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能吏许文远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5-11-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11/143881.html

Khaw-Boon-Wan

许文远

许文远若是话在清朝的话,肯定是个能吏。你看他连续两届国会任期都接下全国最烫手的山芋——国家发展部和交通部,猛得像头下山虎。因为骗阿伯党的治国理念和雍正爷很接近。雍正宠信的鄂尔泰大学士就深得胤禛三昧,他说:“大小文员内,才守兼优者料难多得,须先取其才干,次论其操守”。又说:“忠厚老成而略无材具者,可信而不可用;聪明才智而动出范围者,可用而不可信。朝廷设官分职,原以济事,非为众人藏身地。但能济事,俱属可用,虽小人亦当惜之教之;但不能济事,俱属无用,即善人亦当移之置之。”“有才有守者,实难多得,而有才无守之人,驾驭稍疏,即不用于正。惟能动其良心,制其邪心,使彼熟知利害,渐爱身名,然后可以济事。”“贪官之弊易除,清官之弊难除,实缘贪官坏事,人皆怨恨,乐于改正;清官误事,人犹信重,难即更张也。”

康雍乾三帝从务实的功利主义出发,奋力振刷传统居官立身之道的流弊,大胆起用为主效忠且有干才识见之能吏,因而政治上富有朝气,建树颇多。但物极必反,其重能轻贤、重才轻守倾向慢慢走向极端,盖“贪吏、酷吏者,无一不出于能吏之中——彼诚有才焉以济其恶耳!”就难免滋生新的流弊。

许文远早在从政之前,已经在新加坡公共医疗系统浸淫了几十年,早已是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老油条,官场潜规是他的拿手好戏。这类老手有点小聪明:能够摒弃成见,冷静看出弊端。然而主要却不是用来造福人民,而是为自己的加官晋爵,身前身后名,维持朝廷的长长久久。所以他们的拿手好戏就是:无灾无难到公卿,最后一个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胜利。这一招的特色就是:

  1. 总要预先找个人垫背。
  2. 经年收集上司的把柄。

当年NKF金水龙头事件,始作俑者就是许文远。余福金当慈善总监的时候,就嗅到杜莱有猫腻,于是把他可以公开收取社会捐款的牌照给予限制,每6个月review一次。可是杜莱靠着与花生夫人的同学关系,走后门找上了当时的卫生部长,一次过就拿了三年的牌照在手,让他可以大花公众钱。杜莱出问题的第一时间,许文远连同花生夫人出来招开记者招待会护航,说杜莱肯定是“诚实的人犯了诚实的错误”。之后的一切当然大家都知道,杜莱名誉扫地如过街老鼠。可是事件尘埃落定之后,许文远并没有遭到清算,也算是奇葩。可见他替杜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经过请示、首肯,然后执行之事(做事的程序很重要)。要拿他开刀,难不免要动到上头的人,肯定是个重量级的垫背。

马宝山在他当发展部长的最后一任突然不建组屋,任由房产价格狂飙,最后由于平抚民怨不得法,且口气嚣张,使李显龙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可见,马宝山肯定是听了党的指示办事,所以才得以全身而退(当多一届国会议员)。据说许文远当时是“毛遂自荐”出来当发展部长的,一来、他出来是帮了内阁一个大忙,肯定有很多筹码(leverage)。二来、他一眼就看出只要多供应屋子、抑制房价就可以了,肯定会以此作为他出面的条件,政联和总理只要不支持就拉倒。三来、这些老手故意笔走偏锋,办不好也不至于召来骂名。

可是,就在他当发展部长的任内,还是出了两件丑闻:

  1. 公园局大手笔买了20多架值2600元的英国名牌可折小脚车(普通牌子连260元都不必)给职员“巡视”公园。第一时间他说“物有所值”,结果该部的负责官员最后移交贪污调查局法办,罪成之后,也不见许文远受谴责。第一、当然是当作他肯出任国家发展部长的后谢,既往不咎。二来、我们要审视看看,骗阿伯党自诩的自我审查到底有没有发挥作用。国会中12个政府国会委员会,其中李美花带领的“环境及水源委员会”和任梓铭领导的“国家发展委员会”到底说了什么没有?没有。

  2. 盛港梁祝庙。这个由经济发展局招来的澳洲殡葬集团,没有佛教背景,竟然要建佛寺和灵骨塔,敢敢投标宗教用地,绝对是有“人”面授机宜。建屋局敢在阳光下让他们获标,许文远肯定是老早找了人垫背,且有很多把柄在他手上,如此才能“闲庭信步”大唱“梁祝”。

与此同时,许文远利用政治职位的便利,对新成立的工人党市镇会诸多阻难、重手、刀不血刃,为骗阿伯党出了很多鸟气,使他的党内地位已如中天,内阁从今以后对很多小case都会只眼开只眼闭。

最新一任当的是交通部长,可是当了交通部之后,他不必像吕德耀那样疲于奔命,反而有点幸灾乐祸的劲儿。交通部在星期天晚测试新列车,结果捅出大祸,让星期一一早的上班族和剑桥考生吃尽苦头,他说什么来着?他说要敬畏墨菲定律,庄肖维——太不骗阿伯党了!

其实早在2011年的地铁听证会,苏碧华的供证早已明明白白折射出,维修这一环是地铁的顽疾,此疾不治,难以回天。内阁不知道吗?许文远不明白吗?然而却不能坏了母公司——淡马锡赚大钱的好事。所以林双吉只是尽自己所能,不敢要求地铁公司,结果被炒下台。吕德耀只懂得对地铁公司死,应该是搞得天怒人怨,大概和郭木财也没有朋友做了。咱们的能吏——许文远就很不同,他知道“维修”就是关键词,所以要他出长交通部长,当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要争取淡马锡至少在他任内,不要再把SMRT当摇钱树,有时甚至要“大出血”,以此来换取支持的选票。我看何晶为了她的夫婿,也是会点头的。

要证据是吗?证据如下:

据媒体报道:东西线9地铁站星期日至四提早半小时结束服务,结果原本预计在2019年完工的枕木更换工程预计将能提前在2016年完工。——天底下有这么神奇的事吗?每周多2个小时半,才这么不及几个月,就能让工程提早3年!那何来的:

可见咱们的官媒,自己智商低也就算了,竟然把我们当三岁小孩骗!“原本预计在2019年完工的枕木更换工程”是根据苏碧华式的维修编算,现在既然地铁公司已经大撒真金白银,当然能提早三年完成啦,笨!

所以说许文远是能吏,能从上而下把“当今”玩弄于股掌之间,应该大家没反对意见吧?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何事小岛百件佳,惟教能吏擅才华。
    绕道心术八文远,屋局建业一万家。
    落日旧闻供消遣,开年新阁送烟花。
    可怜地铁寻荒径,犹得三朝老臣邪。
    ====================

    德仁

    十一月 16, 2015 at 9:46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