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有灵魂的人 陈赞浩(Tan Tarn How)

with 2 comments

撰文:Janice 摄影:刘玉梅 部分图片:getty images,受访者提供 2015-9-9
http://mpweekly.com/18000-有灵魂的人 陈赞浩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其实想要以艺术滋养不同范畴的社会发展,艺术一定要在核心的位置才有机会发生作用。”

陈赞浩 (Tan Tarn How) 不止一次提到,在新加坡,喜欢文学的人,好寂寞。“我们小时候平常人家庭,书是蛮少的,我记得有一本就是字典了。父母亲也不是知识分子。高中时,朋友间只有我喜欢看书。如果你对看书、对文化、对政治、对社会有兴趣,你真的是很孤独的人。”小时做图书馆管理员,他把整个图书馆的书都看光。科学历史从小时候就有兴趣了。“后来我到英国留学,很自由。但回来时I took two years to come home。回来后又当兵,感觉很不自由。那时候我觉得好困难,好像不在家的感觉,drifting don’t feel at home。”

终极的灵魂

陈赞浩写第一本政治性的剧本,《Lady of Soul and Her Ultimate ‘S’ Machine》,这是关于灵魂与一部终极的机器,里面记载当时的审查纪事。“当时的新加坡与香港差不多一度被认为是文化沙漠,但在八十年代后期突然计划要发展成国际艺术都市。政府推出两份文件,发展新加坡丰富的文化艺术图景,吸引人才前来生活并工作。They think that they have to free art.”

自1991年成立Censorship Review Committee (CRC),所有演出均需要申请许可证。“于是我们写信去跟他们理论,说既然你要给艺术自由就不应审查,最后他们同意通过审查。所以这是新加坡首个剧本通过批准,没有被删减。事情变得可以讨论。”其时,政府投放大量资金,CRC开放更多空间,予艺术家创作更多作品。即使仍然十分严厉,但比以前好得多了。“起初他们完全不容许批评政府的,他们说:此剧不能批准演出因为你在序言中提到亚洲小龙,影射新加坡是没有灵魂的国家,剧本推广性和共产主义。我们不能演出没有剧本的作品的,所有演出必须仔细描述。”

当时新加坡政府似乎有心打造成国际艺术城市,拥有充满活力的社会,期望变成一个有灵魂的城市。“写这剧本时我在亲政府的报纸《The Straits Times》工作,我知道他们并非全心全意。他们只是想要某部分艺术,像musical,没有伤害性,不批判,不要有种族宗教等,没有同性恋。那只是变成一场政治游戏。当时的情况是三步进两步退。”陈赞浩说。

政治的探戈

到2004年,陈赞浩在报纸《The Straits Times》写过不少批评政府的稿子,最后还是被审查了,“我是听到编辑说,部长向公司的总裁问我是不是别有用心,后来报纸就有一段时间不让我写。”后来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政策部却聘请他作政策研究,“那时的老板较开明,想要听不同的意见。”但后来他参与Arts Engage组织,还是惹起后来的上司不满。

在这种位置,陈赞浩既要敏锐地坚定立场,也要不忘初衷。“如果他们要我给意见,我会说实话的。写很敏感的题材如宗教,向外报道时会引起好大点回响,但是从内部经我的前老板传到部长手上,他们看到同意的话,那才是我的最终目标,政策就可以改变了。所以要找适当的平台讲老实话,但很多人连实话也不敢说。”

黑暗中工作

政府积极提倡创意、创新,敢于发问,但政治?不可以。“他们觉得可以分开的,但我认为是矛盾。每个人当你尝到自由,尝到创意,自然会在生活上每一个层面实行、产生作用。艺术的本身只能是一种人文的转化,而不是商品或服务。”他工作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院,受政府资助,但不属于政府。

为了考察,他去香港、北京、上海,观察这些地方的文化发展。有时候会看见政府后来有慢慢参考实行,但他们从不会告诉你采纳了你哪些政策,像是黑暗中工作。

“其实想要以艺术滋养不同范畴的社会发展,艺术一定要在核心的位置才有机会发生作用。”矛盾的身份令他对每项工作的方向,都要拿捏得清晰准确。他多次提到,在香港的时候参加了“71游行”,十分感动。他感叹在新加坡,除了在Speakers’ Corner之外,任何抗议示威都是不允许的,群众聚会,没有得到批准,是犯法的。他看到香港的大学教授鼓励学生参与社会运动,作为公民教育的一种,就清楚看到,新加坡与香港的彻底不同。

line_divider

后记:IF IN SINGAPORE, AN ARTIST

文化脉络像指纹一样随肉身成长,擦去指纹,即使重新画上最美图案还是无法再辨识彼此,剩下的只能是空洞死寂的美,只能是盆栽中早晚雕零的装饰品。在新加坡的艺术发展计划、艺术推广中,久不久就提到”vibrant”,来来回回,提醒他们要发展的是艺术生机。生机需要的不是肥料,而是更重要的土壤、空气和空间。艺术更多的是人的想法,这是为什么唐大雾作品《Don’t give money to the arts》中写到:”I am an artist. I am important.”那不是妄自尊大,而是对艺术家与当权者的提醒。艺术家与作品不可割裂,正如社会发展,不能践踏在人的身上前行。

相关链接:

Struggle and Rebellion 时代的呐喊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6, 2015 在 7:03 下午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有灵魂的人 陈赞浩(Tan Tarn How) […]

  2. […] 有灵魂的人 陈赞浩(Tan Tarn How)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