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我们唱着歌》—记录狮城本土华语流行文化三十余载

leave a comment »

吴劲宪     2015-11-30
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我们唱着歌》-记录狮城本土华语流行文化三十余载/

坡仔昨天在新加坡国际电影节,观看由香港大学毕业的新加坡籍导演邓宝翠,所执导的首部纪录长片《我们唱着歌》之后,一下子百感交集。

怎么说呢?对我而言,未看这部电影之前,新加坡歌谣(简称新谣),一个在1982年由当时的学生报命名的定义词,比较起粤语流行曲和香港歌谣,来得不这么重要。自三年前开始撰写《消失中的香港》部落格,以及经营Facebook页面时,多数看的纪录片,也是香港电台所拍摄的电视片,也和身边熟悉香江的朋友聊起这些节目。香港听众所熟悉的新加坡音乐人,如:巫启贤(张学友的《只想一生跟你走》原唱者)、吴雨霏、陈奂仁等,都是坡仔所知道的。坡仔所知道有关新谣的知识,都是点到为止。

但是,看了《我们唱着歌》之后,长两小时又八分钟的映画,为坡仔和其他对新加坡华语流行文化史感兴趣的观众,上了既是历史课,也是回顾新加坡自1970年代以降的建国,和华文文化辛酸史。电影以1970年代南洋大学诗社社员,受到台湾校园民歌启发,以诗和歌曲为结合为起点,把观众带领走过新加坡政府1980年关闭南大﹑1980至1990年新加坡的各大初级学院纷纷成立新谣小组﹑电视台和电台制作播放和新谣有关的节目、海蝶唱片的成立、巫启贤由校园歌手转型为偶像歌手等环节,一共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长廊。这128分钟的历程,也让1960和1970后们回顾他们的青葱岁月,让坡仔觉得真的是岁月催人老。

邓宝翠在本片的执导手法,不会带着洒热血,或者批判社会出现不公决定的桥段。通过旧时新闻和电视,和受访者的画面相互交替,《我》为坡仔上了本土历史课新篇章,并且不时审视自己的新港两地华粤语流行文化观点。说到这个,看了这么多由香港电台的制作优质纪录片,《我》在各方面都有超越港台。主要原因是,香港电台在讨论本土议题的时候,尤其是有关粤语流行曲节目,都是给人一点谈风华雪月的感觉。即使是有深度的,坡仔还没有看到达到长片长度的类型,供院商在电影院放映。

也许,坡仔会强人所难,因为香港电影人也和邓宝翠一样,在有限的资金之下,把他们多年的拍电影梦想,把它放上大银幕。其实,香江和狮城电影,尤其讲本土文化的,都处在举步艰难的阶段,更何况是不会被片商青睐的纪录片。

一幕幕新谣歌曲画面出现,再看到新加坡人所熟悉,却已经消失的1980年代景物,投影在大荧幕之上,新加坡歌谣的前辈们所走过的路,将随着这部电影而永留民间。

希望香港的观众,和正在学电影制作的香江电影人,未来有机会接触这部《我们唱着歌》之后,拍出属于香港的粤语流行曲纪录片电影。

line_divider

吴劲宪

1980年生,昵称“坡仔”。 1998年为新加坡华语学生报《星期5周报》写影评,多半看港产片。在旅行社工作时,考获《香港旅游专家》执照。 2006年起年年去香港,2012年开撰写《消失中的香港》部落格,目前多活跃于《消失中的香港》Facebook专页。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 2015 在 6:07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