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死人街的絮聒

leave a comment »

吴易叡     2015-10-12
http://crookedtimberlands.blogspot.sg/2015/10/blog-post.html

那是一条同样拥挤吵杂,约莫几十公尺长的小街。在牛车水的东边。街的一边是完工才十多年的佛牙寺,一边是驰名饼舖和几间老字号的药房。错落其间的还有才营业不久的饮料店和做观光客生意的纪念品店。整排店面的上头则是有半世纪历史的公共组屋。

很少人知道,其实才不过一甲子之前,这里的景象迥然不同。

名称诗意的硕莪街距离海本来不远,街里原先座落著好几间生产西谷米的工厂。当新加坡还是处处沼泽时,利用棕梠或是椰子花穗制作的淀粉粒,是做成甜品的基本材料。小街里经营的也大多是西古米的买卖。

约莫十九世纪中叶,佛牙寺的原址已经发展成规模不小的传统街市。对面的店舖也开始发展出大大小小的殡葬业。棺材、纸钱、佛具、纸扎。能想到的应有尽有,叫卖声和哀乐哭嚎此起彼落,服务的对象是渐次涌入的中国东南沿海移民。

移民南洋的有两种人。不是经商,就是做苦力。做生意的福建人有钱得多,他们在Telok Ayer(马来语意思是海湾)一带形成了自己的聚落,也索性用福建话把此地翻译成直落亚逸。栉次鳞比的街屋依然雅致地林立,供奉妈祖的天福宫原先也是福建移民的会馆。广东移民就没那么体面了。新加坡人记忆犹新的男女苦力和帮佣,大多是只身下南洋的穷苦人家。原本移工聚集的牛车水,十九世纪初期便被莱佛士直接划为华人居住区。

华侨的聚集从牛车水一路往南北延长,早先被翻译成盒巴南京街(Upper Nanking Street,一样,用福建话念念看。现在的桥北、桥南路)的街道两边,一百多年前就已经相当繁忙。居住的条件狭小拥挤不说,许多人家因为做生意,人手不足,还得雇人在家打长工或帮佣。

来自广东三水,年轻力壮的女孩大多到工厂当起杂工。她们大多孔武有力,食量惊人,头上总是包著红色布巾,挑专、打石样样都在行。顺德来的姑娘则不同,他们大多是在家乡逃避婚姻而出走的自梳女,在新加坡多在人家家里帮佣。不论是嫁不掉的“红头巾”还是矢志终身不从良的顺德“妈姐”。她们到了南洋,都是孤苦无依一辈子。

健在时,她们照料有钱人家;一旦病贫交迫,她们也不好意思反过来要雇主眷顾。于是她们只好只身下褟善心人士设立的“大难馆”。在一楼选定自己的棺材和身后的供品、纸钱,然后便上楼等待自己的讳日。

大难馆给的寄宿条件其实相当简单,往往只是一张床和简单的伙食。医药不发达的南洋,一旦染上瘴疠之疾,其实也没什么治愈的余地,生病往往痛苦而凄恻。

国家档案馆整理出的几卷老医生的访谈,有的谈及这些死亡之屋,仍不免喟叹当时疾病不养的悲凉景况。有时医生被拜托到大难馆去开立死亡证明,却发现即将被钉入棺椁的病人,其实还有一息尚存。惊吓之余,只能马上求援,把气若游丝的患者送到邻近的“Si Pai Por(潮州话的医院)”。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死亡的本身并不可怕,但如此骇人的死法,让新加坡人对将死之日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排斥。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3, 2015 在 8:43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