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乱弹民主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5-9-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file=start&User=&Pass=&board=luntan&group=2&read=messages/2015/09/143737.html

慢慢儿官媒就会顺着风向给大伙儿洗脑,他们要说执政党“赢得干净,勇于洗心革面,岂敢傲慢!”——什么利用政府机构为难在野党选区的糗事都抛到脑后;认定在野党在新加坡最后只沦为鸡肋;一方面揶揄他们没准备好就敢敢出来选,另一方面又说他们不能只安于“行动党B队”那样会很没出息。最后的结论几乎呼之欲出:有了骗阿伯党这样的明主,新加坡大概从此就不需要民选了,或者只限于走走形式。

上个星期天看到早报的二丑要给读者上一堂民主课,心里就犯嘀咕:该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

她说:“政治的目的,不就是要人们能在一起过优良的生活?虽然不同生存环境下的人对‘优良生活’的定义有所不同,但是因为民主的精神是少数服从多数,如果大多数人当下是这么选择,唯有尊重这个选择,才符合民主精神。反之,不尊重大多数人的选择,才是民主的退步。”

原来所谓民主是为了良政的产生(揉杂了儒家思想?),更有人说,投票的结果只要是心仪的政党获胜,实现选贤与能,就是“优质民主”;因为它求出了一个社会发展的最大公约数,次优的结果是不能接受的。这是从“人之初性本善”的性善论出发,认为优质的选举就是好人(理性的选民)选好人(明主)的结果。

这种“好人论”,邻国东方网有篇文章读来就很具启发性。作者萧德骧干脆把题目叫做《当民主遇上明主》,颇有“资本主义战封建主义”的况味。他说:“(‘只要经济好,谁当政府无所谓’)对他们来说,在新币强势的汇率下,集会自由、言论自由、执政党对选区制度的操弄、意识形态的形塑都是小事一件,不足以影响人民对于执政党的支持率。”

所以大马萧先生的文章又让人觉得(选民)是短视乐观,赌很大的感觉。到底什么是“民主”呢?又何以判断什么是“优质民主”?这星期轮到春花谈民主,犹如妓女谈贞操,是为“乱弹”也。

老鸨向来认为民主是政治博弈,邱老丘吉尔先生曾说过:“民主是必要之恶”,因为它是从两害取其轻原则 (Lesser of two evils principle) 引发出来的。所以西方民主是认为人性本恶,坚信人在任何时候都会做出背叛、贪婪、欺诈和狡猾的行为,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所以这场博弈从来都不是以产生最高、最善的执政者为优先,而是以防范最坏的情况为优先。即使最坏的情况发生了,至少它也还有一个保鲜期,过了就得重新洗牌。

所以民主还是会退步的,有时正是“尊重大多数人的选择”。而那“大多数”在各路的影响下,不外就是盲目乐观,且有奴隶和顺民等落后思维在作祟。对民主还是可以表达不满的,毕竟它只是一场博弈。李光耀就曾直言不讳地说:“我不相信一人一票,哪怕是美国式,或者英国式,还是法国式,这是最终的立场。”(《李光耀对话录》120页),所以他从82年开始……

执政党利用SG50和李光耀的丧礼来吸票,让集会自由、言论自由、执政党对选区制度的操弄、意识形态的形塑都成了小菜一碟——民众还是照样儿把他们选上来,等于默许他们继续这样做,开了一张空白支票任他们填,鼓励他们变本加厉,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呢?

戏剧大师布莱希特说:“(纳粹兴起搞的那一切)每个人都情绪好激动,都会痛哭流涕。我认为群众那么容易激动,或者说我们一般的人,那么想要被感动,这是一种变态。这种变态会导致最终我们被极权所利用,因为极权最重要的特色就在于它勾引你的情绪。”

慢慢儿官媒就会顺着风向给大伙儿洗脑,他们要说执政党“赢得干净,勇于洗心革面,岂敢傲慢!”——什么利用政府机构为难在野党选区的糗事都抛到脑后;认定在野党在新加坡最后只沦为鸡肋;一方面揶揄他们没准备好就敢敢出来选,另一方面又说他们不能只安于“行动党B队”那样会很没出息。最后的结论几乎呼之欲出:有了骗阿伯党这样的明主,新加坡大概从此就不需要民选了,或者只限于走走形式。至于在野党就官萎吧,反正再多也过不了9个呗。

春花多年前买的一本书《希特勒和知识分子》,就是研究纳粹当年的兴起,是如何借助大师和舆论的力量。其中有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和“伟大人物”,有尼采的权力意志和“超人说”,有马基雅弗利主义,地缘政治理论、大陆心脏学说等。甚至有神学家去研究,伊甸园中的阿当和夏娃是说德语的。最终大家都要承认人类的主人,就是最优秀的日耳曼人。

这样的舆论一旦得逞,民众手上没了牌,形成不了博弈,只好任人鱼肉;民主变独裁,这样的例子还见得少吗?以为“观基扃之固护,将万祀而一君”,岂料“出入三代,五百余载,竟瓜剖而豆分”,那又怪得了谁呢?那时候,这些写文章的二丑,以前跟你说好说歹,保证会没事的,早已退休到滨海南公寓,在阳台看云起云落咯。

《南洋商报》陈俊安在《狮城大选结果的反思》也说:

审视狮城政坛,一直以来反对党与执政党就不站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竞赛!反对党面对人才匮乏的窘境,面对竞选资源欠缺的逆境,更要面对执政党不断移动龙门、更换游戏规则的挑战。比如集选区制度,比如选区重新划分,比如媒体宣传机器的一面倒,比如对反对党候选人的宣传限制和竞选经费限制等等。在反对党先天不足、后天失调,被绑着一只手上擂台的情况下,他们居然敢质问反对党:“你有没有能力提出替代政策?”

感谢心水清的陈先生为我们提出种种被新加坡选民“眼大睇过笼”的选举奥步。这里就举个官媒能翻云覆雨的例子。话说选前张有福临危受命到榜鹅东“收复旧地”,他在8月底就放话调侃工人党的市镇会亏损为居民不值,还说工人党接管榜鹅东时,骗阿伯党是交了100万元盈余给他们。这事后来被刘程强揭穿,说榜鹅东的账目在移交前其实是亏损了28万元。所以选战激烈的时候,张有福只好改口,他说的100万元,其实是白沙集选区的共同盈余,等于是承认自己的口误。可是选后(2015年9月15日)报纸却出了这样一道新闻:《张有福:针对榜鹅东市镇会两党若对账目各持观点可邀请独立审计师鉴定》,明明是张有福说错在前,之后也没否认账目亏损是别人乱讲,那何来的各持己见呢?掐头去尾的倒成了恶人先告状。此外,骗阿伯党一直咬定AHPETC“亏损”,其实是市镇会获得国家发展部的津贴前的算法,就是许仙的刁难,故意闹上法庭拖延时间,才会有数字上的亏损,其他的市镇会也是如此运作的(榜鹅东还可以亏损28万元)。说穿了就是缺了官媒的助力/持平,在野党极简单的事也会成百口莫辩。

line_divider

严孟达星期六不谈国是,倒谈起福士韦根来了,他说:“一家企业不论大小,做出违反企业道德的事,后果是得不偿失,企业做得越大,其社会责任也越大。那为何跨国大企业还要冒自砸招牌的风险?68岁的福士伟根总裁文德恩年收入1500万欧元(约2380万新元),是德国的第一号打工仔。一个领千万元高薪的企业领导,注定得时时刻刻证明他本身的价值,以企业盈利最大化为己任,而可能忽略了企业道德、社会责任。福士伟根的行差踏错,可能发生或已发生在不同国家、不同企业身上,后果或轻或重而已。”

福士伟根总裁文德恩没因“高薪”而“养廉”,似乎不合早报原先设计的逻辑。他公司要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有野心要永远做业界的领头羊,输不得也输不起。只要你打开报纸的汽车广告,本地柴油车经销商经常都很骄傲地宣称他们所代理车型,是具有“欧盟排放标准”(European Emission Standards)。可见只要在这个“标准”获得最高的成就,就会得到买家的青睐,钞票就会滚滚而来。金融时报的副主编约翰•加普(John Gapper)在一篇题为《“大众造假门”:作弊竞赛的必然结局》说:

从众心理迅速占了上风。当X公司知道Y公司正在做一些事情,能够在不被监管机构惩罚的情况下在结果中作弊,X公司意识到如果它不做同样的事情,就无法与其竞争。……竞争使企业为了获得优势而不断进行雄心勃勃的尝试,也制造了更大的名誉风险。在被发现之前,大众竟然在监管机构的眼皮底下给1100万辆汽车安装违规装置。即使是在欧洲发现其作弊行为的国际清洁运输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Clean Transportation),最初也不相信大众如此明目张胆。……一家华尔街银行的领导者有一次告诉我,他从金融丑闻汲取的一个教训是:道德是绝对的,而不是相对的。“我们没有我们的对手那么恶劣”是一种诱人但危险的态度。许多公司因为放不下这个理念而陷自身于危险之中。大众赢得了业内表现最差企业的不光彩“荣誉”,然而,这确实是一场比赛的结果。

民主博弈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没有我们的对手那么恶劣”是一种诱人但危险的态度。长此以往,当骗局被揭穿的时候,那时相信一切谎言、默许偷鸡摸狗的一众选民就得埋单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