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非华裔总理靠谱吗?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5-9-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vywn.html

族群问题是敏感问题,这个傻子也知道;所以族群和谐很重要,这个傻子也知道;所以有关族群关系的话题尽量少掺和,这个傻子也同样知道;所以不同群族的人之间相处必须相互尊重,这个傻子们也是懂的。但傻子们可能不知道或者不会去关心的问题是,族群关系到了出现问题的时候一切的办法都会显得太晚;傻子们也不会知道,族群关系不是你敞开心扉对所有人都笑容满面就会永远和谐的;傻子们也同样不会知道,族群关系不是目前的相安无事就等于以后的相安无事;傻子们也不会知道,族群关系的和谐,与你是不是一个和蔼善良以及是否接受过高等教育也往往无关。

大选完了,该上班的上班,该上香的上香。

不知是否这一炷巨香有点烧高了,现在整个新加坡都被熏的飘飘然。飘飘然,然后就胡思乱想了,不少人最近在谈起非华裔担当新加坡总理的可能性。在新加坡这个多民族的国家里,不同肤色人混杂居住,无论什么皮肤色的人当总理在理论上都是可能的,但不同肤色的人主导新加坡会给新加坡带来什么不同的影响呢?我们要谈谈。

群族就是群族

当我们在这个美丽富饶而略显脆弱的小岛之上生活久了,偶尔在入睡之前把整头垫高想想,还有多少人会觉得新加坡的安宁和谐,已经顺理成章了?还有多少人相信有了人民行动党,新加坡的安全就有了保证?或许新加坡的一些邻居会时不时的带来一些启示,马来西亚的红衫军或印尼的烟雾,很快就会把答案似是而非的送进你的耳朵。

我们还安全吗?这个问题在始终有着危机感的新加坡人脑海里挥之不去。

新加坡号称多元种族,和谐共处,人们在和谐的环境中幸福快乐的生活着。每一位到过新加坡的人都看到了这一美丽和谐的风景,但外人或许无意多问这种安全来之何易?

我目前工作的这间公司是个跨国公司,虽然只有50多人,但里面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人们一起工作和谐有序,有不少老员工一起工作了将近30了,但一到吃饭的时候,还是华人归华人,印度人归印度人……大家分得清清楚楚。台湾这么小的一个岛,还要分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新加坡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但人们还是觉得有精分的必要,谁是本土公民谁是新移民要搞搞清楚。马来西亚和印尼这些国家,巫裔华裔共同生存有百多年历史了,但仍然要面对排华的危险。

一些政治野心家们总是不失时机的炒作族群观念,从来都是非常有效的。为什么会有效?就是因为还有可供炒作的土壤,那里依旧埋藏着不安因素。如果不能把这种不安因素消灭在摇篮里,就只能日后厮杀在炼狱中。这种危险的游戏,而对于愚蠢者总是百试百灵,人类的愚蠢有时是很无奈的。

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原因很简单,我们需要了解如今的安全和平的根本原因到底来自哪里?我们又要如何保护和坚持这种带给我们安全和平的根源?只有知道了这个并遵循了这个,长久的和平稳定才会真正的来临。

什么样的社会是稳定的社会?

单从人口结构上来分析,稳定安全的国家大体上有这么四种:第一,单一民族的国家,社会结构相对简单一些,这是一种最为稳定的社会结构,利于发展(如日本和德国等)。第二种就是一族独大和其余少数民族共存的社会(如新加坡)。第三种是大杂烩式的社会,(类似于美国,但美国还是可以说是白人为主导地位的国家。美国的白人就是一种各个不同白种民族的混杂新白人种,比较成熟的杂烩只是在美国白人之间)相对来说,这里不存在绝对优势的民族,非常多的民族大混居杂交,没有明显种族色彩的社会,这样的民族类似于一个新的单一民族。第四种就是各民族之间力量始终保持绝对平均分配的社会,但这只能在理论上成立,是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状态。

这四种结构,都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实现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这个“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是一个什么格局呢?

说的直接一点就是在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中,一定要有一个主要民族,她必须在政治,文化,人口,经济等各方面都占有绝对的优势,通过这个主要民族建立社会大构架,让各民族在这个大构架之下,在共同的法律和社会制度下生活。这是社会稳定和繁荣的关键,但因为这种因素往往很难人为控制,大多数都是自然形成,所以我们看到符合这个“格局”的国家基本都是稳定和繁荣的,不符合这个“格局”的地区和国家大多是乱象丛生的。这里需要重点强调的就是这种和谐格局并不是指平均格局,相反是要有落差。因为绝对的平均不可能做到,所以力量的落差所形成的制衡能力才是稳定与和平的唯一途径。

这种格局在单一民族国家里是自然而然的,但在多民族国家里就有可能存在着竞争。这种竞争肯定是一个不安全因素,要消灭这种不安全因素就要把这种竞争弱化,弱化这种竞争就是大幅度的拉开主要民族和少数民族的力量差距。当然,“同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如果明摆着无法同化的社会,那么控制或者保留这种民族差距则非常重要,这绝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做得到的,非要有百年远见不可,这是提前好几代人之前的考虑。

在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中,一个大的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是一种社会稳定的保证。这里我们可以用中国来做个例子谈谈。中国有56个不同民族,但大汉民族毫无悬念的在各个方面占据了绝对的权力,这样就满足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这里生活的少数民族,他们和周围的接触是以个体与个体的比较,而不是以族群和族群进行比较。少数民族不但不会受到欺负,恰恰相反,少数民族可以得到很多汉人所得不到的好处。但这只是在内地,这里是汉人具有绝对力量的地区,而在一些边远地区我们则很明显的看到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无法形成的现象。

比如在新疆和西藏这些地区,因为“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没有充分形成,所以不断有问题发生,掌握政权的汉人不能够在人数和文化方面同样在当地占有绝对的优势,这就让这一地区的各种力量产生此起彼伏的不稳定结构。而汉人又不愿意将政权和经济力量转移给当地人,这样一来在形成“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之前,各种斗争乱像就会长久不停的产生。

在任何地区和国家,少数民族无论在哪一方面占据或超越了主体民族的优势,都会形成社会不稳定的祸根。西藏按人口计算汉人和藏人谁是少数民族已经说不清了,但按照文化和祖源风俗无疑是藏人才是这里的主体民族,以目前的状况,这里可以形成冲突的因素太多了。无论是汉族还是藏族都无法在当地形成全方位的绝对优势,那么就是说,“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仍然在惨痛的构建中。

如果要消除这个地区的不安全因素,办法只有两个,要么完成至少7成以上的汉化,要么放手让藏人从除了国家主权之外的一切权力交由藏人全面自治,类似于治理香港。那么汉人在西藏就要接受客人和少数民族的地位,在文化经济等各方面必须处于从属地位。这样西藏就不会有什么民族矛盾,藏汉冲突也就自然消失了。

但因为汉人比较发达,不会甘于寂寞,总是会在各个方面很容易就超越了相对落后的藏人,这就使得矛盾总是不断,这和马来西亚的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处境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但令人遗憾的是,政治,人口,经济,文化,这四个方面任何一方面突破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都可以成为一个多民族地区万劫不复的灾难的导火索。这需要控制,但怎么控制?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而且只有一条。

喧宾夺主的安全隐患

多元种族和谐共处的地方有不少,但有个前提,就是这种多元必须是大元配小元的情况才能成立,也就是必须要有一个主元其余为次元的状况才有可能建立起稳定的社会环境。而且这个主元不能仅仅是人多,还必须掌握着各个方面的主导权。如果大家都差不多那么永无宁日就是必然的。

这个说法似乎有点狭隘的民族主义了,但事实告诉我们,最和平的社会永远是单一民族的社会,而在多民族的社会中能够保持和平的方法就是少数民族不能宣宾夺主。

我们以马来西亚来举个例子吧,在这里华人只占了20多个百分点,马来人占了60多个百分点,其他的种族占了十多个百分点。那么显然马来人就是这里的主要民族,她应该在政治经济文化人口四方面都占有主导地位,这个国家才能稳定繁荣。但事实上,马来人在经济方面无法取得绝对优势,这就破坏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反而占人口只有20多个百分点的华人却占据了马来西亚的大部分经济份额,通过“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来分析,华人的这部分经济份额会给社会的稳定带来负面因素。

华人为什么会比马来人有钱,这个问题我就不多说了,也不是我今天想谈的话题,我只是根据马来西亚的情况分析一个的稳定的社会需要的外部条件。就是少数民族不能抢了庄家的风头。那么如果庄家以主体地位占着大量的资源不能好好利用,没有以主体身份在所有四大方面占据主导地位,这也说明了这个社会本身还是有问题的,有重组社会结构的需要,但这种重组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肯定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犹太人为何被杀来杀去,也是因为这一小撮人却占据了一大堆的钱,而这一小撮人既没有政治优势也没有文化优势,更不用说人口优势,那么这就严重破坏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悲剧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德国社会的重组就曾经以屠杀几百万的犹太人来实现。

新加坡的所谓成功之道

所谓新加坡的成功因素被人们广泛探讨,从政治到文化、从人才引进到地理位置、从国际关系到经济形式……等等这一切其实都是次要的。往往最关键的原因也是最基本的原因,和最容易被忽视的原因。

其实,新加坡的成功基础是建立在华人人口超过7成这样一个简单而重要的基础之上的。而不是什么行动党伟大,也不是什么李光耀英明,更不是什么这里好山好水好风光。这确实是一个很多人不愿承认的事实。

换句话说,如果马来西亚有了7成以上的华人,马来西亚就是现在的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如果有了7成的华人,也会成为另一个新加坡。当然,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只是新加坡很偶然地可能了,因而才发展了起来。

台湾香港等地都是一些大致可以参考的例子,华人人口占了9成以上的中国就更加可以说明问题了,现在离世界头号强国只有一步之遥。

可不可以这样说,在华人人口超过7成之后,李光耀就自然产生了,也就是说有了产生李光耀这样民族英雄的土壤。实事求是的分析下来,李光耀就是一个华人世界的民族英雄,尽管他总是喜欢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为不同民族的共同利益而奋斗的领路人,显然这是因为更加符合政治正确的需要。但如果长远的以后,这里的领头人继续这样的认为,或者沿着这种认为继续如此认为,这是非常不明智的。

百多年来,在世界各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繁荣的商业,有些人目不识丁有些人举目无亲,他们带着最简单的工具拖儿带女,踉踉跄跄的来了。他们从最低级最辛苦的事情做起,他们似乎可以放弃一切,却从不放弃追求财富的梦想。他们建立起唐人街,让平凡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美好。而新加坡不过是东南亚的一条巨型唐人街。

所以我们看到新加坡之所以和平繁荣发达,其根本原因就是华人全面主导社会这样的一个格局,也就是说新加坡符合了“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离开了这样的一个格局,就算十个李光耀也是无能为力。那么新加坡的这种格局能否长久保持,我们不得不问问。因为人口的控制种族配比这些都是不可控的,或者说是不可直接控制的,而且没有那个种族不愿意自己的族群得到壮大,即便只有零零星星的红毛人也会喜欢看到自己的族群在周围多起来。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