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Tissue Paper的母语

leave a comment »

吴易叡     2015-12-4
http://crookedtimberlands.blogspot.sg/2015/12/tissue-paper_3.html

对于产业转型急速、地景不断变动的新加坡而言,十年是怎样的光景?然而对one dollar阿姨而言,仿佛从影片纪录她的彼时开始,时间就静止不再前进。她的歌词内容未曾有一丝改变,生活也从来没有变得更好,如同小岛上无法上下流动的阶级,人从一出生便定义完成的社经位阶。

新加坡没有卫生纸。

这讲的不是小国寡民的物质条件,而是语言生活的注解。

早于一世纪前,“卫生”的概念随着殖民的现代性渐次传入东亚和东南亚的大小海港。现代生活以不同的装扮在各地翩然转身。夹带着生物统治意识形态的东洋语汇潜入天津、上海、台湾,但似乎没有扩及新加坡。想想那段三年余昭南岛的身分,狮城老一辈华人可是长短必较,甚或一心想要遗忘,哪里来的卫生呢。

Toilet paper是有的,英人携来岛上的现代生活早于前面所述的全部。但对于住在岛上的原住民来说,如厕本来就是放屎,toilet paper也就是放屎纸了。

永远都是光天化日的新加坡,语言存在的空间似乎没有公共与私密之分。友人唱起儿时传唱的福建话念谣:“ABC,咸菜炒roti(马来语的面包),roti不好呷,阿嬷放屎互你呷。”放屎、呷屎,素朴的表达在公共领域里广泛的存在,侧绘着自然人的生理需求和不假修饰的意欲。

有回逛卖场,在儿童书区看见一批母语教学的字卡,pang-sai-chua赫然也陈列其中,它理直气壮地告诉新加坡人的下一代,这是我们一度贬抑的语言资产,却是我们忘不掉的集体记忆。只可惜母语教育在这座岛上为时已晚。许多人们刻意拾回的语言,徒有拼音,却找不回原来的声韵。YouTube上开始出现福建话配音的各种广告,选举场上政治人物企图用福建话和群众搏感情。无奈调不成调,乡音犹如外来语,更欠描述的精准度。

相反地,有回下了班在地铁出入口,听见一段似曾相似的歌声。

唱的是掺杂英文的华语:“One dollar, auntie uncle来帮忙。One dollar, one dollar, auntie uncle来帮忙……”曾经在一支纪录片里听过这段歌声,那是陈彬彬的《Singapore Gaga》。才一个小时的影片,纪录了新加坡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各种歌声。他们粗糙、琐碎、政治不正确,无法进入殿堂,却精准地注解了市井小民的城市生活。

唱歌的阿姨和记录片里的形象相差不远,坐在轮椅上的她还是穿着一袭花布衬衫,但面容比影片里的还消瘦一些,芳华稍长,也多了好几条皱纹,但歌声依然嘹亮。自创充满东方韵味的旋律,One dollar, One dollar卖的是一包包的tissue paper。

记得那支为时不长的影片是在飞机上看的。影片完全没有旁白,完全让被拍摄的“主角们”自己说话。他们有的一度是浪荡不羁的摇滚客,如今在地下道里弹着吉他唱老歌;有的曾经是社会主义愤青,如今只能在没有人听见的角落细声缅怀“义勇军进行曲”;有的在地铁站卖弄着粗糙的舞步和歌艺,却自称是国家艺术委员会认可的国宝。在这座不断被揶揄或抱怨无聊的小岛上,这些被边缘化,一边挣扎着自身存在却又自得其乐的歌声竟真实型塑了城市国家的形象。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5, 2015 在 3:57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