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排放门软件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5-10-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10/143794.html

星期天早上如厕,当然要带一份早报(那是与屎味最相投的东西),最先映入眼帘的是这则“新闻”:

老鸨坐在马桶上,竟然笑出声来。游泳老手都知道,唾液就是最好的“防雾剂”。入水之前,只要吐点儿唾沫在游泳眼镜的内部,然后用手指把它涂匀,那就不会再“起雾”啦。这样的东西竟然还要用到纳米技术!那岂不是要笑掉游泳界的大牙?从这则新闻可以看出两点:其一、报道的记者根本没有常识:

IMRE所设立的纳米印压制造厂(Nanoimprint Foundry),利用尖端的纳米印压(nanoimprinting)技术,研发出世界首副永久防雾(anti-fog)泳镜。据了解,一家著名国际游泳品牌已购得这个防雾纳米技术,新的防雾泳镜预料最快在明年推出市场。

永久防雾(anti-fog)泳镜在市场上已存在了几十年,推出时也是吹到天上有地下无,结果一点X用也没有。此外,如果说“起雾”的问题今后才有可能解决,那么之前世界游泳选手岂不是都在“蒙查查”中游泳?本地竟然有人自诩“研发出世界首副”,使我想起《芝麻街》那位发明先生。

第二,人家可能还有其他用途,只不过举个例子说说罢了……又或者利用这个幌子来掩盖真正的用途。

早报洪奕婷的文章《我们为何是名牌?》,利用别人的口,说“它的总建筑师就是李光耀,新加坡今天所享有的盛誉,无疑归功于人民行动党政府半个世纪以来的主导建设。”可是现在“名牌”面临挑战,“再者,地铁系统的频出状况、新加坡中央医院仍在确立导因的C型肝炎集体感染病况,组屋电梯夹断手引发的维修密度质疑问题,以及环境局对于新加坡是否有售卖装置尾气欺骗软件的福士伟根汽车一事说辞前后不一等,这些涉及政府部门办事能力的事件,都有可能打击以高效率、可信、可靠着称的新加坡声誉。”所以“我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或许只是微不足道的个体,但极可能已是他人眼中的新加坡。此时此刻,新加坡已经是名牌,正如世界上所有的名牌都需要人的苦心经营,这个小岛国会继续发光抑或褪色,你我将决定它的答案。”

春花当然没有奕婷的乐观,我觉得名牌要毁于一旦,有时也不是我们小民所能够左右的。洪奕婷说:“我国在国际上已媲美汽车界的劳斯莱斯”,春花偏要拿来和福士伟根比。就好像福士伟根那样,为了领导业界的那一份欲心,高层不惜在软件方面造假,以欺骗进行测试的机构和买家,然后以业界第一名的雄姿领导群伦。事情一旦曝光,诚信砸毁,那个名牌就一文不值了。

福士伟根“排放门”软件,如今正被骗阿伯党复制在中央医院C型肝炎调查上。聪明的骗阿伯党知道纸包不住火,与其掩掩藏藏,不如把它闹大,反正有媒体把国人引到“云深不知处”的境地。其实,就这个丑闻的调查范围,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当然是病理方面,另一方面则是行政制度方面:

根据公共与医疗诊所法令(Public Hospitals and Medical Clinics Act, 简称PHMCA),爆发传染性疾病的医院必须即刻通知卫生部的医疗服务主任。法令的4.44部分声明,“有关主任必须在 (a) 任何病人或工作人员感染上须呈报的传染病,以及 (b) 医院爆发传染性疾病的两种情况下,即刻获得通知。”

这次公共医院致命感染事件发生在今年的4月至6月间,并且还死了4人。可是根据卫生部长颜金勇的说法,院方是迟至8月底才通知卫生部。更巧的是,9月是新加坡大选,所以整个儿事件则是迟至10月才给公众知道,离发生的日期已经将近半年,根本就违反了公共与医疗诊所法令的立法目的。所以骗阿伯党有诚心要释疑的话,应该就下面4个疑问给予全面的解释:

  1. 是院方管理层为了自保才延迟通报?
  2. 是院方管理层为了大选才延迟通报?
  3. 是卫生部长为了自己党的利益,让院方吃死猫,迟至选后一个月才通报社会人士?
  4. 还是,大家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比苏东还blur?

现在既然是70%的人都投了骗阿伯党,所以作为党的喉舌,当然更肆无忌惮为他们想要的调查方向护航;一方面让病理调查无限上纲,另一方面让行政制度调查销声匿迹:

最后,“软件”当然是在测试过程起“作用”,责无旁贷地给你最完美的答案。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8, 2015 在 2:33 下午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文中有关“公共与医疗诊所法令(Public Hospitals and Medical Clinics Act)”的一段文字应该是引用徐顺全博士针对中央医院C型肝炎感染事件发表的文告。

    但文告却有错误。新加坡法律只有“Private Hospitals and Medical Clinics Act”,而没有“PUBLIC Hospitals and Medical Clinics Act”。因此更不可能有Section 4.44。事实上“Private Hospitals and Medical Clinics Act”的Section 4在2004年已废除。

    其实这4.44 是指“GUIDELINES under THE PRIVATE HOSPITALS AND MEDICAL CLINICS ACT (1980) AND REGULATIONS (1991)”的其中一项条文。这是一份指导原则,而不是法令。

    号外,既然名为”PRIVATE Hospitals and Medical Clinics Act“,相信这法令也不适用于公共医院。

    徐博士提出的质问合理,但在引用法律时却很草率。

    xinguozhi

    十月 18, 2015 at 2:51 下午

  2. 岛国大名出碧霄,光耀遗像肃清高。
    一党传奇小红点,半世独大青天豪。
    妇断手掌电梯厉,人患肝炎医院彪。
    可怜天庭登仙子,犹自吹捧金牌骚。
    ======================
    此诗首见《大马华人论坛》。这是二稿。

    德仁

    十月 19, 2015 at 8:32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