,不求变,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市民心态。唯己利是图,能忍则忍,为满足于现状,宁愿丧失其他,低就为自我。

忍使新加坡人能够适应环境,在平和中求得生存。新加坡市民在政治上无所追求,无非是坐稳了自我,要市民阶层起来造反,那一定是连自我都坐不稳了的。赌博的盛行,一夜暴富的思想,使自由散漫的阶层任意自由了几十年的市民们只有拜金狂潮的喜怒哀乐,求得各自发展的顺利,他们能接受所谓“变天”后的命运吗?至多是在喝茶聊天时,对生活费、医药费高涨或时事等课题发发牢骚,骂骂几句,粗野的口出三字经,引来一阵哈哈大笑,然后出国旅游散散心,怨气怒气就烟销云散。小知识分子则在网络上对执政党讽刺、谩骂,十足表现了小市民的泄气心态,图一个“爽”字而已。这种社会形态,有其特定的社会内涵,必须从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以及相互关系及其性质入手,做出全面综合性分析,以此判断推出结论。

第三,行动党的教育制度,彻底斩断了绵延千年的民族精神,优良的文化传统,比如“文以载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留取丹心照汗青”,“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等等都荡然无存,“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春夜喜雨》)养了只读应试书,不管窗外事,不知有史,不知民族从何而来,只崇尚被刻意美化的西方价值观的新一代,只要个人利益不受损,有自由发挥自己才华的天地,人生就足矣,夫复何求?

第四,在行动党的治理下,各个领域的法律完善,民众没有有冤无处诉的冤屈,公务员与市民的矛盾在投诉后就能得到较快的处理,官民之间,警民之间并无对立现象,大大消除了社会憎恨,新加坡社会分层界限已经不明显,人们并没有感受到剥削和压迫,阶级阶层间的对立逐渐淡化。在这种社会氛围下,社会建设和发展进入大好时期,执政党只要想方设法调动社会各方面积极性,及时认识各阶层出现的新变化,协调利益,促进所谓劳资政和谐,社会建设必然会顺利推进。

根据新加坡的社会阶级阶层结构,执政党制定了转型期社会各个阶层的政策,要求各个阶层的人,鼓励他们的创业精神,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表彰他们中的优秀分子,设立奖学金制度,最广泛最充分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构建了和谐社会与促进对执政党的信心。

2011年的选举结果,和后港、榜鹅东补选结果,之后出现的公积金事件,少年余澎杉事件,行动党愚蠢地把他们控上法庭,在道德上丧失了道德制高点,再加上引进外来人才的后果,公交车的瘫痪,部长的百万年薪,给了在野党许多口实,这些现象冲昏了一些人的头脑;2015年大选在野党的群众大会人潮汹涌,网络上的言论一面倒地倾向于在野党,冲昏了更多的人的头脑。这是一种政治上的近视眼。

这些现象,讲起来好像有道理,实际上是毫无根据、似是而非的空想和幻觉。毋庸置疑,行动党在各方面的不良现象是严重地存在着的,比如每届大选,都要对在野党作人身攻击,抓住在野党人的婚外情就猛揪不放,恐吓要挟选民投票给在野党,社区就不能得到应有的照顾,等等;这次大选又咬住在野党市镇会财务处理的疏忽,就群起而攻之,造成人们的普遍反感。这些不利于执政党因素的历史积累,使得许多人产生很大的错觉。

小市民阶层并无严格意义上的意识形态,这些人“发财观念极重,对赵公元帅礼拜最勤,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中产阶级地位。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敬的小财东,往往垂着一尺长的涎水。这种人胆子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这可以从波东巴西选票中看出来。只要行动党给了该选区的选民一些甜头,社区得到更新发展,反对票当即回流行动党。这个选区示范效果一延伸,其他在野党的中选选区就岌岌可危了。

只有政治参与者对自由民主、言论自由有所追求,小市民对此是毫无感觉的。过去左翼和行动党的对立,主要就是意识形态的对立,相信每次大选百分之三十多的反对票,应该就是老左们及其支持者的铁杆反对票。这些建国一代,意识形态牢固,真正是“贫穷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一代人!什么优惠配套,小恩小惠,也无法改变他们的政治态度。

德国政治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现代社会学和公共行政学最重要的创始人之一马克西米利安•艾米尔•韦伯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的基础上创立了与之不同的社会分层理论,他提出了划分社会阶层的三个标准:政治标准(权力)、经济标准(财富)和社会标准(威望)。韦伯的社会分层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都承认经济因素在社会结构分化中的作用,但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中,经济因素是决定性的,即对生产资料的占有状况决定了一个人的阶级属性,而在韦伯的社会阶层理论中,经济因素只是影响阶层地位的因素之一。以此分析和认识新加坡社会问题、社会性质、社会和政治力量出发,以经济分层为起点,既坚持阶级分析,又深化阶层分析,将政治态度、政治利益和政治身份分析引入社会分层,结合新加坡的具体实际,就较能准确地分析出每届大选结果的根本原因。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马来亚、新加坡、沙捞越、沙巴和文莱五邦在野党团结一致,发动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新加坡在野党作了广泛宣传,号召新加坡公民投空白票,反对并入马来西亚联邦,最终还是无法扭转局面,空白票不足百分之三十,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要清楚地认识到,行动党搞的资本主义,即便再规范,也不能使劳动人民成为社会主人,也不能获得应有的当家做主的权利,只能依附权势或资本而生存。这种社会不崇尚崇高、奉献、自然、恬淡,是个没思想也没理想的年代,人们只能扛活打工或干个体经营谋生,并理所当然地沦为社会的无权无势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