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谢太宝与诺贝尔和平奖

leave a comment »

何启良     2015-10-5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columns/pl20151431

更准确的说,谢太宝拥有更多的是一种人权被压制、自由心灵被践踏、思想文化被禁锢、政治良心犯被迫害的象征意义。他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与其说是对谢太宝一生功绩的高度表扬,不如说是对白色恐怖和极权主义的无情鞭挞。

nobel-peace-prize-medal_large2015年新加坡大选裕廊选举行动党候选人大胜,这个选区的上一代人在1963年大选多数票是投给了一位叫谢太宝的人。当年谢太宝23岁,是社会阵线候选人,三年后1965年被李光耀逮捕入狱,身陷囹圄32年。1998年始获自由身。入狱一青年,归来鬓已星星。论刑期,世界上他排名第二,仅次于曼德拉。若论失去自由期,则是世界第一。

煎熬的囚犯生活

20年来,新加坡政府与拥护者不无自耀自夸企望新加坡能够在“不久的未来”出现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此次谢太宝被异议分子提名和平奖,是在强人李光耀去世后的7个月,不无揶揄。若真得获奖就更戏剧性了。

李光耀去世后出现的余澎杉(16岁)事件,如今又来一个74岁的谢太宝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对当权者来说,一少一老都是反动的。强人的政敌都比他早逝,如李绍祖、林清祥、惹耶勒南、马绍尔、林福寿等,唯谢太宝较年轻,在煎熬的囚犯生活也竟然活得比养尊处优者还长,也真是历史的讽刺了。

若以刑期之长短论“资格”,翁山淑枝(17年)、曼德拉(27年)、刘晓波(11年),谢太宝的资历无可质疑。然诺贝尔和平奖显然不是以此范畴为唯一获奖标准。事实上,在其它国家超过20年的政治良心犯不少,在以色列监牢里就有许多被指认为是“恐怖分子”但是国际组织却认为是政治犯的巴勒斯坦受害者。

诺贝尔和平奖是一个政治奖项,有太多的复杂国际关系考量。撇开这一点不说,上述三人(都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无论言论、实践、影响都极为深远。那么谢太宝这各方面的成就如何?却是值得讨论的课题。

思想文化被禁锢

谢太宝实为一个良心政治犯,是新加坡60年代政治斗争的失败者,也可以说是牺牲品。他的案件,在安全法令之下没有正常和公开的审判,而最后他也不承认指控的罪状,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冤狱。当年南大生的口号是“把青春献给祖国”,身为南大生他却把青春献给了监狱。如此残酷的遭遇,世人给予无限的同情和惋惜。对新加坡政治史黑暗的一面,还待黎明。

然而,除了他短暂从政时的国会言论、他入狱前在法庭上的供词,以及他在2011年林连玉精神奖的讲话之外,我们似乎看不到、读不到谢太宝在立言方面有何成就,更不必说他的影响力了。当年他发起反战、反殖、反帝示威游行等事迹,若提升到普世价值而论之,还是不能与其它获奖人相比。他在狱中或许行动党成功逼他噤声,“是以独郁悒而无谁语”(司马迁:《报任安书》)。后来出狱后他利用一生剩余的岁月,撰写的不是有关人权、民主、自由的论着,而是经济学的个案论文。无怪提名者只能说谢太宝在专制政权之下是异议分子“灵感的来源”(asource of inspiration)而已。

更准确的说,谢太宝拥有更多的是一种人权被压制、自由心灵被践踏、思想文化被禁锢、政治良心犯被迫害的象征意义。他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与其说是对谢太宝一生功绩的高度表扬,不如说是对白色恐怖和极权主义的无情鞭挞。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6, 2015 在 12:05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