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难解的人口问题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5-10-8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5/10/08/难解的人口问题/

毋庸讳言,吸纳新移民必然会产生所谓的“融入”的问题,尤其是当新移民数量增加得太快太猛,让社会产生“消化不良”的矛盾;更需思考的,或许还是长远而言会否出现“鸠占鹊巢”的现象。2015年大选结果公布后,坊间就浮现所谓的“新公民因素”的影响。虽然经不起推敲,却反映了社会的某种焦虑。

在被李显龙总理称为“分水岭”的2011年大选之后,政府于2012年9月展开了约一年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全国性民意收集活动,全面检讨各项重大政策的民意基础。在对话会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政府却在2013年1月公布了《人口白皮书》,其中关于在2030年为690万人口做规划的说法,犹如一颗震撼弹,引爆了民意的激烈反应。约2000名公众在2013年2月16日冒着大雨,在芳林公园集会抗议,表达对白皮书的不满。虽然政府事后一再强调,690万并非实际政策目标,但民间的不安情绪似乎并没有完全消散,690万也不幸形成了某种刺激国人政治情绪和想象力的符号数字。

国会在芳林公园集会前一共花了五天时间审议白皮书,近70名议员参与了激烈的辩论。最后,在执政党议员动议修改白皮书,删去“人口政策”字眼,清楚写明2020年后的人口预测,是为了供土地资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作参考,并非人口增长目标,同时表明政府将在2020年对人口政策展开中期检讨,才在2月8日以77票赞成,13票反对及一票弃权的结果,在国会通过;八位包括执政党在内的议员,在这场记名投票中缺席。

商界在接下来的几年,无不切身感受到移民政策收紧的苦果,依赖人力的餐饮和零售业首当其冲,一些业者因为招聘不到足够的员工,被迫缩小营业规模甚至停业。然而,民间对移民政策的不满却没有完全消除。2011年12月15日地铁南北线大瘫痪,2015年7月7日南北和东西两大干线同时瘫痪,都被反对增加人口的一派,视为外来人口导致基础建设不胜负荷的佐证。尽管新医院加紧开工建设,投入服务,公共医疗资源供需是否失衡,仍然陷入被正反两派做“水杯半空/半满”的争辩。

意外的是,人口问题并没有在今年9月的全国大选中,对执政党造成太大的伤害。同选前网络与坊间不时传出的不满移民的怨言对比,移民问题并没有成为选举的主轴。尽管主要反对党工人党在群众大会上,不时会让个别候选人就此发表演说;另一个比较有组织的新加坡民主党,也提出了相对完整的人口替代政策,移民问题却似乎并非决定选民投票倾向的关键因素。反而,那些操作排外情绪的小党,得票率都不超过三成。结果,执政党全国总得票率非但没有继续上一届下滑的趋势,反而逆势回升,猛增了近10个百分点,人民行动党更从工人党手中,夺回在2013年补选中丢失的榜鹅东单选区。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