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稳定压倒一切 2015年大选有感

leave a comment »

陆锦坤(怡和轩名誉主席)    2015-10-19
怡和世纪 2015年10月–2016年2月号 总第27期

不管任何国家,缺乏良性制衡的政府都可能有随时变得腐化的隐忧,这不该被视为杞人忧天。人们应该审时度势,在必要的时刻适当地强化国家应有的制衡机制。

911大选结果尘埃落定,国内外都对大选结果感到震惊与意外,无法相信执政党能获如此大胜。这意外,其实主要是因一些选民与评论者对民主的意义及价值已有所认识,而产生了对民主进程充满希望之主观意识所致;再目见工人党竞选集会人山人海的盛势,远远超过2011年大选,故认定反对党中的佼佼者——工人党,应会有大收获。

事实上,若以变形虫似的集选区及其划分方式,且只有短短几天的竞选时间,加上执政党竞选开始前就已展开送“甜头”等竞选技巧,及铺天盖地的利用主流媒体大力进行有益于执政党的文宣活动:如强调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精神与功绩、大力强调国人须有危机意识等等,大选结果是可以理解的。同时,近年来执政党应用所有政府资源来加强政府与人民的沟通,并推行亲民与利民的政策,将一切有利于执政党的讯息传给人民。在这样的局势下,去理解现时新加坡选民的政治文化价值观,或许对选举结果就不会感到意外了。

华人社会的“维稳”思维

当我们在探讨新加坡人的政治文化价值观时,必须先了解传统华族文化与西方文化在选领袖时的最大不同点,即是华人盼望选到圣贤来领导,虽然五千多年至今尚无法寻得一位圣贤似的领袖,却依然迷信会有圣贤的出现。同时,华族传统对政治选择都以“维稳”为主旨,因为传统华族之个性基因具备“识时务者为俊杰”及如青蛙被置于逐渐加温的水中之无知与忍耐力,只有到忍无可再忍时,并在面对存亡之危急时刻,才会挺身而出,以革命方式寻找改变。

回顾华族历史,中国都不断以改朝换代的革命方式来解决政治纠纷。因此,只要政治局势尚可以维持眼前“生存层次”的需要,那就宁可委曲求全,以“维稳”大局为重。绝大部分新移民理所当然会有这样的心态,而“维稳”派多以“回顾过去,爱惜今日生活情况”来做投票选择。

中青选民的民主迷思

反观西方选民,却只盼望选得符合他们自身与国家利益的能者,对其人品则不相信有完美圣贤之人格,因为西方文化把人性的贪婪视为天生的原罪,故在十八、十九世纪后,西方政治制度大都采取制衡领袖权力的制度,如立法、司法及行政三院分权的民主制度。新加坡自从华校被取缔,再加上政府全方位提倡,英语迅速成为社会主要语言。经过这三十多年的英语主导教育,年龄在四十左右或以下的国人,在文化价值观的思维上渐渐与传统华人有了很大的不同。新加坡人逐渐认同前述西方的政治价值观,并大力淡化华族传统政治思维,以身为新加坡人自居,同时也深以为傲。

这类中青选民有趋向民主型政治文化价值观,因此,这类趋民主派选民,除了须从自身的生活背景利益思考外,也趋向选择西方对权力制衡的民主政治价值观,其投票选择以“今日之生活环境,展望未来的愿景”为主要判断。这类选民心中理想的代议士,不管是选执政党或反对党,多以候选人素质为考量。基本上,这类选民是认同行动党以往的贡献,然而也对政府的许多措施及公共服务不满,并感到某些措施,例如成立集选区及其划分,似乎有欠公平与公正;同时他们也担心一党独大太久之后,执政者会变得自满、高傲而远离民意,在后李显龙时代陷入危机,把国家推入困境。人民若不未雨绸缪,选些好素质的反对党来制衡,将来可能会面对一些严重后果。因此,这类民主派选民都希望能打造良好的执政党与优秀反对党携手为人民服务的局面,让他们互相竞争、制衡并砥砺对方,让新加坡不单只是第一世界国家的经济指标,同时也具有第一世界的国会水平。

稳定压倒一切的结局

2015年9月11日的大选结果,呈现了大多数新加坡人民,主要以维持现时生活的安稳为考量,而这次大选,工人党竞选群众大会气势如虹,这气势令“维稳派”选民担心它可能会演变成像六十年代,行动党与左派政党的政治斗争,让社会陷入纷乱不安的局面。同时,大多数选民认为,除了工人党与民主党外,其他反对党及其部分候选人之素质良莠不齐,根本投不下手,而转投行动党或弃权。

因此,在“维稳与民主进展”及“维稳与公平、公正”之抉择中,维稳派选民毅然选择“维稳”而支持执政党,情愿放弃对“正义”与“民主进展”的坚持,让正义变得模糊及被淡化,让民主进展倒退十年也在所不惜。其实,就算选多几名理性、负责任、及有建设性反对党人士进入国会,社会安稳也绝不会被破坏,因目前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同样是效忠国家的新加坡人,大家都为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新加坡家园努力,并没有意识型态之差别,只是政策技术层面的执行方式有所不同。

如今的选举结局是行动党大胜,工人党微挫,其余反对党则全军覆没,而“维稳”选民大赢,这让人民能继续于安稳的社会前进。然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比较最近两回(2011年与2015年)的大选,人们不难发觉,选民给予任何政党的支持不会是没有条件的。不管任何国家,缺乏良性制衡的政府都可能有随时变得腐化的隐忧,这不应该被视为杞人忧天。人们应该审时度势,在必要的时刻适当地强化国家应有的制衡机制。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