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末代华校的黄昏岁月(二之一)

with one comment

周维介    2015-10-8
怡和世纪 2015年6月–9月号 总第26期

2015-26-p46-53-001

华校,曾经是新加坡教育的一面鲜明旗帜。它像缚不住的波浪,逆境里幡扬文化浪条,沁凉了海岛千万华人的心田。百多年来,不论是殖民地统治或独立建国阶段,华校在新加坡的发展都受到不同形式的阻力。二战以前,殖民地当局把华校视为方言学校,吝于发放津贴,任由华校自生自灭。战争结束后,殖民地政府一反常态,颁布了许多条例管制华校,同时加大扶持英校的力度,使英校人口迅速增长,扭转了劣势。独立以后,民选政府定调了英文作为工作语文的地位,现实利益成功发酵,有效收缩了华校的生存空间,华校陷入了花谢果凋的宿命里。

殖民地时代华校的生存空间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殖民地政府不鼓励不支持也不禁止的态度,迫使华校逆境求存,竟也开出灿烂的花朵,创造了一段辉煌—当时华校学生人口高达七成左右,大比重超越英校生人数。战后,世界格局生变,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两大意识形态左右着全球政治生态,殖民地当局意识到所受的威胁,于是加码管制华校。尤其是1949年以后,中国政权易帜,国民党退守台湾,英国殖民地政府推出了法令,想方设法遏制华校的发展。

2015-26-p46-53-0021950年,殖民地当局推出《十年教育发展计划》,不久后更以“华人喜爱英语”为由,出台了《五年教育补充计划》。执行该计划的殖民地官员菲士比 (Frisby) 自此积极发展英校,扩大宣传、提高英校的津贴金额。当时政府计划平均每年兴建14所英校,地点扩展至全岛郊区,甚至直接在华校附近创办英文学堂,比邻竞争,给华校的生存制造压力。由于财力悬殊,政府英校的钢骨水泥建筑让华校的板屋建筑相形见绌,草场的质量与设备的完善也形成明显的反差。以裕廊乡村区为例,当时孺廊学校一篱之隔,是设施完善的文礼英校;醒南学校旁侧,是钢骨水泥的裕廊英校。

二战后华校学生人数虽有增长,但速度却不及英校。1950至59这8年间,英校人口从不及5万人跃升至14万3733人。1954年,英校学生人数首次超越华校,多出2027人,领先了一个百分点。1959年新加坡成为自治邦后,华校人数开始以超过10%的幅度落后于英校,这正是南洋大学第一届毕业生踏入社会的年头。自此以后,这个差距迅速扩大,华校正式进入了风飘雨摇的阶段。

独立后生存空间加速窄化

1965年新加坡被逐出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没多久,反对党势力几乎尽失,国会独沽一味的历史于焉开始。1968至1980年期间的四次国会选举,执政的人民行动党都囊括所有席位,而且绝大部分议席是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取得。一党独大的强势局面终于形成,创造了政策法案在国会不遇阻力的通畅环境,原本备受争议的语言文化议题,自此渐归沉寂。

独立后,政府在凝聚各族人民、共同建设国家的前提下,除了明确英文、华文、马来文与淡米尔文是官方语文的法定地位,也确认了英文作为行政语文的地位。英文成为工作主导语文,使家长意识到它在这个新兴国家打点生活的重要性,感知它直接影响着学子的谋生,是学生离校开启职场大门不可缺的一把钥匙。这种现实威力,给母语源流的教育运作带来严峻的挑战。


政策支配了人们的选择和方向。一场激烈的政治拔河之后,越来越多家长选择了英文教育。即使是华校背景的家长、华文文教工作者,包括华社精英,逐渐倾向于把子女送进英校。独立后华校的大面积萎缩,明显地与建国蓬勃的朝气背向而行。

对一个没有任何天然资源的岛国,独立带出了尖锐的生存问题。一开始,政府便斩钉截铁地把解决失业问题与教育紧扣密钩,认为工业化必须引进先进的工厂、技术管理与市场知识,因此教育首当其冲,必须扮演职业技术训练、工程与工商管理的培训要角,这“意味着英文更广泛的使用”,为了生存、凝聚国民,政府别无选择。在这种价值观主导下,英文的地位更上层楼,牢固而不可动摇。独立后那几年,官方反复强调英文是岛国生存的关键要素,“华校生英文不好没出路”之类的陈述不时出现于政治人物言谈中。李光耀在一次演讲中说:“华校生普遍英文不强,是谋生最大问题,不把英文搞好,以后很难适应国家的需求”――华校生英文欠佳,一时间成了政府的忧虑与负担。

政策支配了人们的选择和方向。一场激烈的政治拔河之后,越来越多家长选择了英文教育。即使是华校背景的家长、华文文教工作者,包括华社精英,逐渐倾向于把子女送进英校。独立后华校的大面积萎缩,明显地与建国蓬勃的朝气背向而行。面对萧条的局面,1966年3月26日,中华总商会、新加坡华文中学教师会、华校联合会以及学生家长组织聚首磋商,于5月2日联手推出“促进母语教育宣传”,250所华校以及约300华团宣誓支持这项行动,尝试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母语月”吁请华族家长重视母语,把孩子送往华校就读,让母语教育继续在建国进程中扮演积极角色。当时10万张宣传海报在250所华校、180间民众联络所以及全岛的咖啡店广为张贴;华社领袖通过报章、电台、电视台向华族家长发出强烈挽救母语的信息;通过演讲、征文比赛努力激发人们对母语的热情,却得不到本土华人热情的回应。以英文作为工作语文的既定政策,让母语月运动显得回春乏力,无法挽回华校的颓势。

末代华校生态

1972年以后,华校几乎以每三年锐减10%的速度枯萎。1975年,华文小学新生只占约20%;到了1978年,华校已经摇摇欲坠,全国学生人口中华校仅存11.2%,已经不成气候,华校来到了强弩之末的阶段。翻阅尘封的数据与资料之后,我们可以拼凑出一个画面:1978至1980年,是末代华校的善后年头,华校无语立斜阳,残云零落,关闭或转型,摆在各校董事会衮衮诸公面前,而抉择其实很简单,但无可回避。

1980年,教育部出版的《List of Schools and Educations》显示,那一年新加坡已经没有纯华文源流的政府小学,中学则只剩育明中学一所。辅助学校 (government-aided school) 方面,90所华小,只有57所维持着纯华文源流的状态,另37所已向华英两种语文源流的学校过渡。辅助中学方面,继续走单一华文源流的只剩4所,其余18所则已转型。

那些酝酿转型的学校,引进了英文源流课程,在一校之内兼容两种语文源流,这是华校结束前的过渡形态。例如当时的蔡厝港、加冷、蒙巴登、立化等政府华文小学,添加了英文源流课程,以维持学校的学生人数。生存条件欠佳的学校,只有倒闭一途。这类学校以小学为多,多半位于地理上偏远的乡村区。一些市区内的学校,也因竞争能力不足而带着蹒跚步伐走进历史。锺南、洛阳、强华、青云,培德、维新等校都属于这种情况。资料显示,这类学校结束的时间较早,大约在七十年代初期便关门大吉。根据当年任职教育部行政署的老华校生周全生忆述,这类偃旗息鼓的学校,有些是因为在市区重建计划下,简陋老旧的住房受建造新组屋的影响,必须大量拆除,致使生源断绝,只好关门停办。

除了直接关闭,当时的华校还有两种不同的求存方式,改头换面继续在教育舞台上发光散热。少数生存条件较好,由会馆或社团组织打理的华校,虽也面对收生欠佳的窘况,但在教育部的建议下,放弃原来的校园,迁往人口稠密的地区,重新安家落户。这类学校,都得以保留原来的中英文校名以及“辅助学校”的身份。例如:菩提 (Maha Bodhi School) 、光华 (Kong Hwa School) 、弥陀 (Mee Toh School) 、擎青 (Kheng Cheng School) 、培青 (Poi Ching School) 等校。

另一类非政府华文小学在黄昏日暮之际,知大势不可挽,与教育部对话后同意放弃原有的操作模式,让原本的 “公立学校”变身为“政府学校”,以争取保留原本的中文校名,但英文校名则一律改以汉语拼音拼写。例如“公立孺廊学校 (Joo Long Public School) 接受成为政府学校之后,名称变成:孺廊小学 (Rulang Primary School) 。 末代华校选择这条路的为数不少,今日的联华、克明、大侨、工商、裕群、

养正、育能、裕华、树群、启发、光洋等约三十所政府学校,其实前身都是传统“公立”华校。它们在无法抵挡的大潮中,变了身、留下躯壳,好歹聊胜于无。

一些华校命途多舛,好不容易留住了中文校名,流转二三十年,它们又重临生源短缺的现实,必须与他校合并求存。这一次,由于种种因素,古老的校名终遭淘汰。1933年由温州会馆支持创办的侨南小学,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以用改成政府学校为条件换得中文校名的保留。但这个沿用了80年的老名字,却于2013年因生源短缺必须与另两所学校合并,而校名不保。消息见报后,舆论广泛关注,前高级政务次长钱翰琮对媒体发声:“侨南的历史比新加坡共和国还悠久……我们不应该抹杀掉历史,校名更改之后,历史就会被遗忘”—历史,在现代社会中轻如鹅毛,一阵宣泄之后,去名的意志仍坚定如铁。

1979年,当华校沿着轨道走向历史、华社中人心情低落之际,政府宣布了“特选学校” (Special Assistance Plan Schools) 计划――为了在新教育体制中保留华校精神与特色,政府挑选了9所具有悠久华校历史背景的中学,为它们提供额外的财务支助,让小六离校会考中最优秀的百分之十毕业生到这类学校升学,修读同是第一语文水平的英文和母语,希望他们在这种文化背景里,能更好地掌握双语,也能传承备具特色的华校价值观。这9所特选中学是:华侨中学、南洋女中、德明政府中学、立化中学、公教中学、圣尼格拉女中、海星中学、圣公会中学和中正总校。2000年,南华中学被增选为第10所特选中学;2012年,南侨中学也名列其中。由于官方规定的高规格入学条件,加上贴着华校背景的标签,特选学校颇受市场青睐。

除特选中学之外,其他二十余所华校背景的中学都转型为统一源流(英文第一语文,华文第二语文)的政府学校。在特选新标签上市之后,原来口碑不错但未雀屏中选的学校对家长与学生的吸引力大不如前,收生素质不免下降。华文中学队伍里的礼逊、黄埔、海星职业女中等校,最终还是在教育版图中失去踪影;原来的中华女中与南侨女中为了扩大生存空间,去除校名中的“女子”二字,同时兼收男生。于此同时,政府也以同样的标准,遴选了十所华校背景的小学成为特选学校,这包括:南洋、道南、培群、爱同、菩提、万慈、光华、公教附小、圣尼格拉女校、海星附小。若干年后,再增添南华、宏文与培青小学三校。特选学校登场了,毕竟还是以英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本质上已非华校,但对华语社群而言,却是荒原暗夜里的一豆亮光、暮霭沉沉时分的一缕清凉。它,发挥了一定的社会安神作用。

相关链接:

末代华校的黄昏岁月(二之二)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末代华校的黄昏岁月(二之一)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