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别教我的名字变沉重

with 2 comments

新客    2015-11-22
怡和世纪 2015年10月–2016年2月号 总第27期

岛国上空的雾霾未散,2015年大选的尘埃却已经落定。竞选中的一个插曲,犹在我的脑海里重演,心海不免为之翻腾。某一位候选人因为名字的字母拼读采用了汉语拼音的选择,便被不少选民误认为是新移民,引起了许多岛国民众一些颇有政治指标意味的议论,让本地的姓氏学除了本已包含的文字学、社会学和历史学的意义之外,又增添了些许政治学的含意。

东南亚地区历史上遭受殖民统治,华人的姓氏尽管用汉字表达仍然坐不改其姓、立不改其名,但在写成洋文字母时,因着出生时代填报生纸者的文字训练与报名亲属方言吐字的不同,于是便有了同姓不同字母写法的现象。这一姓氏趣话在语言文字大一统的其他汉文化地区,照理是不存在的。比如,在使用汉字传统注音符号的台湾,以及使用汉语拼音的大陆中国。也正因为如此,从主流英文媒体的新闻报道里,一看到新闻人物的名字拼音,读者就可以八九不离十地猜出该新闻人物的出生地域。

然而,凡事皆有例外。这次被报纸写成新闻的人物本身是在本地出生的道地新加坡人,只因为她选用了汉语拼音的姓名出战竞选,便被一些不知就里的选民以为她是从中国来的“新移民”,而在网上展开了充满异趣的评论。本人虽非“政治观察家”,但是作为一个将自己一半生命之路走在这个小红点国的小小国民,对此话题颇有想法,在此愿道出一己的观察,与大家分享。

何谓“新移民”?

首先,让我们来解读一下:什么是“新移民”?我注意到,就是这位刚刚因为名字成为新闻人物的女候选人,在当初出选时已经传出了新闻。某新闻网站此前就曾经报道,该候选人的丈夫是一位“新移民”,并且推断这样的背景有助于她吸引已成为公民的 “新移民”的注意,获得他们的选票支持。

本文所讨论的“新移民”盖指从1990年代以降,进入新加坡生活并居住至今的外来民众。根据新加坡的法律,其中能够参加选举的必须是入了籍的新加坡公民。这其中除了传统上来自长堤北方的原马来西亚国民以外,还包括来自印度、香港、台湾等地的原居民,而更大多数是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前中国公民。而由某候选人名字引出的新闻,则将“新移民”直接指向了这最后一部分人群,也就是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前中国公民。

其次,让我们分析一下: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前中国公民转成的“新移民”是单一的社群吗?

中国地大物博,各地人文习俗同中有异。即使以食物口味而言,也有南甜北咸、东辣西酸之说。即便如此说法,也只不过是泛泛概论,到了具体个人,也有各自的好恶喜厌。有不吃醋的山西人,也有口味喜欢清淡的北方人,或者是嗜辣的上海人。

新中建交已经25年。在两国建交后南来的中国“新移民”普遍拥有较好的教育背景,也有各自的专业特长。在现今岛国的各行各业,上至大专学府研究院,下至私人企业贸易公司,都有这方面的人才。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安分守己,普普通通过日子的平常人,其中既有忙忙碌碌的小市民,也有胸无大志、得过且过的人生过客。和本地土生土长的老公民一样,他们当中也有热爱文化、关心时事、关注政治,特别是在大选阶段,对各党派的候选人投上格外关注的平民百姓。

就如东南西北的中华美食的异趣不同一样,这群人的价值取向和政治判断并非是同出一辙的。即使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夫妻俩公婆,他们各自投出去的选票也并非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生子,这和其他本地家庭的情况应该是一样的。“新移民”并非某一单个党派的铁杆拥笃。

为何要把“新移民”一刀切?

再次,让我们思考一下:为什么社会上会产生把“新移民”一刀切的观感?

现代社会,商业运作,新旧媒体改变了人与人交往的模式,改变了几千年人类沟通的方式和渠道。现代商业社会的工具性也将人群分为一块块可以被分割的社群。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对他人的看法,不是来自于自身的接触和体验,在见到某人本尊之前,我们就已经习惯性地以此人的从事职业、教育背景、语言习惯等等文化符号,将此人归类于某种固定的“刻板印象”。这种方法,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贴标签”。

如前所述,大多数的“新移民”大抵是一些默默无闻在自己工作岗位上埋头工作和生活的甲乙路人。就像任何社群一样,“新移民”当中也有积极参与社区活动、喜欢交友、乐于上镜,及能言善道之人;为了回馈这个他们自己认定的新家园,不少人出力贡献。但是,就像其他社群一样,其中也不能排除某些沽名钓誉之徒、逐利趋势之人。

关键的是,现代媒体往往会将某些负面的事件包装成轰动的新闻,而某些人也为了抬高自己,动辄以“新移民”代表的名义在种种场合大放厥词,这也进一步加深了部分社会人士业已形成的对“新移民”的“刻板印象”。某些不负责任的媒体(特别是五花八门的新媒体、自媒体)更是火上加油般地炒作,将这样的“刻板印象”推至极致。

于是,在现代的社会,鲜活的个人作风不见了,从各路媒体上传播的只是一些没有血肉但却吸引眼球、脸谱化了的“标签”人物。

最后,让我们探讨一下:如此解读“新移民”所释放出来的大众意识对岛国民主社会的危害?

环球化给世界各国都带来了前人未遇的移民冲击。在经济即最大的政治的现代社会,我们每一个人,不论你是“新移民”,还是老公民,大家除了是传统意义上的社会人之外,我们都是生活在国家政策下的一个个独立经济个体。每一个人都要纳税,不管是个人所得税,还是商品服务消费税。每一个人也都是享有尊重和被尊重的平等自由的个体。

在一个变迁的社会里,失落的阶层将被剥夺后的义愤冲着某一个对象发泄,这本来也是极为正常的社会现象。但是,某些政党为了在选战中谋取自己一党的私利,捞取选民的选票,不惜操纵部分选民的情绪,将对国家政策层面的理性探讨,转化成某种情绪性的排外心态,并一再使用具煽动性的言语,扩大群众心中这种负面的心理。如此的做法是十分危险的也是愚蠢的。民主的逻辑告诉有理智的选民,某个政党将一个社会议题说过了头,它在吸引到部分选票的同时,必然会失落其它一部分的选票。

今年4月11日,为配合新加坡建国50周年,新加坡亚洲研究学会举办了“半世纪的新加坡”的华语公共论坛,本地著名学者郭振羽教授在论坛上作了主题演讲:“语言、文化和身份认同:新加坡建国路上的挑战”。郭振羽教授在演讲中提出了两个我们社会需要面对的问题,一个是人口和移民,另一个是作为现代人的多重身份认同。

他指出:假定我们不处理好包容新移民的问题,势必会造成一个新旧移民长久对立分裂的社会。新加坡多种族,所以新加坡认同必然是多元的,包容非常重要,不可以、也不应该排他。同时,在一个全球化,货物、资金、信息、人口、身份认同都在流动的时代,我们必须要接受现代人有多重的身份认同。未来的世界将由都会和都市来主导,而大都会文化追求的是多元、开放、包容。

2015年,对新加坡来说,是一个具有无比重要意义的年份。在今年举行的全国大选,也势必将在现代新加坡政治的历史书写中留下崭新的一页。我希望由某位候选人的华文译音引出的这段思考,能够有助于广大选民认清某些社会课题的真实意义,而不是一味地泛政治化。

最后,我想以郭振羽教授在那场论坛的一段讲话作为本文的结句:对于多重身份认同的问题,“我在此提出一个思考的方向:城邦。城市生活的经验是由城市来决定的,不是国家决定的。新加坡作为一个城市跟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常常把它弄混乱了。

“新加坡为了要发展,为了求生存,作为一个国际都市是很重要的。我们可以都市认同来替代国家认同,讲爱国太沉重,讲爱家园则比较轻松,而且可以兼爱。我认为以城市发展为基础的路线,以城市的精神为立国之本,这应是新加坡的未来之路。”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2, 2015 在 4:05 下午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对新移民一刀切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全力支持行动党!对于欢迎并接受他们的行动党政府心存感激,而投于支持票。这是明显不过的。他们并不像道地新加坡人,有支持执政党的,也有支持反对党的。
    我也看过洋灰匠、木匠之类的新移民,一家大小都来了。他们都是“外来人才”吗?

    非政客

    十一月 22, 2015 at 4:40 下午

    • 自欺欺人的政策,目的是要像当年老马一样,在沙砂引进百万宾印人才増加手上筹码。

      淸华

      十一月 24, 2015 at 11:53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